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奧運故事|“因為奧運會,世界更美好”——採訪12屆奧運會的資深記者分享感悟

新華網
2021-07-16 15:40
她認為東京奧運會是特殊的,對媒體來講具有挑戰性,因為活動受到很大限制。

  新華社堪培拉7月16日電(記者白旭、岳東興)奧運會所蘊含的奧林匹克精神以及文化體育交流,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這是即將採訪生涯第12屆奧運會的澳大利亞資深記者特蕾西·霍爾姆斯的感受。

  即將前往東京報道奧運的霍爾姆斯是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知名主播,曾在悉尼奧組委擔任媒體官員。她第一次報道奧運會是1992年在巴塞羅那。

  “每一屆奧運會因各自文化背景而都如此不同。”她近日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説,“如果用獎杯來代表每一屆我報道過的奧運會,我會把它們全都並列在一個架子上。”

  其中,她認為東京奧運會是特殊的,對媒體來講具有挑戰性,因為活動受到很大限制。

  7月9日,兩名火炬手進行東京奧運會聖火交接儀式。新華社記者 華義 攝

  她回憶説,有一些奧運會在歷史上由于一些特殊原因而被銘記。“我想(因疫情)推遲到2021年舉辦的東京奧運會也會被放到這個‘特殊’之列。”

  澳大利亞此次派出該國奧運參賽史上規模第二的代表團,並宣布不設獎牌目標。霍爾姆斯認為,這個決定是正確的,除了讓運動員減壓,還能讓人們把關注點放在其他方面,比如參與者是如何克服困難出現在奧運賽場的。

  她認為,有兩個因素,讓本屆奧運會運動員表現難以預料。首先是疫情影響,一年來不少國際賽事取消,無法看到運動員的真實排名,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不一定就能拿金牌。

  現場氛圍是另一個因素。在觀眾很少甚至空場情況下,一些習慣于有觀眾加油的運動員可能難以激發出最佳狀態,而在觀眾注視下會緊張的運動員反而會更舒服。

  盡管有不確定因素,霍爾姆斯預計,澳大利亞應該會在獎牌榜前十基礎上,有望升至第七左右的位置。其中被寄予厚望的項目是遊泳。“遊泳一直是承載很多希望的項目,這次我們的一些選手在正確的時間達到了很好的狀態。”

  其他有望奪牌的項目包括曲棍球、籃球以及女子足球等。“人們一直對她們(女足)抱有很大的期望,盡管在國際上還沒有過太好的成績。”

  此次她將同澳廣播公司三名同事一起報道奧運。回憶報道生涯,她介紹自己曾作為其他媒體成員參與過奧運報道,比如2008年曾在一家中國媒體報道北京奧運會。

  “北京奧運會簡直不可思議。全世界的目光聚焦那裏,開幕式非常精彩,”她説。

  資料圖:2008年8月8日,第29屆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在國家體育場隆重舉行。新華社記者 徐家軍 攝

  霍爾姆斯曾在中國工作生活多年。“我在中國認識了很多朋友,和他們在一起時我覺得很自在,覺得自己是他們中的一員。我們分享過很多稿子、很多頓飯、很多歡笑。那(中國)在我心中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

  因為體育報道,她説自己是一個“世界公民”,特別是奧運會,給了她了解世界的機會。

  採訪中,她講了一個故事,關于她採訪過的一位名叫菲利普·科爾斯的老人。科爾斯曾在1960年羅馬奧運會參加過皮劃艇項目,1964年去過東京奧運會。他今年要去東京故地重遊,屆時他將90歲。

  “他説,奧運會在他的記憶中一直如此清晰,生命中沒有任何其他經歷可以取代。”霍爾姆斯感慨地説。

  盡管外界對奧運會存在一些負面聲音,但霍爾姆斯稱,只有參與和經歷過的人,才會了解到它的魅力。

  “世界因奧運而相聚在一起,這是其他什麼都無法復制的。”她説。

  東京之後,霍爾姆斯計劃的下一次奧運報道之旅將是北京冬奧會。

  她説,東京奧運推遲,可能給北京冬奧舉辦帶來一些挑戰,因為緩衝時間少了。不過,東京奧運應對新冠疫情的措施,也帶來一些可借鑒的經驗。

  霍爾姆斯批評了一些西方政客對冬奧會的言論。

  “如果我們回頭去看遭遇抵制的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和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最終受傷害的是運動員,因為他們被剝奪了參賽機會,這樣的機會可能一生只有一次。”她説。

  “事實上,當運動員們從世界各地聚到一起,本身就是在幫助彼此增進理解,幫助人們創造一個更加美好的世界。”

  編輯:樹文、黃緒國、高萌、秦樂(實習)

責任編輯:王劍冰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662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