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科研無名英雄——新華社記者親歷色林錯科考

2017-06-25 12:47:42 本文來源:   新華社 本文作者:   曾濤、王沁鷗 、昂翁彭措

摘要 :  然而,偉大的科學突破,往往都是由無數不曾在科學史上留名的科研工作者前赴後繼、默默貢獻而成,由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平凡工作累積産生質變。

致敬,科研無名英雄——新華社記者親歷色林錯科考 科考隊員鞠建平(左)和隨行新華社記者在經歷驚心動魄風浪,平安返航後合影(6月21日攝)。21日午夜零時5分,西藏第一大湖色林錯南岸,在經歷了近15個小時的湖上漂泊之後,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的博士生許騰,終于走下剛剛靠岸的橡皮艇。在岸上焦急等待許久的科考隊員們,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和許騰一同出發的十幾位隊友,同屬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考江湖源湖泊與水文氣象考察隊。20日下午,他們在距湖畔營地25公里處的湖面工作平臺進行科研作業時,湖面突然刮起大風,掀起兩三米的浪頭。風浪導致三艘作業小艇均無法正常返航。許騰感嘆,在野外科研中,理想的時間表並不容易實現。意外,從來都是科研工作的一部分。然而,偉大的科學突破,往往都是由無數不曾在科學史上留名的科研工作者前赴後繼、默默貢獻而成,由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平凡工作累積産生質變。新華社發(昂翁彭措 攝)
致敬,科研無名英雄——新華社記者親歷色林錯科考 科考隊員鞠建平在湖上漂泊15個小時後抵達岸邊,臉上滿是風浪拍打後留下的鹽漬(6月21日攝)。21日午夜零時5分,西藏第一大湖色林錯南岸,在經歷了近15個小時的湖上漂泊之後,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的博士生許騰,終于走下剛剛靠岸的橡皮艇。在岸上焦急等待許久的科考隊員們,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和許騰一同出發的十幾位隊友,同屬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考江湖源湖泊與水文氣象考察隊。20日下午,他們在距湖畔營地25公里處的湖面工作平臺進行科研作業時,湖面突然刮起大風,掀起兩三米的浪頭。風浪導致三艘作業小艇均無法正常返航。許騰感嘆,在野外科研中,理想的時間表並不容易實現。意外,從來都是科研工作的一部分。然而,偉大的科學突破,往往都是由無數不曾在科學史上留名的科研工作者前赴後繼、默默貢獻而成,由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平凡工作累積産生質變。新華社記者 曾濤 攝
致敬,科研無名英雄——新華社記者親歷色林錯科考 科考隊員許騰在色林錯湖面上的科研平臺工作(6月19日攝)。21日午夜零時5分,西藏第一大湖色林錯南岸,在經歷了近15個小時的湖上漂泊之後,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的博士生許騰,終于走下剛剛靠岸的橡皮艇。在岸上焦急等待許久的科考隊員們,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和許騰一同出發的十幾位隊友,同屬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考江湖源湖泊與水文氣象考察隊。20日下午,他們在距湖畔營地25公里處的湖面工作平臺進行科研作業時,湖面突然刮起大風,掀起兩三米的浪頭。風浪導致三艘作業小艇均無法正常返航。許騰感嘆,在野外科研中,理想的時間表並不容易實現。意外,從來都是科研工作的一部分。然而,偉大的科學突破,往往都是由無數不曾在科學史上留名的科研工作者前赴後繼、默默貢獻而成,由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平凡工作累積産生質變。新華社記者 王沁鷗 攝
致敬,科研無名英雄——新華社記者親歷色林錯科考 科考隊員許騰(右二)在色林錯湖面上修理橡皮艇的發動機(6月19日攝)。21日午夜零時5分,西藏第一大湖色林錯南岸,在經歷了近15個小時的湖上漂泊之後,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的博士生許騰,終于走下剛剛靠岸的橡皮艇。在岸上焦急等待許久的科考隊員們,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和許騰一同出發的十幾位隊友,同屬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考江湖源湖泊與水文氣象考察隊。20日下午,他們在距湖畔營地25公里處的湖面工作平臺進行科研作業時,湖面突然刮起大風,掀起兩三米的浪頭。風浪導致三艘作業小艇均無法正常返航。許騰感嘆,在野外科研中,理想的時間表並不容易實現。意外,從來都是科研工作的一部分。然而,偉大的科學突破,往往都是由無數不曾在科學史上留名的科研工作者前赴後繼、默默貢獻而成,由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平凡工作累積産生質變。新華社記者 王沁鷗 攝

顯示
掃描二維碼查看手機版新聞
分享到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把網頁分享到朋友圈。
新華網西藏
本文作者:曾濤、王沁鷗 、昂翁彭措
責任編輯:殷小燕
熱點視圖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