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強大的地方足協就沒有強大的中國足協 ——“中國足球走基層”係列調研之四

新華網
2021-08-24 17:01
新華社記者近日圍繞地方足協改革問題進行調研。地方足協人士普遍認為,地方足協“脫鉤”並不理想,有些地方形式上“脫鉤”,但財務、人事、管理等體制機制並未理順,發展受到制約。

  新華社北京8月24日電 題:沒有強大的地方足協就沒有強大的中國足協

  ——“中國足球走基層”係列調研之四

  新華社記者張悅姍、公兵、肖世堯

  2015年印發的《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以下簡稱“足改方案”)中提到,地方足協應與當地體育局“脫鉤”,並參照中國足球協會管理體制調整組建,接受中國足球協會行業指導和管理。

  足球發達國家都有相對健全的足協體係。中國幅員遼闊,能否建立一個覆蓋面廣、扎根基層、自主高效的地方足協體係,是能否把“足改方案”落到實處的關鍵。新華社記者近日圍繞地方足協改革問題進行調研。地方足協人士普遍認為,地方足協“脫鉤”並不理想,有些地方形式上“脫鉤”,但財務、人事、管理等體制機制並未理順,發展受到制約。

  缺錢,如何開源?

  採訪中,多家地方足協反映“脫鉤”後最大的問題就是資金不足,政府購買服務幾乎是唯一的收入來源,自身造血能力不強。

  很多地方足協反映政府購買服務不包含人力成本。“承接一個項目總得有人來做,人力成本必不可少。但購買服務項目不能列支人力成本。”某市體育局相關負責人表示。

  以北京市足協為例,該協會在2017年與體育局脫鉤,25名專職工作人員與協會簽訂工作合同,實際壓力很大。

  此外,多位地方足協負責人表示,對地方足球改革發展資金保障措施不力,地方財政支持足球發展的很多政策沒有兌現。“拿著足協的文件去找財政局,財政局不認”的現象屢屢出現。

記者調研發現,發展較好的地方足協一般都擁有優質資産,包括平臺公司、物業或基地等,運營資産的收入能在很大程度上提升足協的造血功能。

  按照國有資産管理規定,體育局足管中心的資産無法直接劃撥給地方足協,目前多是簽訂合同採取無償交予足協使用的管理模式,各地情況差別較大。多地足協表示,希望能出臺更明確的“脫鉤”後的資産管理辦法。

  除了配置資産,俱樂部“開源”的方式還包括設立專項基金。陜西省志丹縣足協主席丁常保認為,應該設立引導、獎勵資金,將表彰獎勵向基層傾斜,也能激勵他們進一步發展。北京市足協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劉軍建議,發揮國務院足球改革發展部際聯席會議制度的統領作用,制定區域性專業資金保障政策;對完全脫鉤的城市設立足球發展專項扶持資金。

  足改要打通“最後一百米”

  一些受訪者表示,一些地方政府官員對“足改方案”認識不足,不能對足球改革給予足夠支持。廣州市足協是全國最早脫鉤的地方足協,主席謝志光表示,足協開展工作時也會遇到一些不被承認的情況,比如和某些政府部門對接時,對方會要求我們先找體育局。

  “以前我們搞比賽報到公安局,必須通過體育局,現在好了一些,可以直接報了。但是還有一些部門要求必須通過體育局,多了一道流程,時間又長了一些。”據記者了解,這種情況不是個別現象。

  大連市足協負責人認為,我國社會治理方面長期以來比較弱,所以地方足協“脫鉤”後以社團法人身份開展工作困難重重。

某直轄市足協負責人説:“足改最後100米比最後一公裏更重要,不能宏觀大刀闊斧,中觀四處碰壁,微觀寸步難行。”

  地方足協改革兩極分化

  與中國足協本身的改革相比,部分縣市級足協的改革更為困難。

  鄭州市體育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市足協換屆的時候也按照“足改方案”嘗試改革,聘請社會人士擔任足協主席,廣泛吸納企業等社會各界熱愛足球的人士參與,但實際上市級協會資源還是較少。改革以後,各方面的工作沒有完全按照管辦分離和與政府“脫鉤”模式進行。開展足球青訓、校園足球也是政府出面做得更多,足協還沒有實現獨立運營。

  “向下抓足球工作沒有抓手”是多位省級足協負責人的共識,其核心原因在于縣級足協體係建設不完善。部分經濟發達省份的縣級足協成立比例都只有60%左右。

  即使是已成立的縣級足協,也遇到很多發展困難。作為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活動試點縣的陜西省志丹縣,收入基本來自縣財政局,以類似政府購買服務的形式獲得。由于縣裏財政緊張,也影響到了對足球的財政支持。

  “志丹這裏的足球培訓很難收費,都是公益的。”縣足協副主席姚功輝説。

  對地方足協陷入的改革困境,陜西志丹縣足協主席丁常保認為,地方足協自身也不應被動地“等靠要”。他認為,地方足協只有自強,才能有立足之地,“我總結了幾點,(地方足協應該)認為是對的就去做,堅持自己的想法,先做後看,有為才有位。”

  事在人為。同樣的環境和條件,有的地方足協就做得風生水起,這與當地政府的重視、地方足協負責人具有開拓意識、市場觀念和擔當務實的工作作風密不可分。

  成都足協在地方足協改革方面一直走在全國前列,是為數不多建立起完備的區縣會員體係的足協。中國足協執委、成都市足協主席辜建明曾表示,這得益于發動廣大足球愛好者的力量。

成都足協擁有溫江基地的使用權,還牽頭並聯手十大城市足協發起了平臺公司,協會工作人員超過150人。“歷屆政府、體育局的領導,給了我們一個非常寬松的環境。”辜建明説,“不能因為改革出現困難就走回頭路,成都足協就是依靠改革發展起來的,地方足協一定要轉變觀念,堅定地走市場化發展道路,服務于城市的發展需求。”

  福建省南安市足協由民間足球愛好者自發成立,目前擁有9個分會數千名會員,年收入數百萬元,成為縣級足球協會的標桿。南安足協主席戴寬南表示,南安模式的核心就是在政府引導下,將全市的足球愛好者全部調動起來,參與協會工作,絕大多數人不在足協領工資。

  謝志光認為,廣州市足協的脫鉤是“成功”的。他認為這主要得益于政府的積極扶持,將物業資産和球場的經營權交給足協。市足協每年通過運營資産可獲得1800多萬元的收入,滿足了生存需求。

  有了收入,廣州足協的教練員收入比在體制內時翻了一番,能留住人。脫鉤後足協聘請專業人員來從事教練工作,專業性強。“待遇高了,積極性也高了,工作人員更有擔當了。”

  省市足協要明確事權邊界

  中國足協相關人士表示,中國足協將擴招基層足協作為會員單位,建立地方足協體係,培育好地方足球力量。

  一些地方足協負責人表示,沒有強大的地方足協就沒有強大的中國足協,省市足協應支持區縣一級的足協做大做強。“如果基層的足協都強大了,我會覺得這是我的榮譽,我會支持他們。如果(區縣足協)強大到一定地步,我們更應該反思,為什麼人家做得比我還好?”

  濰坊市足協秘書長楊俯非常支持增加一些發展比較好的市縣級足球協會作為中國足協會員單位。他表示,省市足協工作關聯不大,沒有工作上的直屬關係,只有資源分配權力,以城市為單位更加合理。

  辜建明認為,足球是依托城市發展的,“省一級足協是做推廣、做規則,市一級足協是要落地做具體工作的。省級(足協)要幫扶、支持,而不是去管市足協。”但也有一些人士認為,做強省一級足協也很有必要。

  各地足協人士表示,無論怎樣,因地制宜,明確事權邊界,相互扶持,是大的發展方向。(參與記者:許基仁、董意行、蔡擁軍、張逸飛、劉金輝、陳地、岳冉冉、王浩明、汪涌、朱翃、張澤偉、王恒志、吳書光、姚友明、郭強)

責任編輯:王夢 陳雨昂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79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