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奧委會主席山下泰裕:“開幕式上聖火點燃的時候,我或許會流淚”

新華網
2021-07-13 17:02
全世界可能沒有任何人比山下泰裕能夠理解抵制奧運會帶來的傷痛。

  新華社東京7月13日電專訪:“開幕式上聖火點燃的時候,我或許會流淚”--訪日本奧委會主席山下泰裕

  新華社記者楊汀 王子江

  東京奧運會如何才能稱得上成功?奧運會還面臨什麼問題?如何看待柔道和中日交流?日本運動員如何備戰北京冬奧會?日本奧委會主席山下泰裕日前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詳細回答了這些全世界關心的問題。

  山下泰裕被稱為歷史上最偉大的柔道運動員,他永遠保持著謙遜和藹的風度,從10歲練習柔道,徵戰數百場,他説最終的感悟就是兩個字:“尊重”。他的回答、他的傾聽,他的每個動作中,你都可以發現這兩個字。盡管同時兼任奧組委副主席,但他與其他東京奧組委官員都不一樣,言談中少了客套,多了誠懇。

  採訪是在他位于日本奧委會大廈13樓的辦公室進行的,從他辦公桌旁邊窗子俯瞰下去,就是奧運會的主體育場,23日晚上8點,推遲一年的奧運會就在此開幕。

  奧運會成功的定義

  盡管距奧運會開幕只有10天時間,他最擔心的依然是疫情。

  “東京地區新冠疫情還沒有好轉,這讓我時時刻刻都挂心。要成功舉辦這屆奧運會,必須確保安心安全。現在各代表團運動員陸續來到日本,確保運動員不出現感染,是我現在最關心的問題。”

  他説,現在東京第四次進入緊急狀態,如何應對新冠仍是最困難的。不過,在延期的一年裏,世界各地舉行了各種大賽,均未出現嚴重的集團感染。現在海外選手80%、日本奧委會的工作人員100%接種了疫苗,海外媒體人員都接種了疫苗。只要接種了疫苗,並且按照防疫指南規定的去做,參會人員的安全就應該沒有問題。

  山下泰裕從不諱言奧運會沒有觀眾的可能,早在年初他就有過這樣的表示。“我曾經想過可能會沒有觀眾,但沒有想過東京奧運會因為疫情而取消。”

  記者問奧運聖火在奧林匹克體育場點燃時,他可能的心情,山下説:“選手們也經歷了很多困難,我想點燃聖火的時候,我和他們一樣都會感慨萬千,或許也會流淚吧。對于選手來説,參加奧運的機會通常只有一次,即使有參加兩三次的選手,他們的巔峰也只可能是一次奧運會,作為選手,肯定希望無論如何也要召開的。作為曾經的選手,這種心情我也非常明白。”

  “世界很多地方人們的生活也都仍然受到限制,現在處在艱難痛苦之中,在這種意義上,也希望奧運會上運動員的表現能夠給人們帶來勇氣,希望和動力。”

  他説,奧運會是否成功,衡量的標準有幾項:首先選手們平安地在東京相聚,已經是成功的一部分;其次,不僅奧運會本身要安全地舉辦,還要保證舉辦奧運的東京和其他各地的疫情不擴大,並且選手們回去也被發現沒有感染,這才是真正地成功舉辦了這次奧運。

  “我希望那時再好好享受成功的喜悅。”

  中國的思想在柔道中明顯存在

  64歲的山下泰裕在運動員時代曾取得過203場連勝、對外國選手整個生涯未嘗敗績。但這位賽場上的硬漢,對柔道有著柔性的見解。

  他説:“我們説柔道是‘荊棘之道’,是通過修行來掌握很多東西,然後不僅運用在道場上,也運用在其他方面,這是我們非常重視的。簡單説,不是快就好,強就好。”

  他還對記者説,自己小時候非常淘氣,是個問題兒童,父母希望他在道場上學到的東西也能影響到其他方面。在柔道賽場上能夠得到冠軍的只是極少數人,但如果能把在柔道中學到的東西用在其他方面,就會成為人生的贏家。

  “我認為這就是‘道’。比如在道場上講究要禮貌地打招呼,互相尊重對方等等,即使是處于下風的時候,也要控制自己的情緒,這些在平時的生活中也是一樣。遵守規定,在比賽和練習中與對方合力、借力、尊重他人、有自己的目標、被摔了也能站起來,如果能很好地運用這些,也許就能在自己的人生中獲得成功。”

  他還説,中國傳統思想的影響在柔道中明顯存在,因為各種文化從中國傳入日本,日本很多領域受到很大影響。“柔道是作為人成長、成為更好的人的方法而誕生的。”

  山下泰裕最推崇的人是柔道創始人嘉納治五郎,也正是嘉納治五郎,上世紀初在東京為中國留學生創辦弘文書院,數千名中國留學生先後在此就讀。山下泰裕本人也為中日友好做了大量工作,包括幫助青島和南京創辦柔道館。

  “其實我是到了中國才聽説嘉納先生與中國留學生的淵源的。那時我就想,我現在做的事情,嘉納先生一定會很高興。”他説,“我覺得我的目標與嘉納先生一樣。其實(在中國)建立柔道館時,雙方關係並不好,日本國內也有意見認為,為什麼要支持中國柔道發展。但是日中是歷史上有非常深厚淵源的鄰國,國與國之間有利害關係,雙邊關係會有順利的時候也會有不順利的時候,我們一般市民要通過各種民間交流來促進國家關係。持續這種交流對雙方而言都是只有益處,沒有害處。這一點,我可以自信地對任何人説。”

  “作為日本奧委會主席,我希望不僅僅局限于柔道,而是要通過各種體育項目和各國加深交流。拿日本和中國來比喻的話,日本如果希望中國理解日本的話,那麼就要努力去理解中國。所以要致力于和各國的交流,這不就是體育應該發揮的作用嗎?”

  日本運動員不僅要參加北京冬奧會,還會有好的發揮

  全世界可能沒有任何人比山下泰裕能夠理解抵制奧運會帶來的傷痛。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他只能在看臺上看著其他的選手為金牌努力,自己卻因為本國的抵制無法參賽。他今年初就曾經説:“我以為一切都已經過去了,但潛意識裏仍然難以釋懷,會不時地重回腦海。”

  對于西方少數國家以所謂的政治借口抵制北京冬奧會的叫囂,山下泰裕説:“日本是不會抵制的,雖然有些國家政府官員有各種言論,但據我所知,沒有一個國家(地區)的奧委會讚同這些言論。”

  “我認為人類要超越不同,相互理解,要把這種精神傳給世界上更多的人,不僅在體育界,還要在學術、文化等方方面面的層次上交流並增進相互理解。”

  對于日本奧委會備戰北京冬奧會的問題,他説:“日本運動員不僅僅只是參加喲,日本的選手會有很棒的發揮的。日本的運動員無論夏季還是冬季的項目都非常強,非常厲害的。我本人2008年奧運時也曾經訪問北京,也非常期待明年2月訪問北京。我覺得日本選手會取得優異的成績。”

責任編輯:王劍冰 刁文靜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650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