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聞

新華網北京頻道 > 正文

動車“急診醫生”夜行兩萬步檢修

2019-02-01 15:49:42
來源: 北京晚報
【字號: 】【打印

  馬佔強正在進行動車檢修。

  1月25日晚9點半,零下1℃,位于東三環通惠河南側的北京動車運用所燈火通明,一列列動車緩緩駛入,停在三道檢修股道上,等候“全身體檢”。身著棉衣、手持檢修儀器、腳踏絕緣鞋、頭戴安全帽的動車所技術組員工馬佔強趕赴各列動車旁,他一天的工作在這開始。

  此時,他剛剛開完班組交班會,挂在前胸的對講機響個不停,手裏拿的檢修表上列滿了今晚要檢修的項目。從現在開始一直到次日上午10點,他都要一直待在檢修庫內,盯控檢修,處理故障,最後統計、核對檢修情況,確保動車所內17列待檢列車在淩晨4點後能全部安全出庫。

  動車所的全能“急診”醫生

  馬佔強所在的北京動車運用所,是2007年4月18日在鐵路第六次大面積提速調圖中正式啟用的,也是中國鐵路史上第一個動車所。在這裏,中國第一輛動車上線運行。41歲的技術員馬佔強,從事鐵路崗位已有20年了,是動車所裏的老“418”。“418”,意即“2007年4月18日”,指的是參與北京動車運用所籌備工作的老員工們。這些老員工們技術精湛,經驗豐富,用馬師傅的話講,“親歷了中國高鐵建設的過程”,個個都身懷絕技。

  作為一名老“418”,老在資歷,重在責任。馬師傅的崗位是技術員,技術員是動車所“技術上的精英”,既要能判斷故障來源,也要能衝鋒在檢修一線,統籌、編排檢修規劃,確保所有動車第二天準時上線運行。馬佔強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檢修作業的現場盯控,中間穿插著列車故障處理情況的記錄、核對,在各個部門間走動,一級組、上部組、質檢組、專項組,哪個組有檢修任務他都要去現場盯控。

  記者到的這天,他從下午5點40分到動車所,檢修完所有出庫的列車組已是第二天上午10點,中間不能睡覺,得時刻保持清醒。當晚7點半去調度室,例行檢查TEDS監控器檢測的信息,匯總交給各班組;晚上9點40分,兩組CRH2A型動車組重聯上線,要確保旅客信息係統功能正常;晚上10點半,盯控一級檢修制動風缸排水;晚上11點,去第三道動車組車頂清網作業;0點下車頂後,稍作休息來到庫外處理動車D18次動車組車門問題;淩晨1點半,現場盯控D45動車組;淩晨2點半,對庫內5A型動車組進行數據下載;淩晨4點,抽查當日上線動車組轉向架狀態;早上7點,送走最後一組出庫的D17次動車組……

  馬佔強説,“我們就是動車所的‘急診’醫生。”

  一晚檢修至少要走兩萬步

  動車上線運行前要進行哪些“體檢”呢?馬佔強説,當動車組運行裏程、時間達到規定指標後,就要入庫進行一級或二級檢修作業。“當動車組列車運行裏程達4000公裏或使用48小時後,需進行一級檢修作業,當動車組列車運行裏程達3萬公裏或使用30天後,需入動車所進行二級檢修作業。”馬師傅解釋,一般夜晚都是進行作業量較小的一級檢修,包括對車內水係統、座椅、車頂受電弓、車下轉向架等部位進行全面體檢。“別以為一級檢修很輕松,每輛列車有8節車廂,每晚要檢修十幾輛,先進行車下部檢修,再進行車內部檢修,然後還要上車頂進行庫頂檢修,一晚上至少要走兩萬步,閒不下來。”馬師傅説。

  記者探訪的這晚,每一項檢修作業馬佔強都會親自盯控,三四分鐘後,馬師傅用粉筆在車底一塊鐵板上寫“合”字,説明檢查合格。至此,一輛動車才算“過關”。“這就是‘合字檢修法’,我負責的是最後的‘口’字部分,最後需要標上當天日期,確認檢修內容。”

  車庫頂上一檢修就是兩小時

  而登上車頂,才是真正有挑戰的部分。記者跟隨馬佔強來到車頂,車頂繁多復雜的設備設施令記者大開眼界。此時在這裏檢修的有兩組,一組是檢修動車車頂空調,一組是檢修動車組受電弓。在檢修空調濾網時,第三道動車組車頂清網工作剛剛結束,兩個質檢師傅為車頂空調的200條螺絲配打扭力後,馬師傅還會親自上陣,用扳手再次確認螺絲扭力狀態是否良好。

  接下來的受電弓則是重頭戲。動車檢修有句俗話叫“上保弓、下保腿”,動車組受電弓,作為車體與接觸網連接、為動車組提供動力的高壓電氣設備,一旦出現故障,輕則導致全列動車組無動力,重則直接威脅動車組行車安全。兩個檢修師傅分別對受電弓弓架內側設備,包括支撐絕緣子底部、升弓氣囊、阻尼器和氣路管道等部分逐一檢查,然後又用耳朵確認風管是否泄漏。在診斷過程中,馬佔強始終保持半臥的姿勢,盯控著檢修作業過程,不時會親自動手進行確認。

  這天晚上,馬師傅在動車庫頂待了近兩個小時。他的對講機仍然響個不停,檢修項目還沒完。他還要去庫外處理各個班組上報的動車故障問題。一整晚的盯控、處理故障、班組間穿插,“哪裏有檢修,哪裏就有我。”馬師傅説,“所有的動車從淩晨4點開始陸續出庫,所以我得在淩晨4點前將檢修項目記錄、核對,一一上報。”

  “一列動車少則載客500人,多則載客上千人,帶病上崗,輕則晚點延誤,重則引發高鐵事故。”馬佔強深感自己肩上的擔子重、責任大,“除夕前後我還得值班,對我們鐵路人來説,過年不回家,幾乎是‘標配’。”

  早上7點,天空逐漸放亮,最後一班完成“全身體檢”的動車出庫,駛向遠方。而另一批“動車醫生”即將來到崗位,繼續為動車組的安全護航。 (記者 胡德成 文並攝)

聲明:本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是轉載內容,新華網北京頻道不對本稿件內容真實性和圖文版權負責。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及時與我們聯係,並提供稿件的錯誤信息。

分享到:
( 編輯: 孔令佳 ) 【字號: 】【打印】【關閉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54351124075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