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聯賽如何變得更“職業” ——“中國足球走基層”係列調研之二   

新華網
2021-08-24 17:08
新華社記者近日圍繞聯賽熱點問題進行了調研採訪,探究中國職業足球聯賽到底路在何方。

  新華社北京8月24日電 題:職業聯賽如何變得更“職業”

——“中國足球走基層”係列調研之二

  新華社記者肖世堯、許基仁、公兵

  從1994年開啟職業化改革至今,中國職業足球聯賽始終在面對“不夠職業”的拷問。新華社記者近日圍繞聯賽熱點問題進行了調研採訪,探究中國職業足球聯賽到底路在何方。

  “股東借債”現象緣何而起?

  2020年底,中國足協一紙通知,“俱樂部名稱非企業化”改革拉開帷幕。俱樂部名稱易改,難以改掉的是“企業聯賽”的實質。

  多位足球界人士表示,很多企業投資俱樂部除了期望廣告效應外,同時也是為了從當地政府獲得“對價回報”(如商業和土地政策扶持、稅收減免等)。一旦母公司無法獲得預期回報或經營不善,連年虧損的俱樂部就將成為犧牲品。

  過于依賴母公司注資,使得職業聯賽出現了“股東借債”的現象——即母公司每年以借款形式將資金注入俱樂部,與俱樂部形成債務關係。據了解,各級聯賽有多家俱樂部都以此模式運營,一旦母公司無法繼續注資,俱樂部多則背負數十億債務,難以引入新股東。業內人士表示,這是極不健康的運營模式。

  股東借債的形成有其特殊原因。多位俱樂部人士介紹,俱樂部是獨立的有限責任公司,俱樂部資金來源大部分為母公司稅後利潤,俱樂部使用資金(如薪酬發放等)時還需納稅,實際上形成重復納稅,以借債形式注資可減少納稅。

  中國足協權威人士認為,股東債務已成為未來推進俱樂部股權多元化改革的一大阻礙。“股東債務實際是俱樂部經營虧損,不可能讓新股東進來承擔。這涉及到資産如何評估的問題,如果一刀切下去企業肯定會有反應,但不切這一刀改革就難以推進。”

  原河南建業俱樂部是少數未採取股東借債模式的俱樂部之一。俱樂部董事長代紀玲介紹,由于俱樂部遺留債務問題較少,同時建業集團願意零作價轉讓股權並承諾承擔歷史債務,使得俱樂部能夠在今年初順利引入鄭州和洛陽國企注資,率先實現股權多元化,保障俱樂部穩定健康發展。

  欠薪問題因何難解?

  欠薪問題,一直是困擾中國足球發展的痼疾,也是中國足球“不職業”的具體體現。

  為打擊欠薪行為,中國足協出臺了嚴厲的“工資獎金確認表”制度。如果俱樂部不能如期提交所有球員、教練員、工作人員簽字的“工資獎金確認表”,俱樂部將被取消聯賽準入資格,但實施效果還是打了折扣。有些俱樂部先勸説球員簽字確認“已領取全額工資”,等準入完成後再來解決球員欠薪問題。

  為何會有球員在欠薪的情況下選擇“領款”簽字?究其根本,是因為球員討薪的司法救濟途徑不暢,一旦俱樂部因無法完成準入而解散,球員們損失會更大。

  體育法規定:“在競技體育活動中發生糾紛,由體育仲裁機構負責調解、仲裁。”

  代理過多起欠薪官司的京師律師事務所劉正航律師介紹,在實際操作中如果俱樂部解散,不具備法律強制執行效力的中國足協仲裁委員會無法做出有效處罰。球員只能通過勞動仲裁或法院起訴討薪,但大部分情況下勞動仲裁機構和法院都以“體育法規定由體育仲裁機構調解”為由不予審理。在此情景下,球員欠薪案件往往會陷入“三不管”的境地。

  劉正航建議借鑒國際體育仲裁法庭運行機制,盡快成立具有法律強制執行效力的中國體育仲裁法庭。

  煒衡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周明則建議,可通過最高人民法院的典型案例或頒布司法解釋,為勞動仲裁機構和人民法院依法處理球員、教練員等欠薪、培訓案件提供相應指導依據。不過關于球員、教練員等注冊、轉會等身份問題屬于體育行業自治范疇,司法機關不宜介入。

  財務平衡如何實現?

  俱樂部過于依賴母公司輸血、債臺高築的背後,折射了職業聯賽收支的嚴重不平衡。據統計,2018賽季,中超俱樂部的平均支出超過11億元人民幣,但平均收入不足7億元,年平均虧損超4億元。

  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曾表示,要用3到5年實現財務平衡。“只有做到財務平衡,或者將來有盈利了,才會吸引更多投資人參與進來。”

  2020年底,中國足協頒布了新的限薪、限投政策,中超俱樂部每年支出不能超過6億元,國內球員年薪不能超過稅前500萬元。節流是中國足協為推動俱樂部財務平衡邁出的第一步。多位俱樂部投資人對此表示歡迎,認為限薪限投令有效抑制泡沫,緩解了投資人面臨的資金壓力。

  專家建議,在限薪限投令外,更應出臺幫助俱樂部降低支出的可持續性政策,而這離不開地方政府對足球事業的扶持。東部某省體育局局長表示,有很多地方政府認為投資俱樂部是市場行為,對政府投入、介入足球不理解。

  今年初,關于職業足球的“公益屬性”一度引發爭論。多名足球界人士認為,職業足球和職業聯賽有商業屬性,但同時也是公共産品,具有公益屬性。職業俱樂部更是城市名片,因此不能將職業足球簡單理解為市場行為。“如果只是普通公司倒閉,為什麼職業俱樂部解散會産生這麼大的社會反響?”

  即使在高度市場化的歐洲足球聯賽,實現盈利的俱樂部也只是少數,政府給予俱樂部資源支持較為常見。西班牙、意大利等國曾為足球制定稅收優惠政策。據統計,歐足聯54個成員國或地區的673家頂級聯賽俱樂部中,有57%的青訓基地産權來源于政府,供俱樂部免費或優惠使用。2018年世界杯冠亞軍法國和克羅地亞的頂級聯賽俱樂部青訓資金來源中,分別有10%到33%來自政府投入。

  在中國的職業聯賽中,多數俱樂部沒有屬于自己的訓練基地。“我們沒有基地,青訓隊伍甚至一線隊都在到處流浪。俱樂部即使有錢也很難單憑自己的力量拿地建基地,這都需要政府的支持。”某老牌中超俱樂部董事長表示。

  據介紹,地方政府可通過以下途徑為俱樂部提供扶持,推動俱樂部可持續發展:制定針對性的減稅政策和成績獎勵政策;免費或優惠提供場館和訓練基地;安保費由政府購買服務解決,減輕俱樂部負擔;提供青訓資源支持,解決球員入學學籍問題;出臺有針對性的工會經費提繳政策等。

  造血能力如何提升?

  資深俱樂部管理人士鄭明博士表示,職業俱樂部的收入來源主要為“三費兩票”,即(電視和新媒體)版權費、廣告費、轉會費、門票和彩票。提升俱樂部商業開發能力需要時間,轉會費受限薪令影響,門票收入在疫情下基本為零,能夠在短時間內取得突破的就是版權費和彩票。

  在版權費方面,歐洲職業俱樂部的版權收益約佔俱樂部總收入的50%左右,而中超俱樂部2019年疫情前的版權收益不足收入的10%。由于受版權購買者資金困難的影響,中超聯賽2021賽季版權收入在3億元左右,處于近年來的最低點。如何提升聯賽觀賞性、增加版權收入,是中國職業俱樂部聯合會(職業聯盟)成立後的一大課題。

  此外,“足改方案”中提出要“積極研究推進發行以中國足球職業聯賽為競猜對象的足球彩票”,同樣受到足球界各方的關注。

  上海申花俱樂部董事長吳曉暉説:“歐洲足球聯賽版權為什麼能賣出好價格,球場觀眾為什麼那麼多?我始終認為跟足彩分不開,足彩提高了聯賽的版權價值、球場廣告收入、門票收入等,是一個連鎖反應。”他表示,如果足彩收入能拿出幾個百分點分給足球行業,則俱樂部不僅會收支平衡,甚至會有盈利,這將降低俱樂部因資金困難解散或退出的概率。

  彩票在日本J聯賽的發展史上佔據重要位置。2001年,日本開通專門競猜國內聯賽的足球彩票“TOTO”,彩票銷售額約11%返還體育團體,為俱樂部發展奠定了財政基礎。彩票發行也使得J聯賽在2001年的上座率提升了51%,極大地推動了日本足球聯賽的職業化進程。2013年,日本又推出帶有樂透性質的足球彩票“BIG”,成為日本最暢銷的公營彩票。

  中國足球界權威人士表示,應保證一定額度的公益金返還給職業聯賽,才能更好調動各方積極性。多位足球界人士都持同樣的看法。

  中國足球曾深受“假賭黑”的荼毒,發行以中國足球職業聯賽為競猜對象的足球彩票關係重大,有關部門應做好風險研究,確保彩票發行工作健康、可控,同時惠及足球事業發展。

  此外,母公司注入優質資産,也是不少受訪者提到的改善俱樂部經營狀況的有效手段。中甲聯賽成都蓉城俱樂部母公司為成都市屬國有企業興城集團,據俱樂部常務副總經理姚夏介紹,在集團協調下,俱樂部入股了興城集團旗下如砂石開採、二手車拆檢等優質資産和項目,將每年獲得的分紅作為俱樂部收益。此外,興城集團還積極推動蓉城俱樂部參與足球公園、運動康養中心建設等體育産業的開發項目,為俱樂部提升造血能力提供助力。

  “這一方案在俱樂部成立之初就設計好了。俱樂部不能每年都全部依靠母公司注資,優質資産的收益能夠保證俱樂部的基本運營經費,實現可持續發展。”中國足協執委、成都足協主席辜建明説。

  何時能實現俱樂部財務平衡?職業聯盟籌備組內部人士測算,隨著各項成本控制政策的生效和職業聯盟成立後市場開發能力提升,各俱樂部將在2027年左右實現財務收支平衡。如果足彩順利發行並保證一定比例的公益金返還俱樂部,這一目標有望在2024年實現。

  職業聯盟還缺什麼?

  成立職業聯盟被認為是推動聯賽市場化進程的關鍵一步。“足改方案”中明確設立的職業聯盟遲遲未能成立,一直受到輿論的質疑。建業集團董事長胡葆森表示,這一變數對很多投資人的信心造成了影響。

  “職業聯盟目前還是籌備組的形式,聽命于足協,也沒有存在感。這種情況下很難把市場的資源和價值發揮出來。職業聯盟應該能真正地管理聯賽,中國足協才能把精力放到國家隊、青訓和社會足球上去。”一位職業俱樂部投資人如此説。

  “如果只是管聯賽競技方面的話,不需要職業聯盟,只需要一個中國足協的執行局。聯盟成立標志著國家給它市場化的一個地位,也是給所有的投資者和潛在投資者的一個定心丸。”

  市場化運營的職業聯盟能否順利運轉也有待實踐檢驗。一名地方體育局、地方足協負責人表示,職業聯盟與地方政府、地方足協的關係還需進一步厘清。某中乙俱樂部董事長認為,未來的職業聯盟作為社團法人,在協調政府資源等方面能力較弱,跟地方政府打交道可能會出現問題,尤其是在相對不受重視的低級別聯賽中,這需要有完善的制度設計。(參與記者:張悅姍、董意行、蔡擁軍、張逸飛、劉金輝、陳地、岳冉冉、王浩明、汪涌、朱翃、張澤偉、王恒志、吳書光、姚友明、郭強)

責任編輯:王夢 陳雨昂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790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