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

11

11:40:52

“指尖神韻”薪火相傳——記西藏唐卡國家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羅布斯達

本文來源: 新華社 本文作者: 洛登、索朗德吉
全文朗讀 列印本頁
摘要

如今,西藏唐卡主要流派都進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形成了良好的師徒傳承體係。唐卡也已走向市場,“現在是歷史上保護傳承唐卡文化的最好時期。”

新華社拉薩6月10日電題:“指尖神韻”薪火相傳——記西藏唐卡國家級非遺代表性傳承人羅布斯達

新華社記者洛登、索朗德吉

羅布斯達歷時近一年繪制的藏傳佛教密宗“三怙主”唐卡,即將進入最後的“開眼”階段。“開眼”就是繪出主供佛的眼睛。

2012年,羅布斯達從一名個體畫師升格為西藏唐卡“勉薩派”國家級非遺傳承人。當年,他創辦了西藏唐卡畫院。

唐卡是藏族繪畫技藝,興起于西元七世紀,工藝復雜,獨具特色,如今在政府的政策和資金扶持下正在發展成為産業。

這種技藝流傳至今,流派眾多,其中,勉唐、勉薩、欽孜、嘎瑪嘎赤成為主流。2006年,唐卡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

出身唐卡繪畫世家的羅布斯達有今天的成就,不無先天優勢,更有後天努力。他11歲開始師從爺爺和其他唐卡大家,從白描學起,用了十多年時間,學成出師。

這個學制延續到了他的唐卡畫院。“學生係統學習6年後方可畢業。”目前,這裏有50多名學生,大部分來自貧困農牧民家庭,他們享受包吃包住免學費的待遇。

“小時候家裏偶爾點煤油燈,深夜經常起來反覆練習佛像白描。”僅是釋迦牟尼頭像的白描,就需要學習4個月。“白描是基礎,它是唐卡的脊梁。”

19歲的嘎瑪白久已經歷了半年多枯燥的學習。他沒有繪畫基礎,從佛像白描學起。

“有嚴格的要求,學起來特別難!” 嘎瑪白久説,“有時候想還不如去幹體力活,幹脆、痛快。”

羅布斯達年輕時並未有過這樣的想法。在他學習祖傳技藝時,同齡的孩子在課堂上學習文化知識。為了補上這個課程,28歲那年他走進學堂。

“你這是瘋了!好好的收入放棄,非要上學念書!”家人的反對沒有改變他的決心。

他用了三年時間,專心鑽研藏文化與藏文學。

大學畢業後,他沒有回到自己的家鄉,選擇留在拉薩。

130多年前,“勉衝平康”充分延續西藏唐卡重要流派“勉薩派”。為了發揚光大這門祖先留下來的技藝,羅布斯達開門招徒,廣傳薪火。

羅布斯達創辦的西藏唐卡畫院至今已培養了300余名唐卡畫師。他希望把唐卡畫院打造成西藏唐卡代表性的傳承基地。

30歲的貢覺傑,隨羅布斯達學習已有20年的時間,如今已是畫院老師,西藏唐卡一級畫師。

唐卡畫院三樓教室裏,貢覺傑正在指導一名學徒。

唐卡畫院設有初級、中級和高級班。學生們時而輕蘸顏料,時而勾勒線條,時而仔細端詳……

“我們這兒沒有民族之分、性別之分,只要你會藏文,想學唐卡,都可以來。”貢覺傑説。

如今,西藏唐卡主要流派都進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形成了良好的師徒傳承體係。唐卡也已走向市場,“現在是歷史上保護傳承唐卡文化的最好時期。”

西藏文化主管部門的統計數據顯示,西藏現有2000多位專職唐卡畫師,每年生産的高端精品唐卡有上千幅,而整個唐卡産業年産值已過億元。

羅布斯達興奮于唐卡産業的迅速發展,但煩心事也不少。

“招不到很多學徒,招進來的有些又坐不住。”這令他擔憂。

出于對“指尖神韻”的匠心追求,羅布斯達不想因為受到其他事情的幹擾而影響最後的完美呈現。經過近一年努力,這幅“三怙主”唐卡的創作已進入尾聲。

過不了多久,一幅色彩考究、形象傳神、用筆細膩的唐卡畫作將面世。(完)

新華網西藏
本文作者:洛登、索朗德吉
責任編輯:雪珍
掃描二維碼查看手機版新聞
分享到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把網頁分享到朋友圈。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