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吳靜鈺:探索未知,就是一種幸福

新華網
2021-07-26 15:54

 

  新華社東京7月26日(記者盧羽晨、朱翃、周暢)平靜,釋然。34歲的兩屆奧運冠軍吳靜鈺説,她已經跟“小鈺”這個稱呼告別了——同樣告別的,還有她熱愛並堅持至今的奧運夢想。

7月24日,吳靜鈺(左)與博格丹諾維奇在比賽中。新華社記者 徐子鑒 攝

  在東京奧運會上,她開創了世界跆拳道歷史先河,成為首位連續參加四屆奧運會的女運動員。盡管沒能站上領獎臺,但是她説,能夠有機會探索一條前無古人之路,就已經很幸福了。

  敗給歲月,坦蕩無悔

  2008年北京奧運會,21歲的吳靜鈺一戰成名,在祖國贏得自己的首枚奧運金牌。2012年倫敦奧運會,25歲的吳靜鈺在決賽中戰勝三屆世錦賽冠軍、西班牙名將布裏吉特,成功衛冕。

資料圖:2016年8月17日,裏約奧運會中,教練安慰失利的吳靜鈺(右)。新華社記者 韓瑜慶 攝

  裏約奧運會,原本賽前渴望三連冠的她,在比賽期間的午間休息時,突然大汗淋漓、身體脫水,導致情緒出現了強烈波動,而遺憾無緣四強。當時在賽後的混合採訪區,依舊渾身大汗的吳靜鈺失聲掩淚而過。

  她與教練管健民約定好了:等生完孩子,再次出徵。2017年的夏天,吳靜鈺順利産女,升級為媽媽。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為她的女兒取了個英文名為Gloria,寓意為“榮耀、光環”。

7月24日, 中國選手吳靜鈺(右)與難民隊選手迪娜在比賽中。新華社記者 王毓國 攝

  這次徵戰東京,在兩位同級別的隊友確定無緣奧運的情況下,吳靜鈺關鍵時刻再次扛起大旗,在最後一場積分賽上,為中國隊拿到了一張寶貴的女子49公斤級入場券。只可惜,在奧運賽場上,她的身體始終跟不上意識——很多機會,明明看到了,偏偏抓不到分。但這一次,她沒有哭。

  “這一屆,我不後悔。我已經嘗試了我能想到的所有辦法,但還是沒有一點辦法。”

  “輸給了年齡也好、輸給了時間也好,我覺得這都沒有問題,盡力了就好。”

  探索未知,且痛且行

  東京奧運會,吳靜鈺創造了一個歷史:她成為世界跆拳道史上,首位連續參加四屆奧運會的女運動員。

  然而創造歷史之路,往往荊棘密布。

  “這一屆我就是個探索嘛,因為這條路沒有人走過。”吳靜鈺説,“當你努力去做一件事情,如果你得不到滿意的成績,那你一定會學到很多東西。無論得失,這些都是我的財富。”

7月24日,中國選手吳靜鈺(右)與西班牙選手阿德裏安娜在比賽中。新華社記者 王毓國 攝

  在20多年前開始跆拳道生涯後,她就很少有空回家。復出備戰東京,孕産造成的骨骼肌肉松懈、剖宮産恢復困難、嚴重睡眠不足、降體重容易免疫力下降、高負荷訓練量、東京奧運會延期一年……前所未有的困難如層巒疊嶂,很現實地擺在她的面前。

  “更多的是無奈吧。其實這種感覺在備戰時,一直都有。”吳靜鈺説。

  疫情伊始,她的父親突發心梗暈倒在家,而她正在遙遠的日本集訓。除了靠愛人侯琨忙前忙後,她什麼也做不了;疫情期間,她和隊伍因封閉訓練,無法照顧女兒。女兒哭著想媽媽,她只能視頻通個話,然後狠心挂斷電話……

  很多時候,吳靜鈺練著練著,莫名其妙就情緒崩潰了。

  更多時候,吳靜鈺哭著哭著,平復心緒就繼續開練了。

  “這不是我的犧牲。這是我的夢想。當然值得。”吳靜鈺説。

  所以,即使現在宣布退役,她也會很坦然、很自豪地説:競技跆拳道這條路,我走得很明白了。

  美好未來,靜鈺來了

  現在,她只想好好休息,去兌現一些許下很久的諾言:陪父母去西藏旅遊,陪孩子和小夥伴們去吃一頓美食,陪中國跆拳道隊慢慢成長。

7月24日,中國選手吳靜鈺(中)在賽後離場。新華社記者 王毓國 攝

  “我想去陪我父母,我想去陪我的孩子,我想在我的工作崗位上去慢慢地開始。”吳靜鈺説,“特別是在經歷疫情,包括現在世界范圍內疫情還沒有結束,國內河南也有水災,這一切讓我們更加深刻地懂得生命的可貴。”

  抱著一顆感恩的心,去面對未來的生活、工作,她相信自己的未來會很幸福。

  現在的吳靜鈺,除了運動員身份,還身兼中國跆拳道協會副主席一職。她也希望,能夠將自己20多年運動員生涯所獲得的寶貴經驗,都回報給熱愛的事業。

  “接下來我可能會作為一線隊伍的後勤保障人員,服務一線隊伍,讓中國跆拳道隊保持它的活力和強大。”

  編輯:王恒志、吳博文、高萌、李國棟(實習)

  新華社東京奧運會報道團出品

責任編輯:馮粒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259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