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

20

10:19:04

喜馬拉雅文庫整理出版優秀藏文典籍

本文來源: 中國西藏網 本文作者: 易文文
全文朗讀 列印本頁
摘要

西元6世紀,五明學隨著印度文化傳播到藏區,與藏族本土文化快速交匯融合,逐漸發展形成了具有藏族特色的,蘊含修辭學、辭藻學、韻律學、戲劇學、歷算學等五明文化,出版五明係列叢書具有極大的現實意義和實用價值。

喜馬拉雅文庫整理出版優秀藏文典籍

△才讓多吉(左)和唐卡噶瑪噶孜畫派第十代代表性傳承人嘎瑪德勒大師(中)合影。

在我國,藏文典籍的數量僅次于漢文典籍,僅現僅存于藏區的各類藏文典籍就達一百多萬余冊。從西元7世紀吞彌•桑布扎創制藏文字開始,以藏文記載藏族歷史文化的典籍歷經千余年而未中斷,且以數量豐碩、內容深厚、涵蓋廣博而位列中國少數民族古籍文獻之首,是中華文化的有機組成部分,是全人類共有的寶貴文化遺産。

由于年代久遠、流通困難、保存分散等原因,許多古老的藏文典籍,尤其是以梵夾本形式保存下來的珍本、孤本,一本難求,且隨時面臨著損毀、絕跡的情況。“有規劃、科學地對藏文古籍經典進行搶救、整理、出版,是對藏文化的保護和發展,以及對藏民族精神信仰的有機延續”,喜馬拉雅文庫的創建人才讓多吉説。

喜馬拉雅文庫整理出版優秀藏文典籍

△喜馬拉雅文庫有幾十名文字編輯人員。

2012年,才讓多吉創建喜馬拉雅文庫及同名官方網站,並立即著手廣泛搜集藏文典籍。他搜集整理的方式有三種:一是通過接受捐贈和影印拍照的方式搜集、整理散布在藏區民間及各大寺院有價值的文獻;二是以影印拍照及其他合理方式搜集、整理國內各類研究機構、民間藏家收藏的藏文文獻;三是通過合法渠道,搜集回購流失在海外藏家和研究機構的藏文文獻。

喜馬拉雅文庫整理出版優秀藏文典籍

△文庫藏書眾多,分類細致。

喜馬拉雅文庫出版的第一套叢書是《伯東班欽全集》。近代,在世界范圍內曾有七次出版該書的計劃,但均因工程巨大、內容浩繁、母本殘缺、隱文晦澀等而未果。“我們編纂依據的藍本,一是1967年流失海外,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一部手寫本;二是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的梵夾裝影印本”,才讓多吉介紹。經過三年的整理、校勘,又經過王堯、土登尼瑪、多識仁波切等十一位藏學專家的審讀,《伯東班欽全集》于2014年10月正式出版,共95冊,總字數逾4千萬字。

喜馬拉雅文庫整理出版優秀藏文典籍

△文庫收藏的長條經書。

文庫計劃今年年底出版第二部叢書《五明學百本精粹》,目前已進入到專家審讀階段。

西元6世紀,五明學隨著印度文化傳播到藏區,與藏族本土文化快速交匯融合,逐漸發展形成了具有藏族特色的,蘊含修辭學、辭藻學、韻律學、戲劇學、歷算學等五明文化,出版五明係列叢書具有極大的現實意義和實用價值。預計全套叢書250冊,是繼藏文《大藏經》後體量最大的藏文叢書項目。“我們所整理、出版的圖書均不作銷售,僅贈送給符合受贈條件的藏學研究機構、學校、檔案館、圖書館和寺院等”,才讓多吉強調道。

喜馬拉雅文庫整理出版優秀藏文典籍

△喜馬拉雅文庫數據處理伺服器。

在國家民委今年三月底發布的文件上,喜馬拉雅文庫申請的四川省《藏族古籍經典係列叢書》被列入 “十三五”全國少數民族古籍重點項目出版規劃。“按照國家有關加強文化遺産保護‘政府主導,社會參與’的原則,我們致力于藏文古籍的搶救保護、編輯整理和弘揚發展,並努力打造藏文數字文庫的網絡共用平臺,希望更多人能了解和熱愛藏文化”,才讓多吉説。(圖、文/易文文)

新華網西藏
本文作者:易文文
責任編輯:雪珍
掃描二維碼查看手機版新聞
分享到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把網頁分享到朋友圈。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