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盤2020,疫情影響下體育産業的苦辣酸甜——體育産業係列調研之一

新華網
2021-06-18 10:33
疫情重塑了體育産業的形態,也成為很多變革與發展的催化劑。

  新華社北京6月18日電題:復盤2020,疫情影響下體育産業的苦辣酸甜

  ——體育産業係列調研之一

  新華社記者

  過去的2020年,對于許多體育産業的從業者來説是難忘而苦澀的,突如其來的疫情對這一原本處于蓬勃發展軌道上的産業是一次重大打擊。疫情重塑了體育産業的形態,也成為很多變革與發展的催化劑。

  江蘇省體育局對省內399家體育産業企業做過一次抽樣調查,其中體育用品制造企業平均停業1個半月,全省122場計劃賽事中有79場取消,賽事運營企業平均停業3個月以上。九成以上賽事服務類企業出現不同程度的收入下滑,體育場館平均停業在3個月,85%的場館收入下滑,健身和培訓業停業時間更長,有的甚至達到了5個月,平均在3.5個月以上。整體看來,疫情對江蘇體育産業的企業影響比較大。

  南京體育學院體育教育與人文學院副院長王凱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對于體育産業的影響是分類化、階段化的。具體來説,前期對于整個産業是全面性的影響,然後在一兩個月之後出現分化,體育傳媒業因為前期國際賽事照常舉行,因此受到的衝擊並不算大,但到後來因為國際賽事的接連推遲或取消,造成了“賽事荒”;賽事、健身、休閒、各類俱樂部等業態,從一開始就受到影響,持續的時間也最長;體育用品制造業在一開始受到影響,但隨著復工復産的有序推進,實現了迅速復蘇,某些體育用品企業的業務還實現了爆發式增長。

  浙江大學教育學院教授鄭芳也表示:“打擊是有的,最大的打擊是在服務業上面。從體育用品制造業來看,尤其是有跟國外有外貿服務的企業,基本上沒什麼影響,反而是越做越好,業務是向上反彈的。”

  以遊艇制造和銷售作為主攻方向的浙江華鷹集團,在疫情期間的業務進度受到了一定的影響,但由于復工復産的有序推進,影響相對有限,而且由于世界疫情形勢的變化,訂單量還出現了大幅度的增加。

  華鷹集團副總裁金音説:“從銷售額來看,2020年相對于2019年增長了近30%,今年預計比去年還要增長30%。”

  江蘇省體育産業指導中心主任孫金榮介紹,2020年江蘇體育用品制造業的整體情況不錯,由于疫情期間群眾和國外對健身的需求增加,國外的訂單有利好,國內的小型健身器材出現了逆勢增長。“康力源2020年營業收入5.97億元,同比增長60%,南通鐵人2020年出口額3250萬美元,出口比重在2019年是31%,2020年上升到44%,其他的企業都有不同程度增長,特別是家用跑步機、健身車、彈力繩、瑜伽墊等等,銷售非常火爆,企業都在加班加點生産。”孫金榮説。

  相比較而言,以賽事和培訓為主要依托的大型場館運營則面臨了更大的挑戰。江蘇省五臺山體育中心主任顧雷鋒用“悲慘”這個詞來形容疫情嚴峻階段的經營情況,在那段時期,健身休閒、大型活動、體育培訓陷入全面停滯,人員不能聚集,造成閉館。一面是收入斷崖式下跌,一面還要給數百名幹部職工發工資,顧雷鋒的肩膀扛上了巨大的壓力。

  在嚴峻的形勢下,顧雷鋒動員了一切可以動員的力量,打了一場“自保戰”。隨著疫情逐步得到控制,五臺山的經營也終于開始有了起色,從2020年的6月到12月,五臺山體育中心每個月的營銷數據都高于2019年同期數據,實現了“月月超”。總體上看,2020年全年五臺山體育中心完成營收9090萬元,相當于2019年80%多。

  回顧這一年,顧雷鋒感覺疫情是一場洗禮,嚴峻的挑戰對于隊伍也是一次錘煉,大家的經營能力和經營理念都得到了提升。“去年的經營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做到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得益彰。”顧雷鋒説。

  坐落于浙江杭州宏優體育主打青少年體育培訓業務。公司總裁周佳琦介紹,在疫情形勢比較嚴峻的那段時期,因為業務停滯,公司3個月虧了300萬,但疫情帶來的並不都是壞消息,因為通過這段時期,大家對自身健康的重視程度又往上邁了一個臺階,因此在業務恢復正常以後,學員們上課的熱情很快就恢復了起來。

  周佳琦對于公司的發展相當有底氣。“疫情對我們這個行業,對于健康,對于體育教育來説,其實反而是一個推動,像這種理念性的東西,需要的是時間的沉淀和積累,客戶的意識才會慢慢增強。疫情來了以後,無論是新客戶還是老客戶,對于體育的意識都往前推進了,我們對此感覺還是比較明顯的。”周佳琦説。

  在疫情期間,多地有關部門都出臺了對于體育産業的扶持政策,上海出臺了《關于全力支持本市體育企業抗疫情穩發展的通知》,通過減免租金、金融扶持等12項措施促進本市體育企業復工復産。江蘇圍繞體育産業供需兩端出臺十五條政策措施,幫助企業渡過難關。

  “體育産業政策落地的最後一公裏是我們的工作重點。我們要建立一批聯係點,一對一進行溝通,發揚店小二精神,無事不擾,有事必應,更加透明化、公開化地讓體育産業企業知道政策。”孫金榮説。(執筆記者:林德韌,參與記者:王恒志、朱翃、夏亮、周暢)

責任編輯:王劍冰 孫晨堯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574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