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聞

新華網北京頻道 > 正文

信息資訊:大工匠是這樣“煉”成的 ——記首屆北京大工匠、首鋼機電公司衛建平

2018-05-23 17:14:27
來源: 首鋼集團
【字號: 】【打印

333.jpg

  他愛鑽研,為了技術攻關,涉獵多領域的知識;他精益求精,不懼挑戰,進行“刀尖革命”,流程再造;他甘于奉獻,“種麥子”式培養技能人才,一茬又一茬。然而,最難得的是他有一份熱愛和一心堅守,三十年如一日專注數控加工,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技校畢業生,自學成才,直至成為北京大工匠。

  “人的價值在于能在崗位上創造多少價值。”這是首鋼機電公司衛建平作為一個北京大工匠的初心。

百煉成鋼:從“零起點”到數控達人

  “比賽考的是精準度。”談起此次北京大工匠決賽,衛建平仍然記憶猶新,比賽項目是制作打氣筒,難點就是氣缸和活塞精度要求。一根頭發絲一般是0.06毫米,這次比賽制作的活塞直徑為24毫米,誤差必須控制在-0.02到-0.04毫米,精度相當于頭發絲的1/3。氣缸制造要求更為嚴格,精度誤差范圍控制在0到+0.016毫米。此次數控機床加工比賽一共有6名選手進入決賽,賽程規定在3個小時內,完成打氣筒的設計、制造、組裝,實現功能,最後打起一個氣球。衛建平順利進入總決賽,與一個曾經獲得全國前三名的年輕選手進行對決。由于現年52歲的衛建平在體力、視力方面處于弱勢,他只能發揮制造程序設定、工藝路線選取的優勢,最終以高出對手0.2分的成績奪冠,榮獲北京大工匠的稱號。

  這一稱號不僅記載著他愛崗敬業,潛心學習,從一個普通操作工成長為聞名國內的數控加工技術專家的成長經歷,也是他堅守信念,勇于創新變革,用現代信息技術改造傳統制造業,在探索效率高、技術新、管理先進的冶金裝備制造新路中贏得的一份榮譽。

  可能有人會問:他是哪所大學畢業的?師出哪門?在常人的心目中,恐怕都會這麼想。記者可以告訴大家,這一切都是他自學成才的結果。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從一個普通操作工,成長為北京市數控行業的領軍人,衛建平20年風雨兼程,一邊工作一邊上大學,陸續取得三個大專學歷和一個本科學歷,分別學完機械設計與制造、計算機與應用等多個專業。

  回想過去,奮鬥的艱辛與收獲的幸福一樣刻骨銘心。“多少年後,你會覺得困難這個東西,對成長竟是那麼珍貴,甚至要虔誠地感謝它,因為正是它激發出你的勇氣、力量和你自己都無從知曉的潛能。”説這話時,衛建平臉色凝重。

  衛建平,與他的同齡人相比起點並不高。初中畢業後,他考進首鋼技工學校。1984年畢業後,18歲的他進了首鋼修理廠從事鉗工工作。“當鉗工2年的時間,我基本走遍了首鋼大院的廠房,那時檢修軋機工作環境十分惡劣,有的設備油泥誇張地形容有半米高,我在頭三天跟著師傅埋頭苦幹、清理油泥,直到地角螺絲露出來,才能拆設備。”衛建平回想起當時情景,他非常感謝那個階段的經歷,因為正是當時的勞苦成為了他人生成長過程中的墊腳石,鍛煉了他戰勝一切困難的堅強意志力,樹立了他不懼挑戰的勇氣和信心。

  人總是要有點追求。在80年代首鋼“承包制”改革初期,掀起大學習熱潮,衛建平覺得自己沒讀過高中,文化層次低,決定去上夜校補習。“我記得下午下班後,顧不上吃飯,上課補習直到晚上10點鐘,回到家裏感到疲憊不堪,便倒頭就睡,第二天早晨6點多起床,接著去上班,天天如此。”衛建平清楚記得,在1986年,正好趕上首鋼“機制工藝班”招生,由于他上夜校,文化知識不斷提高,所以順利通過了考試,經過2年的學習,取得了機械制造工藝大專學歷,然後被分配到首鋼機械廠,由鉗工改行幹上了車工。1988年,首鋼機械廠購進了第一臺國內先進的數控車床,由于衛建平平時愛學習鑽研,被選中成為數控車床操作工。當時,他看到界面上全是彎彎曲曲的英文,真不知道這個現代化的大家夥怎麼擺弄。衛建平説:“當時只有一本很薄的數控車床説明書,找其他書籍也沒有,怎麼辦?于是我下班後不走,打開機床,把裏面所有的G代碼在一個小本上一句一句地全部抄下來,天天細琢磨、反推刀具的路徑。剛開始學程序沒人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學,那時明顯感到自己的知識和能力水平不夠。”

  為了攻克一直靠高價引進、幾何形狀復雜的高爐封口外套,衛建平對照手冊自學編程。由于那時模塊內存小,只能存5000個字符,只好清零後再接著編。經過三天三夜的連續工作,終于攻下了連“老八級”車工都沒有幹成的難活兒。從此,他對數控加工有了夢想和目標,第二年他考上了北京科技大學機械設計專業專升本,2年的半工半讀學習,他沒有缺過一次課,以全優的成績,取得了大學本科畢業證書和工學學士學位。

  操作數控機床離不開編程。為了跨過這道“坎兒”,衛建平又報考了首鋼職工業余大學“計算機與應用”大專班。為了多學多練,1992年,剛剛結婚不到兩個月的他向親人東拼西湊,買了一臺價格為1.1萬元的386計算機。講起買計算機的事,衛建平毫不隱瞞地説:“當時我和愛人的工資加起來一月不到400元,花去相當于2年多的家庭收入購買電腦,而且沒多久486計算機就在市場問世了,價格7000多元,面對貶值和借款,我遺憾了很長時間。”

  有了一臺自己的計算機,衛建平下班一到家就開始琢磨DOS係統,BASIC、FOXBASE和C語言,並學會了編程。其間編出的幾個小程序堪稱“絕招”,至今仍在廠裏延用。從此,衛建平成為了數控編程、攻關的專業戶,廠裏無論遇有什麼大活兒、難活兒都會想到他。90年代,首鋼機械廠又陸續購進各種數控設備,每購進一臺設備,衛建平都會從前期調試、試加工到加工全程跟蹤。正是能有接觸各種設備的機會,使他在數控加工領域積累了許多難得的實踐經驗。

  一直埋頭學技術、鑽業務、搞數控編程的衛建平,在熟人眼裏就是數控編程的“技術大拿”,數控機床加工遇有什麼大活兒、難題,他都能及時解決,數控加工方面的攻關任務也常常落到他的身上。而每一次他都不負眾望,圓滿完成。

  1999年,國家冶金局為把引進的重大科技項目薄板坯連鑄設備的核心部件加工國産化,組織全國有關力量集體攻關,其中將結晶器銅板部件的加工任務交給了首鋼。

  接到圖紙一看,衛建平驚呼道:“天哪,見過難幹的活兒,沒見過如此復雜的活兒。”這是一件重近1噸的機加工件,結構極其復雜,外表看起來是個楔形,上部有個半圓型的空間曲面,下部是許多溝槽,還有多個深孔,直徑9毫米,深達690毫米,各種復雜多變的曲面角度,根本無法用文字表達清楚。

  衛建平接手這個結晶器銅板的加工編程後被難住了。為了攻關,廠裏派他到德國西馬克公司參觀學習,他瞪圓了眼睛東張西望,明亮的走廊、潔凈的辦公室,都可以盡情地看,但精密加工車間卻不允許人靠近一步。陪他參觀的是德國人羅斯,40多歲,雖然面帶微笑,卻用一種很不給面子的語氣説:“你看到門外擺放的那件結晶器銅板了嗎?那是我們加工的第一件産品,是不合格的廢品,擺在那裏是告誡大家,要幹出這件産品是有難度的。”言外之意是説,你小子行嗎?沒有這個金剛鑽,就別攬這個瓷器活兒了,還是交給我們德國人幹吧。

  不信中國人就幹不出高精尖加工件來!

  衛建平整整做了一年的準備工作,他先用蠟做了個模型,然後反復測量、計算,再在電腦上模擬試驗。“尤其是直徑9毫米、深690毫米的小孔,僅靠計算機技術還不行,力學、金屬學、刀具參數、車工技術等等,各方面知識都得有,因為孔又細又深,震動稍大,鑽頭就會折在裏面了。”

  完成全部編程,A4紙用了近600頁,相當于一部《三國演義》再加半部《水滸傳》,不過外行人讀著那些密密麻麻的數字符碼,就像讀一部“天書”。

  進入實操,衛建平通過三臺數控機床的協同作業,一次成功。德國技術人員明克笑了,笑得很燦爛。他誇獎衛建平説:“你可以當專家了。”

  這個項目獲得國家九五重大裝備科技成果一等獎,也讓衛建平一舉成名。

  衛建平日常也沒有多少愛好,45歲前基本沒有出去旅遊過,在家多數是學習,到工廠就是琢磨技術,他和別人走的路徑不一樣。“雖是一個技校生,我走了兩條線:操作方面是從初級工到數控車工高級技師;技術職稱方面是通過一步步考試,從技術員、助理工程師、雙工程師,再到冶金設備制造高級工程師。我們那個年代的技校生,能連續讀幾個學歷,幾乎很少。”衛建平坦白地説,我上夜校讀書一直堅持到39歲,收獲很大。

  堅持不懈、永不滿足地學習與鑽研,理論與實踐的一次次結合與升華,使衛建平在中國數控行業嶄露頭角,而且名氣與日俱增。多年來,他主編和參編了11本中級工、高級工及技師和高級技師數控類實用教材,引起數控機床技術領域和相關部門的高度關注;成為了冶金設備制造高級工程師、數控車工高級技師、數控加工中心操作工技師的數控專家,並擔任全國數控專業委員會委員、全國數控設備用戶協會理事、全國數控刀具和工具協會理事、全國和北京市數控類技能大賽高級裁判員、北京市數控車工高級考評員和督導員。

  言談中可以感受到,衛建平身為一個數控專家的自豪感和幸福感。他在工作中享受著機械鏗鏘的聲音、設備打磨成型的過程、與徒弟們一起攻關的默契,以及被激發出來的創造力,而他也得到了應有的回報:2009年,北京市總工會、北京市科委授予首批職工創新工作室——“衛建平工作室”;2011年獲首鋼技術帶頭人、首都市民學習之星、國資委係統優秀共産黨員和全國職工職業道德建設先進個人;2012年獲得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和首鋼勞動模范;2013年北京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授予北京市數控車工首席技師工作室,並評為北京市有突出貢獻的高技能人才;2014年獲全國百姓學習之星;2015年獲首鋼技術專家和全國機械冶金建材係統示范型職工(勞模)創新工作室;2016年獲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2017年中華全國總工會命名為全國示范性勞模和工匠人才創新工作室;2018年2月北京市總工會命名為數控機床操作工“北京大工匠”,2018年又一次榮獲首鋼勞動模范。

  在他身上,可以看到,是勤奮好學、敬業專注成就了大工匠。

刀尖革命:用現代信息技術改造傳統制造

  衛建平在首鋼機電公司義無反顧地擔當起用現代信息技術改造傳統制造業的重任。他熱愛首鋼,因為這裏搭建了他成長成才的廣闊舞臺。面對外面公司多次高薪聘請,他都婉言謝絕。他説:“這點本事都是在這裏學習、實踐、鍛煉出來的,要用自己的本領,為企業發展作更多的貢獻。”

  首鋼機電公司機械廠專門成立了數控刀具管理中心,給他創造了發揮作用、施展才華的新空間。“這個部門在首鋼機械廠歷史上是沒有過的,以前數控專業和工具室只是工藝流程的一個班組。”衛建平説,把數控專業和刀具專業集中起來,數控加工能力立刻就顯現出來。

  2005年以來,衛建平以研究高效加工新型刀具的應用為突破口,潛心鑽研特殊材質、數控機床應用要素的匹配和程序優化,創造了一係列小切深大進給的全新加工技術,改變了傳統加工方式,使生産效率成倍提高,全廠40多臺數控機床的加工效率普遍提高10%,主要産品的加工效率甚至提高了20%以上,由此引發的“刀尖革命”使生産紀錄不斷被刷新,企業效益翻番增長。國外裝備制造業巨頭競相洽談合作,企業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重新煥發了生機。

  為了適應産品結構的調整,加快發展方式的根本轉變,衛建平把目光鎖定在生産流程方式的變革上。把現代信息技術,特別是計算機軟件技術與數控技術相結合,實現了由量變到質變的轉折,使連鑄機核心部件扇形段框架的加工效率不到一年就追上了國內專業廠家,産能效率達到國內頂尖專業制造廠家的水平。因加工技術創新和精度等級提高,産品合格率由69%上升到99%,僅加工機具一年就節約資金超過200萬元,多創利近500萬元,産能提升了近10倍,為企業帶來3000萬元以上的綜合經濟效益。衛建平自主研制的半體零件中心快速定位裝置、回轉體零件任何位置一種加工螺紋的編程創新方法、薄壁軸承座孔加工定位裝置三項成果獲實用新型專利。

  在板坯連鑄機制造過程中,衛建平利用信息化及計算機倣真加工技術,提升了整體的工藝制造水平。他創新了“一鍵式”操作模式,不再需要機床操作工在加工工件當中憑借工作經驗去設定機床切削參數,從而大大減少了刀具的損耗,提升了産品質量。他利用三維建模軟件和計算機倣真技術,縮短了産品的制造周期。當配管的難度和制作量成倍增加時,衛建平推行三維倣真配管技術的應用,進行操作前的虛擬裝配,使極其復雜的裝配過程簡單化,實現了施工圖的二次優化設計,從而避免了管路幹涉、手工操作效率低、廢品經常發生的情況。現在只需通過程序控制,就可以實現復雜形狀的管線一次預制,工效提高10倍以上,廢品率從過去30%降到現在低于1%。他開發的信息化及倣真技術在冶金裝備高效化加工中的應用榮獲首鋼科學技術獎,獲第四屆全國職工優秀技術創新成果三等獎。

  衛建平總是樂于面對加工難題,把挑戰當機遇,執著探索優化高效的加工方法和技術。面對首鋼整體搬遷調整的要求和首鋼機電制造“一業多地”的布局,他又“瞄”上了又一個全新的領域——互聯網的遠程加工和遠程操作。這種在一個終端管理平臺上多點、多地、多臺設備的在線監控和運行過程管理,可實現操作人在線交流,及時解決加工中出現的問題。通過這個窗口,相關人員還可及時了解所有設備運行數據和定額工效,真實記載過程狀況,大大提高問題診斷,以及改進加工的效率。這是一個顛覆傳統制造業生産模式的工程,按照專業規劃預算,至少需要8000萬元以上的投入。然而,衛建平通過對實施方案進行精心比較,對兩臺運行設備進行試驗評估後進行開發,減少了6000萬元的投入,同時大幅度提高了産能。隨著這項智能加工技術的不斷完善和規模化實施,提高了首鋼裝備制造的綜合競爭能力。

  為發揮數控機床的功能潛力,衛建平在新技術、新工藝的開發與應用等領域,不斷破解技術難題,攻克技術難關,經過40多次實驗,完成了“在數控立車上加工無進刀槽的雙線變螺距螺紋”,這種創新的螺紋加工方法已在國內多家單位推廣應用。

  衛建平不僅給工廠帶來了一係列變革,而且還促進了管理優化、流程再造,推動了專業化、標準化、精益生産、技術提升,更重要的是推動了各方面的創新。

  在他身上,可以看到,是創新變革、精益求精成就了大工匠。

匠人匠心:傳承的是知識更是精神

  如今,作為數控機床操作工“北京大工匠”的衛建平,肩頭承擔起更多傳承的重任。如何培養出更多技能人才?如何讓更多的技能人才在關鍵核心加工過程中承擔起重任?這是他重點的思考問題。

  從剛進廠時啥也不懂的技校生,成長為現在的一名高級技師,衛建平説:“我對企業是有感情的,企業給了我成長的平臺。”

  衛建平創新工作室誕生于2009年,是由首鋼集團工會與北京市總工會聯合創建的,以數控技術及技能人才的培養為需求,並以個人名字命名的一家工作室,後經北京市總工會和北京市科學技術委員會審核、認定為市級工作室後進行挂牌。

  創新工作室始終把為企業培養人才作為一項重要宗旨和使命,堅持把以師帶徒——人才專項培養、産學結合——校企合作模式、以賽促學——參加各類技能大賽作為人才培養主線,像“種麥子”一樣,為企業和學校培養了一批又一批技術過硬的優秀人才。

  衛建平有一門“絕活兒”,總是自己先把復雜的工藝流程吃透,然後細化、簡化形成模塊或者工序卡片圖,徒弟們按照直觀明了的卡片圖進行加工,這樣操作就省去很多時間去消化設計説明,極大提高了效率。不論是參賽選手,還是前來學習的求教者,衛建平都傾其所有,言傳身教。

  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眼間孔凡威來創新工作室已有九個年頭。“我很榮幸能成為衛建平師傅的徒弟。”孔凡威剛參加完入廠安全培訓後,認為可以跟著衛建平師傅學習先進的數控技術,可是第二天,師傅就把他安排到工廠,跟著機床操作工幹活兒。當時他想,“我是來跟著衛建平師傅學數控編程的,為什麼讓我來工廠裏當操作工?”心裏很是不解。後來衛建平來到工廠,看到孔凡威正在為加工一個零件撓頭,微笑地走過來問:“怎麼了小孔,遇到什麼問題了?”孔凡威把問題告訴師傅,他耐心地講解了加工方法,使孔凡威今後遇到類似的加工件能夠迎刃而解。衛建平臨走的時候還對孔凡威説,你很聰明,好好幹。經過一年的機床操作,孔凡威已經可以獨立操作機床,成為一名熟練的機床操作工。不久,他得到通知,正式回到創新工作室,那時候,別提多高興了。此時孔凡威再回想,才明白師傅的良苦用心,衛建平是讓他在實際操作中了解基本的加工知識,鍛煉獨立思考、解決問題的能力。

  徒弟劉琪清楚地記得,有一年參加全國大賽訓練,師傅衛建平天天陪著他訓練,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地處理,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地分析,經過連續一個月的訓練,最終取得了理想的成績,使其從一名普通技工成長為數控加工的高級技師。

  衛建平認真、細致、好學的態度深深地影響著徒弟們。徒弟宋軍賢談起師傅充滿了感激之情。剛參加工作的時候,宋軍賢做了一個尺寸非常不錯的工件,但是外觀很粗糙,打算跟師傅炫耀一下。可衛建平看了産品後告訴他,數控加工不同以往的傳統加工,在保證尺寸的同時外觀也不能丟,得讓它看上去像一個藝術品。從此我明白了師傅的技術為什麼那麼好,細致是他的最基本要求,只有認真細致,才能完美地加工好每個産品。跟著衛建平學習近一年後,宋軍賢大膽地參加了比賽,2012年10月,他取得了北京市數控車工職工組第一名的成績,可以説,沒有衛建平的前期嚴格指導,就沒有宋軍賢現在的榮譽。

  衛建平給徒弟們帶來的不僅是工作方面的知識和經驗,也有生活上的許多幫助。孔凡威説,有一次,他的孩子得了病,連夜趕到北京醫治。師傅得到消息後,立刻來醫院看望,還給孩子帶了很多玩具,並安慰他説:“孩子會好起來,你安心陪孩子看病,有什麼困難告訴我。”宋軍賢説,“工作上師傅對我們每個人都很嚴格,但是在生活中,他又像慈父。剛參加工作時,我離家遠,節假日基本是一人在宿舍過,但每逢佳節都能收到師傅的問候,清晰地記得2012年中秋節,師傅還請我吃了晚餐。”

  作為一個創新孵化、技術引領的主陣地,創新工作室本身就是一個人才集聚的地方。身為該工作室的帶頭人,衛建平身體力行地踐行著“匠人匠心”的首鋼人本色,他一手培養的技術能手和崗位行家在企業重要崗位上擔當重任,在各級技術比武中屢有斬獲,成為機電公司技術領域一支不可或缺的有生力量。其中,創新工作室成員劉琪獲北京市工業和信息化高級技術能手稱號、獲全國技術能手稱號、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創新工作室成員宋軍賢獲北京市技術能手稱號。

  據統計,衛建平工作室成立以來,先後為企業培養中級工109人、高級工68人、技師42人、高級技師27人,為北京隊在全國拿到11個單項冠軍、2個團體冠軍,為北京市培養數控類技能人才1200多人。

  創新工作室始終秉承精益求精的匠人精神,深深扎根于生産一線,直接參與和服務于企業工程項目。在引進吸收前沿最新技術,推廣使用新工藝、新方法,以及課題創建、成果轉化方面,充分發揮技術優勢和帶頭引領作用,成為企業推動“三個變革”的前沿陣地和發動引擎,為企業帶來了實實在在的效益和提升。

  目前,創新工作室共有成員30多名,他們在刀具修復技術及機器人焊接代替人工焊接等兩項創新項目上的研究、試行上取得了突破;刀具激光修復技術應用成效明顯,2017年為企業節約採購費用200多萬元。今年,他們正在著手研究冶金設備軸承座、輥面修復等難點課題。

  在盾構機管片模具項目加工中,需要大量的、先進的盤銑刀。之前,由于盤銑刀撞刀後,使得刀體受損,很難恢復,特別是進口的先進盤銑刀,將直接報廢重新購買,不僅採購周期長,增加成本,還嚴重影響生産任務。針對上述問題,衛建平採用激光修復技術,利用激光、類激光等技術將破損處重新修復,修復後材料結合強度好,可以滿足刀具在加工過程中的強度要求,年可降低採購費用60多萬元。在非標角度銑刀的設計制作方面,如果由刀具廠家供貨,每把刀具的含稅價格在10000元至12000元之間,訂貨周期8至10周。而現在由工作室設計完成,2017年全年加工制作非標角度銑刀130余把,制作周期僅為5—10天,節約採購費用近130萬元,很好地解決了刀具廠家訂制非標刀具周期長、價格高的問題。

  多年來,創新工作室依托首鋼大平臺,植根于基層,不斷致力于服務企業生産制造等中心工作。完成課題攻關1項,創出13個最佳操作法,實施合理化建議27項,為企業創造經濟效益1150萬元。研發制造的高端産品試件進入冶金、航天、軍工、動車等領域,加工精度可達到0.01mm,相當于頭發絲的1/6。創新工作室獲得北京市級優秀技術成果獎和國家級技術創新成果獎,並榮獲全國冶金行業創新工作室和全國鋼鐵行業先進集體榮譽,申報國家實用新型專利四項。

  面對智能制造、機器人應用等新技術的突飛猛進,作為“北京大工匠”的衛建平絲毫不敢松懈,時刻琢磨著再學習、再創新、再提高。圍繞如何進一步發揮好創新工作室的示范引領作用,衛建平滿懷信心,充分利用好創新工作室平臺優勢,將嚴格把握智能制造方向,著力推動“三個變革”。堅持以創新人才培養機制和改進工作方法為重點,以培養實用型技術人才為導向,緊密圍繞機電公司“十三五”規劃目標,做好創新工作室先進經驗推廣和創新成果轉化應用工作,每年至少申報1—2項實效型創新成果或者專利技術,持續在做好企業服務保障工作上下苦功、下笨功,努力在新的起點上爭取更大作為、實現更大突破、作出更大貢獻。

  在他身上,可以看到,鍥而不舍、甘于奉獻,成就了大工匠。

    來源鏈接

聲明:本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如是轉載內容,新華網北京頻道不對本稿件內容真實性和圖文版權負責。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及時與我們聯係,並提供稿件的錯誤信息。

分享到:
( 編輯: 畢尚宏 ) 【字號: 】【打印】【關閉
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54411122875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