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

06

09:51:41

與家長“搶”孩子的歷史一去不復返了

——記勸學教師巴桑扎西22年的教書育人路

本文來源: 西藏日報 本文作者: 劉楓
全文朗讀 列印本頁
摘要

一眨眼,20多年過去了,在各級黨委和政府的關心支援下,烏瑪塘一小建起了嶄新的教學樓、宿舍樓、塑膠操場,配備了更好的老師和教學設備,那些年勸學的日子也一去不復返了。

“老師,我孩子能不能先在學校旁聽一下,我擔心小孩明年上學跟不上進度。”一位家長領著孩子來到當雄縣烏瑪塘鄉第一中心小學,對老師誠懇地説。

“這樣的場景,在我剛來烏瑪塘鄉任教時,絕對是不敢想像的。”在旁邊看到這一幕的校黨委書記巴桑扎西頗為感慨,此時他腦海裏浮想聯翩,22年的勸學生涯似電影般一幕幕閃過。

1995年,巴桑扎西走上了教育崗位,在他的記憶中,當時學校條件極差,幾間低矮的土坯房、一輛手扶拖拉機、兩匹馬便是學校的全部資産。

巴桑扎西説:“教育是一項長期性的工程,但當時辦學條件艱苦,教育資源奇缺,家家戶戶也都不富裕,家長們普遍不重視教育,也不理解知識給生活帶來的改變。”

“不受教育,只能讓貧困村更貧困。”作為一名從偏遠鄉村走出來的教師,巴桑扎西深諳教育改變貧困、知識改變命運的道理。但現實條件卻讓巴桑扎西感到了不小的阻力。于是,工作後不久,他便走上了勸學路。

巴桑扎西説:“與家長‘搶’學生,是最讓我難忘的記憶。”

2001年5月,烏瑪塘草原開始進入蟲草採挖季。大批家長來到學校,要求“放人”,但“放人”會造成教育上的“放任”,為此,當雄縣領導不得不出面與家長溝通。最終經過上級批準,學校以調休的方式讓孩子們回家挖蟲草。

巴桑扎西説,為了提高入學率,縣教育局還與銀行達成協議,牧民家裏如果有學齡兒童沒有上學的,不批準從銀行取得貸款。為此,一些家長不得不把孩子送到學校,但這也只是為了交差了事。

即使送到了學校,由于家長不重視,學生逃學的情況屢屢發生。“有家長甚至還幫助孩子晚上跳墻逃學,自己在墻外接應,老師去勸,還與老師玩起了‘貓鼠遊戲’。”巴桑扎西説。

已經執教22年的巴桑扎西,勸回課堂的學生將近30名。在這其中,很多學生讀了大學,有了穩定的工作和收入,改變了家庭貧困的生活境況,央珠就是其中一名。

“如果沒有這樣有擔當的老師多次勸我回到學校,我不會有今天。”提起巴桑扎西老師,現任當雄縣團結路便民警務站教導員的央珠,説話間,仍充滿了感激。

小時候的央珠,學習成績較好,但貪玩、想家,曾兩次晚上跳墻逃學,還説不想上學了。因不忍心這樣的好苗子白白自毀前程,巴桑扎西兩次借來自行車,冒著寒風,騎到10多公里外的央珠家找他。

第二次找回央珠時,在回學校的路上,巴桑扎西不停地教育央珠:“你想想你現在家裏的生活條件怎麼樣,你想一直過這樣的生活?你的父母還指望你將來能讀書成才,脫離貧困,你成績也不錯,為什麼不好好上學呢,將來有了知識,就能讓家人過上好日子,還能幫助更多的人……”

回憶起老師當時那番話,央珠現在都記憶猶新,他説:“自己的一生,就在那天老師的自行車後座上改變了。”從那以後,央珠刻苦學習,直到考上大學,再未逃過一次課。

教育是從根本上實現貧困人口脫貧致富、遏制貧困代際傳遞的重要途徑。這句話就體現在央珠的身上。

一眨眼,20多年過去了,在各級黨委和政府的關心支援下,烏瑪塘一小建起了嶄新的教學樓、宿舍樓、塑膠操場,配備了更好的老師和教學設備,那些年勸學的日子也一去不復返了。

“這些年黨的教育政策越來越好,特別是2009年以後,隨著‘三包’政策標準的日益提高,家長們的後顧之憂沒有了,學生們逃學的現象越來越少。越來越多受到良好教育的學生走上了工作崗位、改變了貧困面貌,這對周圍人的影響越來越大。家長們看到了孩子受教育帶來的實實在在的好處,因此,思想也都慢慢轉變了。如今一些家長甚至想把尚未適齡的孩子送到學校來提前接受教育,與家長‘搶孩子’的歷史徹底結束了。”巴桑扎西説。

説話間,到了課間時分,孩子們跑到操場上整齊列隊,伴著激昂的國歌,一面鮮艷的五星紅旗徐徐升起。在遠處雪山草原的映襯下,校園中充滿了朝氣和希望。(記者 劉楓 王珊)

掃描二維碼查看手機版新聞
分享到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把網頁分享到朋友圈。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