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發布 > 正文

美美與共,不止于山水——當《東方智慧叢書》來到東南亞國家
來源: 新華社
發布時間: 2017-03-21 06:55
郵 箱

  “這些就像自己的孩子,這也是我們第一次大規模、係統性地組織國內和東盟國家譯者合作,連續推出的中華文化經典外譯精品。”翻閱著擺在面前的《東方智慧叢書》,叢書主編、廣東外語外貿大學東南亞研究所所長劉志強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兩年前,廣外與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一拍即合,陸續推出《論語選譯》《老子選譯》《中華傳統美德一百句》《詩經選譯》《元曲選譯》等多部中華文化經典的東盟國家語種譯本,在越南、泰國、老撾、馬來西亞、柬埔寨等國的高校和科研機構掀起一股中華文化熱。

  如今,這套叢書已經出版53冊並將于今年年底完成全部100冊的出版計劃,嘗試通過“經典外譯”這條文化路徑,為中國與東盟國家的交流播下一粒種、扎下一條根。

  【共同的“無形資産”】

  季羨林先生曾説,文化交流是推動人類社會前進的主要動力之一,文化一旦産生,就必然交流,這種交流是任何力量也阻擋不住的。環顧四周,中國與東盟國家的文化交流亦然。地理相接、山水相連、不少民族之間普遍存在著跨居、通婚現象……這都為雙方的文化交流奠定了良好的地理與人文基礎。

  而所謂交流,自然包括“迎來送往”。中國與東盟國家一樣,既翻譯和引進外國的優秀文化作品,同時也把本國文化的精髓部分推介出去。這樣的背景下,《東方智慧叢書》在一場頭腦風暴中應運而生。

  “在‘一帶一路’倡議下,如何讓東盟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更多了解中華文化是一個關鍵點,”叢書編審、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副總編湯文輝説,“在多種交流中,文化的交流和探討不一定立竿見影,但可能是一種最基礎、最核心乃至價值更深遠的交流,而且這種交流某種意義上更自然、更水道渠成、更符合大家的願望。”

  湯文輝介紹説,這套書之所以取名《東方智慧叢書》,主要想表達和強調的是中國與東盟國家同處廣義上的東方這一概念。這個概念下,“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忠恕之道”“以和為貴”等傳達出的為人處事的智慧和思考不只中國所有,而是東方思維、東方文化共同的“無形資産”,具有一定的普世價值,自然會引起一種文化共鳴和共振。

  【自信的“開放外譯”】

  《東方智慧叢書》“智慧共享”理念的傳播離不開強大的外譯團隊,更需要譯者自信、開放、包容的外譯心態。

  “我們的團隊基本是由廣西、廣東、雲南三地的譯者組成,他們在大學裏承擔著對象國語言文化教學和研究,是國內目前從事這一塊翻譯規模最大的團隊,”劉志強説,“外國專家也佔了一定的比例,包括每所學校每個專業從事對象國語言教學的外教,以及每位譯者在對象國找到的權威專家。”

  劉志強感嘆,叢書的翻譯本身就是一場文化的切磋和交流,同時也是對中華文化溫故而知新的一個過程,“譯者有時會跟對象國審校者就某一個詞或某一句話有好幾個回合的探討甚至爭論,以期更準確地理解中華文化。我們希望達到的一個目標是,既能盡量還原原文,又能適合東南亞國家語言的表達方式。這套書為什麼以自信、自然、開放、共享為宗旨呢?因為我們的書中既有中文又有對象國語言,兩種語言相互對照,如果一定要深究,隨時可以查漢語原文”。

  【立體的“數字化傳播”】

  《東方智慧叢書》自出版以來,已經獲得越南、泰國、老撾、馬來西亞、柬埔寨等多個東盟國家高校和科研機構的好評,包括泰國朱拉隆功大學出版社在內的多家出版社希望能夠再版這套叢書。此外,隨著今年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東盟多語種全媒體傳播平臺”的建成使用,叢書豐富的內容將得以在線上呈現和傳播,以期吸引更多東盟國家年輕人的目光。

  “我們還有一個名為‘廣西書架’的計劃,從前年開始實施到現在已經接洽了泰國朱拉隆功大學圖書館、馬來西亞馬來亞大學圖書館、新加坡國立大學圖書館、新加坡理工大學圖書館等東盟國家6家重要的圖書館,在那裏設立一個‘廣西書架’,讓這套書更好地走出去,”湯文輝説,“另外,我們還在和雲南的‘新知書店’合作,希望借後者在緬甸等東盟國家設有分店的平臺,讓叢書通過在當地書店陳列展示、推廣、向當地重要教育機構和圖書館贈送的方式擴大影響力,實現其更為立體的交流和傳播。”(閆潔 劉秀玲)(新華社專特稿)

責任編輯:田穎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