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聞

新華網北京頻道 > 正文

老禮兒少了 年味兒不淡

2019-01-28 14:40:10
來源: 北京晚報
【字號: 】【打印

  “小孩小孩你別饞,過了臘八就是年。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掃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燉羊肉;二十七,宰公雞;二十八,把面發;二十九,蒸饅頭;三十晚上鬧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

  耳熟能詳的順口溜兒即將唱完,轉眼新春又至。在濃鬱的喜慶氣氛裏,那些北京過年的“老禮兒”您還記得嗎?有多少已被悄悄淡忘,又有多少仍在延續?老人們常覺得“年味兒”淡了,到底“淡”的是什麼?……讓我們來聽聽民俗專家們的看法。

  那些被“簡化”的老禮兒

  隨著時代的發展,有哪些“老禮兒”在時間的推移中漸漸被人們遺忘了呢?中國民俗學會副會長、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萬建中指出,過去過年有兩個方面的主題,一個“求吉”,另一個是“辟邪”。“現代社會,許多與神明崇拜相關的‘辟邪’思想日漸淡化,如今過年主要是圖個‘吉祥’。”而與之相關的,過年的“避諱”、“禁忌”習俗就被慢慢淡化了。

  北京民俗博物館信息中心主任朱羿告訴記者,過去,在老北京正月初一到初五,有許多禁忌。比如:“忌門”——初五以前,婦女不能出門。無論成人還是小孩,都不能説不吉利的話,萬一失手打碎了東西,要説句“歲歲平安”。有些事情被人認為有象徵意義,也不能做,如:不能用刀,認為刀主兇殺;不能動針,認為動針就會長針眼;不能動剪子,認為會引起口舌是非;不能掃地,否則就是把自家的“財”掃出去,會受窮。初五前不做飯,只吃年前做好的年菜。“這些都是過去的風俗習慣,並非嚴格執行。但是,大家都避免做這些犯‘忌’的事情,這就是習俗的約束力量。”

  另一個逐漸被淡化、簡化的年俗是“迎神接祖”。在過去,正月初一子時以後被認為是迎神接祖的時刻,這一時刻舉行的禮儀是十分嚴肅的。每家都有預備好的“天地桌”,放置在院子中央,或者上房正間門外東側。天地桌要在除夕前準備好,要有桌圍子,桌上立有“全神馬”或者“百分”,前面擺設五供、敬神錢糧和供品。供品有蜜供、套餅、面鮮、水果以及糕點、幹果等。十來年前,朱羿曾在北京高碑店村做民俗田野調查,得到的口碑資料:過去每年春天,紅爐點心行的人就到村裏預先徵訂蜜供,訂者按月攤錢。“現在能做蜜供的人已經很少了。近幾年,北京東岳廟都是到海淀區紅溝澗村訂做蜜供,每具三尺高的蜜供200元。”

  那些仍在生長的節俗

  那麼,有哪些傳統年俗,還在我們的現代社會中生生不息地繼續延續呢?萬建中指出,現代過年,“求吉”的主題仍舊非常鮮明。因此,與之相關的許多習俗還在人們的觀念中根深蒂固。

  日前,一則“10萬張廟會門票被1分鐘被搶光”的新聞引起了不少北京市民的關注。原來,春節將至,北京市政府向首都市民發放30萬張春節期間地壇廟會、龍潭廟會、大觀園紅樓廟會等12個廟會的門票,首日的10萬張定額在數十秒內就被“秒殺”了。廟會的節俗在北京地區由來已久,且仍舊呼聲高漲。

  朱羿介紹,傳統意義上説,廟會是指依托寺廟祠觀而設立的集會。在明清兩代,北京過年期間的廟會很多。除了東岳廟、白塔寺、白雲觀這類以祀神祈福為主的廟會外,還有如大鐘寺、曹公觀一類以娛樂為主的廟會。到了20世紀30年代,按歷史資料記載:“舊京廟宇櫛比,設市者居其半數,有初一開市者,如正月之大鐘寺、白雲觀、火神廟、黃寺、財神廟、雍和宮、東岳廟……”此時,雖然已不包括曹公觀,但是廟會的總數量是增加了。“過年逛廟會,也成了北京一項綿延至今的傳統民俗。除去地壇、龍潭湖這些舉辦較早的廟會外,還有一些生生滅滅的小規模廟會,都為北京市民春節休假提供了遊樂的場所,豐富了人們的節日生活。”

  此外,過年“穿新衣”的習慣在許多家庭中仍在保存。“如今,生活水平雖然提高了,什麼時候都可以買件新衣服穿,但是人們仍然講究過年的時候給孩子買件新衣服。”這個習慣古已有之,清代北平俗曲《霓裳續譜》中就有唱詞:“新年新衣添新氣。”

  “年味兒”真的淡了嗎?

  春節將至,街道、社區處處布置得張燈結彩;各種喜氣洋洋的年節慶典層出不窮;“網紅博物館”故宮推出盛況空前的“宮裏過大年”活動又火了一把……在如此濃厚的節日氛圍之中,為什麼還有不少上了年紀的人依然“懷舊”,覺得“年味兒”淡了呢?中國節日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師范大學社會學院教授蕭放認為,淡的並不是“年味兒”,而是年節期間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比以前相對淡薄了。“年節之間,親戚朋友互相上門走動、拜年,圖的就是一個人情味兒。”

  就拿古老的年節習俗“拜年”來説吧,一直到上個世紀40年代,老北京仍保持著“從正月初一開始一直拜到十六”的拜年風俗。按北京的老規矩,大年初一是本家同宗拜年;初二給親戚拜年,包括姑姑、姨、姐姐、姥姥、舅舅、岳父等家,都要去拜年;初三之後則是給老師、同年、朋友拜年,可以根據關係的遠近親疏及路途近便等來安排日程。大家在路上遇到熟人,也要互相拜年。

  “如今,大都市裏生活節奏快,家庭的組織形式,由大家族變成了小家庭。便捷的生活條件,讓人們的許多需求不再依賴家族親友,人與人之間的走動就相對少了,沒有過去那麼熱情、頻繁了。”人情往來的相對變淡是好事還是壞事呢?蕭放認為,好的一面是人與人之間有了更多的自由和空間,而不好的一面就是“孤獨”。“沒有人情的表達,家庭就不是一個有溫度的家庭,社會就不是一個有溫度的社會。”蕭放認為,在這方面,每個人都可以主動做出改變:平時不走動的親戚,走動一下;好久不聯係的老友,問候一下;新的聯絡方式層出不窮,微信裏發個紅包也是一份溫馨的表達……“中國年節的習慣就是‘懷人’,有了感情的表達,社會就會變得更加溫和、有溫度、有人情味兒。”

  別把年過成“平常日子”

  萬建中指出,過年本身就是中華民族一個非常優秀的傳統習俗,“在一段時間的勞作之後,一個盛大的節日給我們的個人、家庭和社會一個調整的時機,並通過儀式、聚會將個人、家庭和社會重新緊密地聯係起來,這是非常合理的,也正是節俗積極的一面。”萬建中説,中國人講究“辭舊迎新”的轉折時間節點是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的,“中華民族嚴格來説不是一個宗教民族,中國人樸素的信仰就是堅信‘新’比‘舊’好,未來比過去好。因此,在新舊交替的時節,我們要説吉祥話來祈福‘新’的到來,在寒冷的冬日殷殷期盼春天的到來。這是中國人的生命哲學,也是中國人面對生活的樂觀態度。”

  民俗學家們一致認為,雖然現在物質豐富了,生活好了,但一定不要把年過成“平常日子”。“就拿包餃子來説,大年初一早上吃餃子,這是北京以及北方數省的風俗,早在明代就有了。”朱羿介紹,過去大年初一的這頓餃子,講究是素餡的。過去,很多人家都晾幹菜。陰歷三月,大量的菠菜上市了,把菠菜擇好,過水焯一下,搭在繩子上晾幹收起,到了冬天,把幹菠菜用溫水浸泡後,做餃子餡另有一番獨特滋味。素餡餃子以幹菠菜為主料,將香菇、冬筍、金鉤海米切碎,加香油、鹽、蔥末、姜末攪拌成餡,包出的餃子吃起來爽口不膩,滋味雋永,是別有風味的春明清供。“如今,各種口味的餃子成了人們想吃就能吃到的家常食物。但是,大年吃頓餃子,就不僅是味覺的享受了,也是對古老風俗的體驗。平時願意不願意吃餃子,隨便。不過,過年必須吃頓餃子,否則去哪裏找那種‘歲時感’呢?”

聲明:本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是轉載內容,新華網北京頻道不對本稿件內容真實性和圖文版權負責。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及時與我們聯係,並提供稿件的錯誤信息。

分享到:
( 編輯: 韓磊 ) 【字號: 】【打印】【關閉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54311124053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