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聞

新華網北京頻道 > 正文

延慶恐龍“大腳印”首次打針上藥

2018-05-25 18:24:41
來源: 北京晚報
【字號: 】【打印

  延慶世界地質公園啟動對恐龍足跡化石的首次大規模修復保護。這幾天,希臘萊斯沃斯世界地質公園的保育專家團隊、中國地質大學的師生和延慶世界地質公園的工作人員,在公園內搭起腳手架,開始為存在雨水侵蝕和風化破壞威脅的足跡化石“打針上藥”,增強這些“大腳印”抗風化和防水的能力。

  最淺“大腳印”僅有幾毫米深

  延慶世界地質公園位于千家店鎮,2011年8月,中國地質大學地質公園調查評價研究中心的科考隊員,在調查地質遺跡的過程中,意外發現這裏有距今約1.4億至1.5億年前的恐龍足跡化石,這也是北京地區首次發現恐龍存活過的痕跡。

  延慶區地質遺跡保護與建設科科長曾光格介紹,公園內一共有6個點存有恐龍足跡化石,1號點最多,達170多個。在這些足跡當中,有120多個腳印較深,50個左右則屬于“幻跡”,指那些較淺、不容易被觀察到的足跡。由于延慶的自然環境特點,岩石上的恐龍足跡化石很容易被大風風化,被雨雪侵蝕。為此多年來延慶區採取了一係列保護措施,例如對足跡化石所在的灤赤路部分路段進行改線工程,避免人為因素破壞化石;每年冬季採用氈布對足跡所在山體坡面進行整體覆蓋保護,以減少嚴寒氣候帶來的負面影響等。

  “但是恐龍足跡化石不僅僅需要保護,更需要保育。”曾光格説,就好像人的腿壞了,給個輪椅只能是保護,要幫他找到病因並治好,就是保育。“這些足跡最深的有兩三厘米深,最淺的只有幾毫米深,因此如果不及時保育,短期可能看不出來,但是長期就存在被風化的風險。”

  為“大腳印”打針上藥

  為了給恐龍足跡化石找到適合的保育方法,一年多前,延慶世界地質公園與希臘萊斯沃斯世界地質公園合作,啟動了對恐龍足跡化石的保育試點。“希臘萊斯沃斯世界地質公園和延慶世界地質公園有相似的地質遺跡,他們也具有豐富的經驗和技術。”

  曾光格説,保育分為物理保育和化學保育兩種。物理保育就是對足跡所在的岩石進行加固。這些岩石都是分層狀的,長年累月地風吹日曬,岩石就會一層一層剝落,對足跡化石造成威脅。“就好比一本書傾斜著靠在那兒,第一頁上有大腳印兒,如果第一頁掉了,腳印兒也就沒了。”因此,保育人員就要用特殊材料對岩石的縫隙進行加固,減少外層岩石剝落的可能性。化學保育就是將特制的化學試劑涂抹在“大腳印兒”上,讓恐龍足跡化石更具抗風化和防水能力,“就相當于給受傷的皮膚涂藥。”對于極其細微的縫隙,保育人員還會用針頭將化學試劑推入縫隙當中。

  曾光格説,本次保育工作針對的是1號點170余個化石當中較為迫切需要修復和保護的化石,其余的也將按需陸續開展保育工作。

  上藥後還要觀察和監測

  正在接受保育的恐龍足跡化石都分布在高約350米、傾斜角度45度的岩壁上,保育人員需要搭起多層腳手架來完成對化石的保育工作。“這是一個特別精細的活兒,有時候一蹲就是一兩個小時,不能動窩;有的化石在角落裏,保育人員還要歪著身子進行,對體力、腦力和膽量都是不小的考驗。”曾光格説。

  本次保育完成後,工作人員會對化石開展進一步的日常巡視和監測,查看“上藥”後的情況和變化,計劃一兩年後再進行追蹤保育。此外,延慶還將與希臘萊斯沃斯世界地質公園合作,對延慶世界地質公園內新挖掘出來的硅化木化石進行一定程度的保育。(記者葉曉彥)

聲明:本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是轉載內容,新華網北京頻道不對本稿件內容真實性和圖文版權負責。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及時與我們聯係,並提供稿件的錯誤信息。

分享到:
( 編輯: 雲賽俠 ) 【字號: 】【打印】【關閉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54531122889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