北京新聞

新華網北京頻道 > 正文

老舊小區三步走進“智慧城”

2019-02-13 17:01:50
來源: 北京晚報
【字號: 】【打印

  小區人臉識別門禁給老人帶來極大方便。

  用不著站在寒風裏找鑰匙,小區大門、樓道單元門的門禁都有人臉識別功能,一“刷臉”門就開了,同時,門禁係統還自動為居民們送來了春節祝福;安全問題也不用擔心,小區內的監控幾乎沒有死角,樓下的智能停車棚,基本保障了院裏的停車充電需求……這樣一幕並非出自某個高檔小區,恰恰是西城區東新開胡同甲31號,這樣一個曾經問題諸多的老舊小區裏。

  這裏曾經一度失管

  早在2016年,東新開胡同甲31號院面臨著與諸多老舊小區相同的問題——這類小區基本都是由單位宿舍逐漸演化而來,日久年深,小區逐漸與原産權單位脫節,甚至原産權單位消亡等原因,小區瀕臨失管的狀態。東新開胡同甲31號院在當年失管以後,居民們最先面臨的難題是小區的環境出了問題,垃圾清運成了難點。

  一個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投入使用的小區,264戶人家,如今樓裏的老人佔了大多數,面對社區難題,該怎麼管起來?當時,在新街口街道辦事處、西裏二區社區居委會的協調組織下,樓裏的居民們第一次有了居民自治的想法。居委會書記桑麗娜回憶,當時主要是黨員帶頭,召開樓門、樓層長會,積極徵求居民們的意見,共同商討如何來解決迫在眉睫的問題。很快,居民們就成立了臨時協調小組,小區雖然失管,但沒有癱瘓。“比如垃圾問題,我們當時聘請了3名工人專門來負責,居民自治大約持續了半年時間。”

  從自治到成立業委會

  在自治過程當中,居民們也逐漸發現了一些新問題。大家發現,通過自治管理,最大限度可以解決的,是小區的環境衛生問題、安全隱患問題等,小區秩序是有條不紊的,但設備老化等相關問題該如何通過自治來解決呢?

  早在2016年7月,本欄目就曾關注過東新開胡同甲31號院。當時,居民們向市非緊急救助服務中心12345反映的,恰恰是社區的設備老化問題。小區的樓房都是高層,不比6層的紅磚樓、4層的簡易樓,光解決衛生問題是不夠的,電梯、二次供水等特殊設備的維護和保養事關家家戶戶。

  居民們意識到,小區想徹底管起來,還是需要一個物業,但對于絕大多數老人來説,怎麼聘請物業、如何成立業委會都是過于新鮮的事物。街道辦事處得知居民的需求後,為居民們聘請第三方專業人士為老人們宣傳、講解,聘請律師為大家答疑解惑。回憶起那段經歷,桑麗娜書記説,小區原是教職工宿舍,老人們多是退休教師,出于教育工作者本能,雖然他們年歲都很大,但仍然保持著好奇心、求知欲,也願意去接受新鮮事物,無論是談居民自治,還是成立業委會、聘請物業,大夥兒都特別積極。“這個過程很順利,2017年7月,小區召開了第一次全體業主大會,當年9月,小區的新物業就進駐了。我還記得當時很多老人都做足了‘功課’,提出了很多建議,甚至比專業人士還要周全。”

  東新開胡同甲31號院“三步走”

  1 街道、社區組織引導

  2 成立臨時協調小組

  3 成立業委會,聘請物業

  智慧社區令居民滿意

  補種綠植、路面修復、增加各類智能設備,經過2018年一係列的改造,2019年的春節,居民們享受到了“智慧社區”帶來的豐厚果實。來走親訪友的,看到小區這一年的變化,都非常羨慕。自小區成為“智慧社區試點”以來,小區裏的每一處變化,都是百姓最實用、最貼心的。桑麗娜書記説,所謂“智慧社區”,要體現的並不只是“高科技”,很多自動化設備的出現僅僅是一個特徵,最終目的是要通過改造提升居民們的安全感、幸福感。

  以小區的門禁係統來説,記者了解到,居民們開門的方式包括刷臉、刷卡、鑰匙等6種,非常人性化。其中,刷卡開門是人、卡對應,門禁卡一旦丟失,居民們可到物業挂失,原門禁卡便不再起作用。給整套係統提供支持的是大數據平臺,在將來的運作中,通過這個大數據平臺,可以增加更多的服務內容,讓居家養老更加便捷。

  小區的智能車棚裏,停放著居民們的電動車。記者走訪時看到,充電設備使用率很高,據了解,這一係統目前是通過預充值進行付費的,電動車充滿電後可自動斷電,絕大多數居民都能做到熟練操作,智能充電也解決了老生常談的“飛線”問題。

  新聞延伸

  這裏的業委會為何成立這麼快?

  在東新開胡同甲31號院採訪時,記者最先注意到的細節是,無論是談到居民自治,還是成立業委會同時聘請物業,幾乎是一蹴而就,好像沒有經歷彎彎繞繞、無比曲折的過程,對比本欄目關注的諸多小區,這裏成立業委會的過程真是太順利了。這裏的成功經驗有沒有值得其他小區借鑒的地方呢?一個小區有無業委會,對于業主來説,實際區別在哪?沒有業委會會導致哪些權益得不到保障?

  在今年北京兩會上,市政協委員、北京易行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劉凝的一份提案中提到,據他調查,在現代物業管理方式已經普及20多年的情況下,本市居然有80%的小區沒有成立業主大會和業主委員會。昨天,記者再次聯係到劉凝委員。他表示,在物業管理的法律法規上,業主可以參照的有國務院《物業管理條例》和本市的《物業管理辦法》。實際上,業主對物業的訴求和要求,都是通過業主大會、業主委員會來實現的。如果沒有這樣的完備體係,業主單獨的訴求是沒有法律效益的,對物業的約束力也是不夠的,久而久之就會造成業主與物業關係的不對等。原本應該是服務與被服務的關係,于是就變成了業主被動接受管理的狀態。出現這樣的情況後,業主們難免就不願再配合物業的工作,從而導致很多問題被擱置。

  以東新開胡同甲31號院為例,能夠迅速成立業委會是居民與街道、社區共商共議的結果。其中,社區為居民們提供了很大幫助,其中包括組織和引導,所以,社區的老人們也能迅速“進入狀態”。劉凝提到,在國務院、北京市出臺的相關法律條文下,或許可以就北京市的具體情況,適當放寬相應條件,就目前情況來看,小區成立業委會,應先由業主提出申請,在街道辦事處備案,街道沒有主動引導的職責權限,當業主出現自組織能力差、分歧大的情況時,街道也同時處于被動。“街道屬于政府派出機構,要嚴格執行相關法律條例。相對來講,在成立業委會問題上,居委會、村委會的靈活性相對大一些,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在業主自組織能力不足的情況下,來做更多的協調工作。”

  無關小區的基礎設施,無關人員年齡段的構成,成立業委會的成敗究竟哪些因素是最實質的?劉凝提到,成立業委會也可以看做是小區小型民主的一次實驗,是在充分協商的前提下進行的,居民思想意見能夠統一是關鍵。

  比如東新開胡同甲31號院,雖然老人多,但居民們大多是同事或同行,有著近似的閱歷和思維方式,在利益方面也是高度統一的,在這種情況下,居民們的意見更容易達成一致。與東新開胡同甲31號院情況近似的老舊小區非常多,這樣的居民構成模式,在業委會成立、聘請物業的相關問題上有“先天”優勢,從這類小區抓起,會有助于破解老舊小區在升級改造方面的難題。

聲明:本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是轉載內容,新華網北京頻道不對本稿件內容真實性和圖文版權負責。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及時與我們聯係,並提供稿件的錯誤信息。

分享到:
( 編輯: 韓磊 ) 【字號: 】【打印】【關閉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54311124109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