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

13

10:07:57

扶貧搬遷中牛羊怎麼辦?

本文來源: 西藏日報 本文作者: 趙書彬
全文朗讀 列印本頁
摘要

隨著工作的深入推進,基層幹部對其問題之復雜、領域之廣、鏈條之長、要求之高的體會也是越來越深。

易地扶貧搬遷是最難啃的硬骨頭。經過全區上下各族幹部群眾的共同努力,此項工作進展良好,但也正像工作開展之初預測的那樣,易地扶貧搬遷是所有扶貧措施中難度最大的。隨著工作的深入推進,基層幹部對其問題之復雜、領域之廣、鏈條之長、要求之高的體會也是越來越深。

就比如“房子蓋好了,貧困群眾不願意搬”,該怎麼辦?2月2日,本報頭版刊發了記者深入基層精心採寫的一篇稿件《生活不止眼前的草場——日喀則市謝通門縣塔定鄉普村易地搬遷見聞》,通過對貧困戶尼瑪次仁一家難離故土、鄉村幹部焦急犯愁的細膩描寫,客觀地反映了易地扶貧搬遷諸多工作難點中一個斷面場景。“單純説房子,還是願意搬,但牲畜怎麼辦?”是搬遷戶尼瑪次仁一家的真實想法,“鄉親們有顧慮、沒底氣,思想工作不好做……但我們有信心説服群眾轉變觀念走出草場!”也是基層幹部的真實心聲。“牛羊怎麼辦?”的問題看似小,但在基層幹部和搬遷群眾心裏卻都暫時轉不過彎:一個“為他們好”的大事竟然得不到貧困牧戶的積極響應,鄉村幹部心裏難免會有些受挫感;安置房好是好,牛羊也舍不得,不多不少的“大牛小羊”成了易地發展的“攔路虎”,搬遷群眾的確會瞻前顧後。

“熱碰冷、冷碰熱”,這則新聞反映的事例雖是發生在日喀則一個村裏的個案,但卻生動地反映出了易地搬遷在基層的真實狀態和幹情民意,不得不説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應該看到的是,“牛羊怎麼辦?”不僅是搬遷群眾的顧慮,也應是基層幹部的係念。具體來分析,“牛羊怎麼辦?”這個籠統的問題下包含著很多具體問題:第一,財産怎麼辦?一方面,草場承包到戶後,權責利得到明確,草場的財産意識在群眾中已經形成。一方面,牛羊既是生産資料又是生活資料,這一財産與房屋、家具等財産有所不同,不僅不能“隨搬”攜帶,通過幾年繁殖還會增值。草場如何處理?牲畜如何得利?群眾心裏盤算。第二,牛羊代表一種生活方式。一方面,從故土搬進新居,由農村遷入城鎮,不是距離問題,而是要放棄以往熟悉的生産生活方式。一方面,來到新的環境,從事新的工作,一定會遇到各種困難和問題。身份上要轉變、生活上要適應、心理上要緩衝、觀念上要更新,正所謂“故土難離”。如此種種,流露在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牛羊怎麼辦?”對此,講大道理難入腦入心,用“一賣了之”來處理會簡單粗暴,“跑了不少路”“磨破了嘴皮子”,工作做了不少就是進展不大,基層幹部也會産生“牛羊怎麼辦?”的窘迫心理。

以小見大,在易地扶貧搬遷中如何正確處理政府的主導作用與群眾的主體作用的關係,成了擺在各級幹部面前,不得不認真深入思考的大問題。扶貧搬遷歸根結底是群眾工作。因此,要秉承“沒有落後的群眾、只有落後的幹部”的理念,在政府主導的基礎上,充分尊重群眾意願,堅持問題導向,根據群眾搬遷過程中引出的問題,因戶施策、精準施策、靈活施策,用心用情、循序穩步推進,積極探索“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的新路子;在發揮群眾的主體作用上,充分聽取群眾意見,站在群眾的角度想問題,未雨綢繆,提前解決搬遷後的實際問題,用真情打開群眾心扉,用行動打消群眾顧慮,確保不發生“被搬遷”現象,實現“要我搬”到“我要搬”的轉變。

讓群眾遠離貧困、擺脫貧困、告別貧困,原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不可能一勞永逸、一蹴而就。正如新聞稿中所言:“我們在不斷地增強精準脫貧的使命感、責任感、緊迫感的同時,也應該考慮給易地搬遷的困難群眾一段生活上的適應期、一段政策上的過渡期、一段心理上的緩衝期,讓他們今天的生産生活和明天的發展進步能夠自如地對接,平穩地過渡,並由此産生安全感、獲得感、幸福感。”

也許,“生活不止眼前的草場”,也有圈裏的牛羊。

掃描二維碼查看手機版新聞
分享到朋友圈
打開微信,使用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把網頁分享到朋友圈。
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