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洋”道阻且長 青訓上下求索 ——“中國足球走基層”係列調研之三

新華網
2021-08-24 17:08
在上半年結束的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四十強賽上,武磊在最後4場比賽中貢獻5球2助攻幫助國足殺入十二強賽,得到了外界一致好評,也引發了社會各界重新審視球員“留洋”的重要性。

  新華社北京8月24日電 題:“留洋”道阻且長 青訓上下求索

  ——“中國足球走基層”係列調研之三

  新華社記者董意行、王恒志、肖世堯

  1998年7月,楊晨轉會德甲球隊法蘭克福,成為中國球員在歐洲五大聯賽“留洋”和進球的第一人。

  此後,范志毅、孫繼海、馬明宇、李瑋鋒、李鐵、邵佳一、鄭智等國內優秀球員的身影也先後出現在歐洲五大聯賽中,有的還成為主力球員。

  而目前的中國國家隊中,只有武磊一人“留洋”。在上個賽季中,他代表西乙西班牙人隊出場34次,大部分時間只能作為替補出場,僅取得3球2助攻。

  不過在上半年結束的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四十強賽上,武磊在最後4場比賽中貢獻5球2助攻幫助國足殺入十二強賽,得到了外界一致好評,也引發了社會各界重新審視球員“留洋”的重要性。

  中國球員“留洋”現狀:人丁稀少,與日韓差距還在拉大

  從“留洋”的數據就能看出,中國與亞洲足球水平名列前茅的日本、韓國之間的差距正在拉大。韓國隊目前有多人在歐洲五大聯賽效力,日本更有足以組成一支隊伍的球員在五大聯賽踢球。其中不乏各球隊主力球員,如熱刺的孫興民、斯圖加特的遠藤航、利物浦的南野拓實等。

  對此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表示,中國足球需要加快走出去的步伐:“把球員送出去是中國足協必須要做的事情,日本青少年在國外踢球的有上萬人,而中國則很少。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意味著未來10年內,我們同日本的足球差距會越來越大。”

  “留洋難”難在哪兒?

  記者在調研中了解到,近年來越來越多年輕甚至未成年球員去歐洲、巴西等地深造,中國球員“留洋”呈現低齡化趨勢,而這些孩子絕大多數是自費出國。

  但另一個現實問題是,由于種種原因,這些孩子基本在國外很難立足,只有極少數球員在成年後能在一些低級別聯賽獲得出場機會,導致“留洋”逐漸變成“鍍金”,“出口轉內銷”現象十分普遍。

  目前“留洋少、留洋難”的原因有很多,包括自身實力不夠、國內高薪帶來的動力不足、文化語言等隔膜帶來的融入難、年輕球員缺乏比賽等問題。

  第一,中國青訓底子差、根基薄,球員難以憑自身實力在海外立足,“出口轉內銷”更多的原因還是球員自身能力不足問題。

  第二,國內頂級球員仍然存在“留洋”動力不足問題。在限薪令頒布之前,球員們在國內聯賽賺錢相對容易。即便目前受到限薪的影響,球員們在國內的收入仍然高于“留洋”收入,這便導致了一些本身具備“留洋”能力的球員失去了在更高平臺取得進步的動力。

  第三,受文化隔閡、語言障礙和生活習慣不同的影響,很多“留洋”球員難以融入社會大環境和球隊小環境,慢慢就被邊緣化了。以女足球員王霜為例,她在效力巴黎聖日耳曼期間遇到了不少日常生活中的困難。這都成為王霜決定回國踢球的重要因素。

  第四,多位採訪對象透露,目前低齡出去“留洋”的孩子遇到的最大問題是普遍缺乏比賽、甚至無球可踢。目前,無論是歐洲還是巴西,因為當地政策限制原因,中國孩子都不能隨意參加當地正式比賽,只能跟著練。恒大足校前幾年每年都送25個孩子去西班牙培養,因為不能參加當地聯賽,最開始只能約賽,後來只好自己辦了個比賽邀請人家來參加。曾短暫留洋巴西的泰山隊隊員趙劍飛説,當年去巴西只有十五六歲,年齡太小沒有正式比賽踢,每個周末聖保羅俱樂部會給中方球員安排與附近的球隊踢友誼賽,但友誼賽的比賽質量跟聯賽無法相比。

  “留洋”需整體規劃 更重要在于治本

  從國足在四十強賽上的表現不難看出,“留洋”獨苗武磊的表現仍要明顯優于場上的其他球員,“留洋”仍然是穩步提高中國足球水平的重要方式之一,但更重要的是需要進行整體規劃,並同時提高國內青訓水平,夯實基礎,萬萬不可將“留洋”當作捷徑。

  陳戌源表示:“中國足協的目標是在今明兩年之內,把青少年隊伍整建制地送出去,我覺得這是中國足協必須要做的事情。這裏面有兩個問題要解決,一個是保障,包括教學、生活等等,讓小孩和家長都沒有後顧之憂;第二個就是要有球踢,目前我們跟一些發達國家的足協還是保持著非常好的關係,會請他們幫忙聯係和支持,以解決這個問題。我們也希望社會方方面面都來支持這個事情,共同努力把這個事辦好。”

  陳戌源認為,從過往幾十年發展看,要把青訓真正做好,應該上升到國家行為,政府要為整個青訓事業擔當更多的義務。

  對此,天津市體育局局長李克敏建議,由中國足協牽頭成立一個青少年足球海外發展基金,並立足2035年建成體育強國目標,制訂15年海外人才培養計劃,培養1000-2000名高水平人才。同時,恒大足校校長王亞軍也建議在國家層面設立青訓發展基金,對青訓卓有成效的機構和隊伍提供一定的資金支持或獎勵政策,來達到鼓勵“留洋”深造的目的。

  青訓、校園足球取得階段性成果

  與“留洋”問題眾多、現狀不樂觀的情況相比,國內在青訓、校園足球開展方面整體呈向好趨勢,已超額完成了到2020年建成兩萬所足球特色學校的目標任務,踢球的孩子穩步增多。盡管各地足協、足校、俱樂部梯隊、特色校的運作模式、培養方式、投入都各有不同,中國特色足球青訓體係正在摸索中逐步建立,並取得了階段性成果。

  以恒大足校為例,自2012年成立起,截至目前學生球員已累計入選國少、國青436人次、150多人,向俱樂部輸送累計超100人。恒大足校還培養了500多名中方教練員,其中B級以上的教練員接近10%。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北京市在2019年實現了“八個一體化”的青少年校園足球發展模式,並創建了“5816滿天星”青訓體係。由體育和教育部門共同布局5個市級、8個大區級、16個行政區和學區級綜合配套功能完善的青訓中心。同時在2017年率先推出青少年足球俱樂部定級賽,並在2018年率先推出青少年足球俱樂部聯賽,2019年的參賽人數達到10782人。

  記者在調研時實地探訪大連實驗小學時看到,孩子們踢球已經頗有章法,學校也把開展校園足球作為一種有效的教育手段,嘗到了甜頭。

  體教融合有待推進 優質資源難以整合

  在2020年教育部、國家體育總局《關于深化體教融合 促進青少年健康發展的意見》文件公布後,足球領域的體教融合工作有所進展,但尚未取得實質性突破。

  在目前教育優先的理念下,很多家長送小孩加入職業梯隊的意願有所減弱。河南建業外國語中學足球隊總教練宋琦説:“家長的觀念也在轉變。如果孩子能踢出來就去職業隊,但是一定不能放棄學業,家長更願意讓孩子在學校裏面做體育特長生。”小學階段踢球的孩子很多,初高中階段就斷崖式下滑已成為各地的常態。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多地的職業俱樂部和地方足協都在進行體教融合實踐,與學校進行深度合作,實踐將梯隊放進校園以解決家長的後顧之憂。

  然而目前由于在賽係、賽制的設置上有不同的看法和設想,教育係統和體育係統只能由兩個係統各自辦賽,雙方的優質資源難以整合,體教融合的實際難度仍很大。

  雖然整合難度大,但足球界主流聲音仍認為體教融合是大勢所趨。中國足協執委、成都足協主席辜建明表示:“有一些聲音説要回去走體校的老路,體校模式並不符合現代球員的成長規律和社會經濟的發展需要。一定要堅定信心,繼續往下推進體教融合。”

  精英青訓發展存在諸多痛點

  ——缺少青訓教練員和教練員講師。據介紹,目前中國足協的注冊教練員人數為6萬,教練人數尤其是高水平青訓教練短缺。

  辜建明認為,比起缺乏教練來更嚴重的是缺乏高水平的教練員講師。建立起教練員講師隊伍是培養教練員的核心,中國足協目前沒有一名職業級教練員講師,而人口只有30多萬人的冰島卻有數十名職業級教練員講師。國內教練員講師的培養長期被忽視。他認為,高水平的教練員講師需要同時具備職業足球背景和外語水平,屬于稀缺人才,應該出臺政策鼓勵講師隊伍建設。

  ——青訓補償難獲保障。雲南省足協主席常林説:“在參加陜西全運會男足資格賽前,我們發現雲南籍03年齡段球員有近百人分散在其他俱樂部和地方隊,當雲南向他們發出徵召函時,大部分人因簽了協議,不能代表雲南出戰。我們在追溯他們信息時,卻找不到轉會情況,更別提青訓補償了。作為沒有職業球隊的欠發達地區地方足協,權益該如何保障呢?”

  大連市體育局局長溫殿斌介紹,由于青訓投入金額大、時間長、見效慢,現在很多職業俱樂部都選擇花錢從其他地方挖好苗子,但由于缺乏相關的限制政策,被挖角的地方足協或青訓機構並沒有辦法阻止類似的球員流動,其利益和積極性受到挫傷。(參與記者:許基仁、公兵、張悅姍、蔡擁軍、張逸飛、劉金輝、陳地、岳冉冉、王浩明、汪涌、朱翃、張澤偉、吳書光、姚友明、郭強)

責任編輯:王夢 陳雨昂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79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