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

06

10:19:57

命運因高考改變

本文來源: 新華社 本文作者: 王沁鷗、索朗德吉
全文朗讀 列印本頁
摘要

大學裏,扎西拉姆競選了班長、院係學生會主席、校學生會主席,還作為全國學聯駐會主席在北京挂職一年。她參加籃球比賽、辯論賽,作為學生代表前往香港、澳門交流……

新華社拉薩6月5日電題:命運因高考改變

新華社記者王沁鷗、索朗德吉

6月7日是全國高考首日,又一批年輕學子將走入考場。自1977年恢復高考以來,無數莘莘學子通過高考進入高等學府深造,改變了人生命運。

記者近日採訪了幾位這樣的人。

高考數學考40分的數學老師

北京西藏中學數學老師何剛,40年前參加高考時並不在他的家鄉北京。

1976年3月15日,北京“知青”何剛第一次踏上西藏的土地,這天正好是他19歲生日。

1977年秋,高考恢復的消息傳到了他插隊的西藏乃東縣結巴公社,何剛立刻讓家裏把高中時的課本寄來。西藏北京相隔數千裏,書到了,留給他的復習時間只剩下了10天。

……

高考成績公布,何剛考得不好,數學40分,卻陰差陽錯被西藏師范學院數學系錄取。

“我最喜歡的其實是文學。”何剛笑著回憶,“但如果沒去數學系,我也不會和西藏教育結緣,這次高考改變了我的命運。”

何剛的大學同學有漢族有藏族,最小的16歲,最大的已是40多歲的孩子母親。

大學畢業後,何剛在西藏貢嘎縣任教,1989年調回北京任教,學生是在內地讀書的西藏孩子。他記得,二十多年前,一個初中男生曾用不太流利的漢語告訴他,自己每次回家要先從北京到拉薩,再從拉薩到那曲,父親會牽著馬等在那曲鎮上,兩人在馬背上顛簸三五天,才能到達牧區的家。

“我在西藏生活過,對這些孩子的生活環境有最直接的了解。”何剛説,“有了這些了解,你會覺得為他們做多少事都不為過。”

何剛私下會跟學生開玩笑,問“把西藏交到你們手裏行不行啊?”這些玩笑裏也有認真,“我確實是帶著這個念頭在教課,西藏的未來就在這些孩子手裏。”

那個“從那曲帳篷裏走出來的男孩”,如今已是交通部門的基層幹部,為家鄉修了很多路。

“聽到這個消息,我挺有成就感的。”何剛説。

第二故鄉在北京的西藏大學博士

高考重啟後,西藏教育也得以快速發展。

丹增卓瑪是何剛的學生,也是內地西藏班政策的受益者。1985年,內地16省市的西藏初中班同時開學。此後,越來越多西藏學生享受到內地發達地區的優質教育資源。

19年前,丹增卓瑪從家鄉拉薩到北京西藏中學學習。高考被北京師范大學錄取,畢業後回到西藏大學任教,目前在攻讀博士學位。

在丹增卓瑪印象裏,何剛沒怎麼跟她聊過學習,卻一直很關注自己的性格成長。“何老師總跟我説,做人好勝心不能太強,簡單、快樂有時更重要。”

這讓十幾歲的丹增卓瑪感到了親人般的溫暖。升入高中後,這種溫暖仍在持續:同學們周末輪流請她去家裏住,一個北京同學家做的涮羊肉讓她至今想起來都流口水。班主任老師在她眼裏如媽媽一般,高考第一天她發揮不理想,是老師的鼓勵讓她定下了神。

“北京就像‘第二故鄉’。”丹增卓瑪説,“這段經歷改變了我的性格,讓我更懂得付出,學會了自主學習,至今受益。”

在她看來,內地西藏班政策不僅讓更多西藏學生夢圓高考,也改變了一代人的命運。“在當年西藏基礎教育還相對落後情況下,它讓很多偏遠地區的孩子們能直接接受全國最優質的教育,有更多機會進入大學。這些人回到西藏,用學識和眼界影響身邊人和下一代。”

丹增卓瑪初中班的38個同學全都考上了大學,如今都已是西藏各領域的中堅力量。

曾翻雪山、滑溜索上學的學生會主席

門巴族姑娘扎西拉姆,是丹增卓瑪在西藏大學帶的第一屆學生之一。初見時,丹增卓瑪覺得這個小姑娘性格好,但常常露出一絲不自信。

這個1991年出生的姑娘在18歲之前只想一件事:怎麼走出大山。

扎西拉姆的家在西藏墨脫縣北部的一個村莊,由于地質條件復雜,墨脫縣2013年底才通公路,而她家所在的村莊距離縣城還有兩天的路程。

由于父親早逝,母親年歲已高,扎西拉姆家的經濟狀況不好。她從小的願望就是找個好工作,接母親到城裏住。在她心中,高考是改變命運的唯一途徑。

小學4年級開始,扎西拉姆要去縣裏上學。每次離家,她都要翻越海拔5030米的金珠拉山,徒步兩天才能到達學校。

“最深的積雪能到我胸口,過江時還要滑溜索。”扎西拉姆坐在她位于拉薩明亮整潔的辦公室裏回憶説,“有一次如果不是老師拉了我一把,我就被山上的落石砸死了。”

盡管家中困難,扎西拉姆從未因學費操過心。1985年起,西藏開始對義務教育階段的農牧民子女實行包吃、包住、包學費的“三包”政策。她高中和大學的學費則由墨脫縣公安局全額資助。

公布高考成績時,扎西拉姆正在打工。得知分數後,她哭了。

大學裏,扎西拉姆競選了班長、院係學生會主席、校學生會主席,還作為全國學聯駐會主席在北京挂職一年。她參加籃球比賽、辯論賽,作為學生代表前往香港、澳門交流……

“大學為我打開了一個新世界,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扎西拉姆説。現在,她已在拉薩成家,事業穩定。

“像扎西拉姆這樣的孩子還有很多。”丹增卓瑪説,“農牧區學生進入大學後,視野變得開闊,思想觀念更進步,大學是很多人的人生轉折點。”(完)

新華網西藏
本文作者:王沁鷗、索朗德吉
責任編輯:雪珍
掃描二維碼查看手機版新聞
分享到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把網頁分享到朋友圈。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