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俱樂部要改變股權一家獨大——“中國足球走基層”係列調研之一

新華網
2021-08-24 17:08
推行俱樂部股權多元化改革,會給中國足球發展帶來新的希望。但也有一些問題亟待解決。

  新華社北京8月24日電 題:職業俱樂部要改變股權一家獨大

  ——“中國足球走基層”係列調研之一

  新華社記者公兵、許基仁、肖世堯

  2020年11月12日,江蘇蘇寧首次登頂中超,成為中國足球職業化改革以來第九支捧得中超桂冠的俱樂部球隊。一時風光無限。

  但是,僅僅108天後,這家中超新晉冠軍俱樂部卻宣布停止所屬各球隊運營,給中國足球帶來了負面影響。

  原蘇寧俱樂部退出足壇的一個重要因素是母公司資金鏈出現問題,這種因單一股東發生經營困難而造成俱樂部解散或退出,已成為中國足壇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實際上,2015年印發的《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以下簡稱“足改方案”)就提出,嘗試推進俱樂部股權多元化改革。

  新華社記者近期在多省市進行了調研採訪。多位受訪者表示,推行俱樂部股權多元化改革,會給中國足球發展帶來新的希望。但也有一些問題亟待解決,比如如何評估和處理歷史債權債務,如何吸引投資人進入,如何保證俱樂部專業化運營並提高決策效率,如何把握國企民企佔股比例等。

  俱樂部大面積退出或解散原因何在?

  2020年和2021年,共有22家職業足球俱樂部退出或解散。如果從1994年中國足球開始職業化改革算起,則有近百家俱樂部退出或解散。出現這種局面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不少俱樂部股權結構單一,俱樂部生死命脈維係在一家企業身上。記者查看了當前16家中超俱樂部的股權結構,多數結構單一,控股股東持股比例偏高。

  具體到原江蘇蘇寧俱樂部等的退出原因,受訪者認為:一是大筆投資沒得到市場認可和回報,而持續性投入又拖累母公司;二是受新冠疫情影響,加上目前俱樂部投資者多以房地産為主業,自身盈利能力減弱。

  股權多元化改革正當其時

  職業俱樂部股權多元化結構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國外聯賽不僅早已有之,而且多採取自上而下的改革,由政府或足協統一制定規則,且帶有一定強制性。如日本J聯賽創立之初俱樂部全部由工業財團讚助,球隊也以工業財團命名,但單一資本使得俱樂部發展陷入困境。此後,日本足協引導地方政府、企業、社區和個人進行多元主體投資,同時要求俱樂部名稱非企業化。J聯賽改革後,增加了穩定性,俱樂部的受關注程度和球迷忠誠度提升,繁榮了職業足球市場。

  一名中國足球權威人士表示,俱樂部股權結構必須多元化,多元化不意味著一定要以國企為主,但多元化可以形成制約,否則原江蘇蘇寧俱樂部退出這種事情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

  多名中超俱樂部高管均認為股權多元化改革非常必要,一是俱樂部的決策、投入和運營會更加理性,新的投資人進來後會對俱樂部提出要求,比如成績目標、管控方式、盈利能力等,會迫使俱樂部管理團隊提高能力和水平;二是有了托底可能,即便一家股東出現問題,也不至于讓俱樂部頃刻間瓦解。

  但是足球股改應當實事求是,追求效果導向,分地域、分階段推行,而不是為改而改,更不應強制股改。

  俱樂部股改意願幾何?

  職業俱樂部股東尤其是大股東願意股改嗎?新華社記者調研發現,多數俱樂部支持股改。

  正在著手推進股改的河南嵩山龍門(原河南建業)俱樂部投資人、建業集團董事長胡葆森説,只要對河南足球有利,對中國足球有利,我們就責無旁貸,全力配合,不計得失。

  上海申花俱樂部董事長吳曉暉表示,申花俱樂部實際控制人綠地集團從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就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申花擁護股權多元化改革,也願意先行先試。上海海港俱樂部(原上港俱樂部)同樣也對股改持歡迎態度。

  北京國安俱樂部雖然也有意願,但在俱樂部名稱非企業化改革中,出于保住北京球迷強烈要求的“國安”名稱的需要,完成了由兩家股東變成單一股東的變革,實屬不得已而為之。中赫集團董事長周金輝表示,在完成對中信持有國安股權的收購後,將積極推進股權多元化改革。

  俱樂部現有投資者有股改意願是好事,但另一方面只有俱樂部自身具有“造血”能力、成為優質資産,才會吸引新的投資者主動進入。但目前俱樂部的“造血”能力仍有待提升,既需要中國足協和擬成立的中國職業足球俱樂部聯合會(職業聯盟)統籌規劃,也需要俱樂部自身改革挖潛,更需要政府部門和社會各界的扶持。

  七大問題待解

  在俱樂部股權多元化改革中,尚有七大問題有待妥善解決。

  ——政府扮演什麼角色?

  廣東省體育局局長王禹平表示,如果國企入股俱樂部,還是要有政府的介入和推進。

  政府應當扮演何種角色,或許可以從國外聯賽中得到借鑒。

  韓國K聯賽大部分俱樂部是由所在地政府主導和管理的市民球隊,如大邱FC、城南FC等,俱樂部最大股東是市體育會(相當于我國的體育局),球隊法人通常由所在城市市長兼任,球隊運轉資金來自市議會的體育預算支出。

  日本J聯賽俱樂部下屬公司股東中出現的“自治體”或具體的縣市町等都是當地政府。比如,福岡黃蜂俱樂部的官網頭部就有“福岡市”,福岡市政府在俱樂部下屬公司佔一定股份。浦和紅鑽有45個股東(43家企業和2家政府部門)。這種政府直接參股足球俱樂部的模式或許能給我們帶來一些借鑒。

  ——國企投資俱樂部該不該鼓勵?

  國企在投資方面有很多規定,投資足球俱樂部涉及一定風險,比如投資賠錢,算不算國有資産流失?

  記者調研時還發現,一家入股中超俱樂部的國企曾在年度審計時被質疑“未聚焦主業”。

  某中超俱樂部高管認為,國企投資當前不賺錢的俱樂部,肯定需要得到相關主管部門的批準乃至推動。

  不過,目前位列中超的山東泰山(原山東魯能)、上海海港(原上海上港)等俱樂部的股東均屬國企,國企在穩定、推進職業聯賽過程中做出過很大貢獻。不少受訪者認為,國企相對社會責任感強、運營穩定,更多國企參與俱樂部股權多元化改革,對職業聯賽的穩定發展是有好處的。

  ——如何保證俱樂部運營專業性?

  俱樂部股權多元化改革後,因為股東多了,難免有“人多嘴雜”之嫌,俱樂部運營能否保持專業性成為現實問題。

  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説,俱樂部的職業化管理一定要健全,要以一家股東為主,可以是民企,也可以是國企。重大決策可以通過董事會進行,政府可參與到俱樂部監事會中去。監事會不像董事會那樣做重大決策,但可以行使否決權,履行監管責任。

  一家北方中超俱樂部建議,俱樂部決策應該以法人治理結構為基礎、以俱樂部利益最大化為目標。國企一旦進入這個行業,也要尊重足球規律、尊重市場規律、尊重球迷和文化。

  ——俱樂部債權債務等歷史遺留問題如何解決?

  有些俱樂部因為出現多次投資人變更,存在歷史債權債務甚至官司等問題,或將成為股改的障礙。

  河南嵩山龍門也有歷史債務,胡葆森的解決方式是歷史債務由他承擔。

  ——如何進行資産評估?

  進行股權多元化改革的第一步就是對俱樂部資産進行評估。

  廣東省體育局局長王禹平説,俱樂部值多少錢,不是投資人説了算,要有一套科學的評估體係。

  這個評估不像經營項目評估,沒有一個通行準則和標準。中國足球權威人士認為,原投資人説俱樂部資産升值了,那評估就很難做,新股東是不會承擔“升值”部分的,建議以俱樂部初始投資資金作為入股基礎。

  ——國企、民企佔比多少?

  記者調研發現,各俱樂部對國企、民企股權佔比意見不一。

  有民企表示,可以讓渡股份,但不願放棄控股權,因為一則俱樂部本身成本控制得不錯,二則如果以國內聯賽為競猜對象的足球彩票能開放,將是重大利好,因此不願放棄控股地位。

  也有人建議,在股改初期,國企應當控股,起到俱樂部壓艙石作用,民企是有益補充。

  多數受訪者表示,只要俱樂部運營的專業性能得到保證,國企民企股權佔比無須做硬性規定。

  ——場館入股是否可行?

  “足改方案”中稱,“鼓勵俱樂部所在地政府以足球場館等資源投資入股”。

  場館入股究竟是否可行,同樣有不同聲音。

  某南方中超俱樂部高管表示,建議足球場館、訓練基地等設施的擁有者也能參股俱樂部,這些設施對俱樂部生存發展太重要了;如能入股俱樂部,讓球員、工作人員有家的歸屬感,才會有長遠發展的決心和信心。

  也有人認為,讓場館入股的前提是場館運營盈利,如果不能,只會成為俱樂部的負擔。

  股改的三種模式

  大連市副市長張志宏説,搞足球要有情懷。此外,股權多元化改革要跟中國足球的係統性改革結合起來。

  幾位中國足球界的專家介紹了股改的三種模式,一是引入多家股東;二是股權多元化+會員制模式;三是足球基金會模式。

  在第二種模式中,會員不做重大決策,但有知情權。基金會模式中,不用每家企業每年都投入很多,而且基金會還可以從事足球産業發展,自身也有運作收益。

  對于球迷入股或會員制,由于國內尚無成功先例,對如何推行這一制度尚存不同看法。

  一家中超俱樂部認為,未來可以搭建一個個人持股平臺(投資公司),以公司名義入股。也有觀點認為,球迷出資能力相對有限,現階段還是成為球迷會成員相對現實,未來條件成熟後可以考慮球迷入股。

  不過,球迷入股或會員制在國際上並不鮮見,巴塞羅那俱樂部就是有144000名會員的非營利性俱樂部,至于球迷會成員則更多。按2021年每名會員185歐元會費計算,一年會費總收入近2700萬歐元,會員在選舉主席等事項上有表決權。

  河南嵩山龍門俱樂部股改案例剖析

  在記者採訪的職業俱樂部裏,河南嵩山龍門俱樂部在股權多元化改革中已先行一步。

  原河南建業俱樂部由建業集團絕對控股。按照股改方案,改名後的河南嵩山龍門俱樂部由鄭州市國企鄭州發展投資集團、洛陽市國企洛陽旅遊發展集團和建業集團各佔40%、30%和30%的股份。

  股權交割完成後,擬由鄭發集團向俱樂部委派2名董事,洛陽旅發集團派1名董事,建業集團委派1名董事,行業主管部門委派1名董事。這樣,俱樂部將由民企控股變為國企控股。

  洛陽旅發副總經理丁波説,流程優化將是下一步要做的,還考慮有序拓展1-2家戰略合作方,來自相對盈利能力比較強的行業。

  鄭發集團副總經理張曉説,為組建新俱樂部,鄭發集團成立了一個全資子公司——鄭州航海體育發展有限公司,計劃把航海體育場這個資産裝到公司裏,進行市場化運作,以解決俱樂部“造血”問題。

  河南嵩山龍門俱樂部股份有限公司8月初宣布成立“河南建業體育産業股份有限公司”。該公司作為建業集團下轄業務單元,承擔原俱樂部既有債務並開展經營范圍內的相關業務活動。

  河南嵩山龍門俱樂部的股權多元化改革從頂層設計方面無疑是比較理想化的,但也有受訪者認為,鄭州、洛陽“雙主場制”以及兩地國企加俱樂部創始民企的股權結構是否會造成決策、運營掣肘,尚待觀察。(參與記者:張悅姍、董意行、蔡擁軍、張逸飛、劉金輝、陳地、岳冉冉、王浩明、汪涌、朱翃、張澤偉、王恒志、吳書光、姚友明、郭強)

責任編輯:王夢 陳雨昂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790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