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職業聯賽需要建立健康、可持續的發展機制

新華網
2021-05-19 12:57
蘇寧退出聯賽帶來的震動很大,中國職業足球聯賽亟需建立健康、可持續的發展機制。

  新華社北京5月19日電 題:職業聯賽需要建立健康、可持續的發展機制——專訪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之一

  新華社記者許基仁、公兵、肖世堯

  足球發展,聯賽為本。近年來,中國職業足球聯賽受“金元足球”影響,産生大量“泡沫”。高額支出和微薄收入,使得大量俱樂部難以為繼,近兩年就有22家俱樂部退出或解散。今年2月28日,中超衛冕冠軍江蘇蘇寧宣布停止運營,更是引起軒然大波,也引發中國足球“凜冬已至”的感慨。

  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日前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表示,蘇寧退出聯賽帶來的震動很大,中國職業足球聯賽亟需建立健康、可持續的發展機制。

  俱樂部股權多元化

  “如果一個投資人、一家俱樂部,因為經營不善,可以隨意進出職業聯賽,對整個聯賽衝擊會很大。這背後就是怎麼來建立一個健康、可持續的發展機制。中國足協要思考俱樂部頻繁退出背後的原因是什麼,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法在哪裏?必須要解決。你不解決,蘇寧的事情今年不發生,明年可能也會發生。”陳戌源表示,中國足協正在積極制定相關方案。

  在2015年頒布的《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以下簡稱“《足改方案》”)中,明確提出要“優化俱樂部股權結構。實行政府、企業、個人多元投資……努力打造百年俱樂部”。陳戌源認為,這是維持俱樂部穩定發展的良方,能夠有效降低母公司經營風險對俱樂部的影響。

  “現在中超、中甲、中乙58家俱樂部,大多數股權單一。單一股東有好處,也有弊端。”陳戌源解釋説,“單一股東為什麼會出問題?説到底我們很多職業俱樂部還沒有建立起完善的法人治理結構。”

  陳戌源表示,通過股權多元化,可以推動俱樂部完善法人治理結構,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因為你有多元股東,要建立公司化、市場化的法人治理結構,(設立)監事會、董事會,進行重大決策,這是非常重要的。股權多元化也是希望有更多股東參與進來,在俱樂部運行當中,就會有更多社會資源和更多企業主體力量,共同來推進整個俱樂部的發展。”

  陳戌源期待,各種社會經濟主體,無論是國企還是民企,包括個人,都能夠參與到俱樂部股權多元化中來。“足球有市場屬性,當然也有社會公益屬性。投資俱樂部也是一種社會責任的體現。我在上港時為什麼投足球?也是感到這座城市支持了上港的發展,上港在發展中取得了一些經營業績,也有責任反哺城市。因為城市需要有一個好的體育品牌和足球發展氛圍。”

  歐洲足壇有不少俱樂部採取會員制發展模式,陳戌源表示中國足協也會進行借鑒,並結合中國的實際,給個人投資、個人會員留一些通道。“中國現在沒有會員制。我們應該培養俱樂部長久、忠誠的球迷,然後探索出一個包含個人投資、個人會員的法人治理結構,讓他們的意願也能夠反映到俱樂部決策層面上來。”

  3到5年實現俱樂部財務平衡

  陳戌源坦言,想要實現股權多元化,必須解決股東投資意願問題。“你不能每年光有投入沒有回報,只有做到(財務)平衡,或者將來有盈利了,才會吸引更多投資人參與進來。”

  “一定要用3到5年實現俱樂部財務平衡。”陳戌源説。

  2020年底,中國足協頒布了新的限薪、限投政策,中超俱樂部每年支出不能超過6億元,國內球員年薪不能超過稅前500萬元。據統計,2018賽季,中超俱樂部的平均支出超過11億元,但平均收入不足7億元。節流,是中國足協為推動俱樂部財務平衡邁出的重要一步。

  “有一批大牌球員,可能會因為限薪離開,包括國內一些球員會受到限薪影響,對聯賽或多或少有影響,這個要承認。前四輪(中超)比賽,有些比賽我相信很多人是不滿意的。應該承認和過往兩年比較,(聯賽)總體水平至少沒提高。但是我覺得這是個過程。這個泡沫你今天不捅破它,明天捅破它的代價會更大。今天捅破它,受了一些陣痛,但是我相信這個過程不會很漫長。盡管總體上(聯賽)水平沒有提高,也沒有出現大幅度下降。我覺得我們的聯賽會健康成長起來。”陳戌源説。

  節流是明確的,開源也要做文章。《足改方案》中提出要“積極研究推進發行以中國足球職業聯賽為競猜對象的足球彩票”。陳戌源表示,從2015年開始各有關部門就對此做了很多研究,並制定了初步方案,目前還有一些細節仍需完善。

  “一個是發行彩票過程中怎麼來最大限度防止職業聯賽出現醜聞,進行風險管控。不要因為聯賽出現一些問題而影響整個彩票的發行。第二個是,以職業聯賽為競猜對象的彩票,足球的方方面面應該成為主要受益者之一。取之于足球彩票,用之于足球發展,這樣是比較健康的。”陳戌源説,“我希望能盡快發行出來。這對中國足球將是一個非常好的利好消息。”

  名稱非企業化是打造百年俱樂部的基礎

  2020年底,中國足協公布《關于各級職業聯賽實行俱樂部名稱非企業化變更的通知》。2021賽季,各家職業俱樂部均實現名稱非企業化。這一政策受到一定爭議,有人認為這是發展的必由之路,有人則説推出時機不合適,也有人表示母公司因此失去廣告效應,成為壓垮俱樂部的“最後一根稻草”。

  雖然爭議不斷,但陳戌源堅信,這是為中國足球打造百年俱樂部所必須經歷的陣痛。“把投資人僅有的冠名權利給拿掉了,投資人覺得不太能理解。但是放到整個足球發展大局上去理解,放到下一步加快推進俱樂部股權多元化角度去理解,我覺得推進名稱非企業化是完全應該的。”陳戌源説,“股權多元化之後,可以避免俱樂部因為投資人、股東的變動而産生重大的變化,對穩定發展是有益的。”

  陳戌源表示,俱樂部名稱非企業化在《足改方案》中已經提出,中國足協近年來也一直在推動這項工作。前幾年已經跟俱樂部做過很多溝通,也徵求過很多意見。“一個城市的足球發展,咱們一直講百年俱樂部,那必須是非企業化的,是一個城市的符號,是足球的符號,否則怎麼叫百年俱樂部?有人覺得現在整個足球産業發展不太好,投資環境不太好,我們臨門一腳踢得比較急。我覺得我們沒有理由説這項工作(已經)推進了6年,(還要)再等6年。”

  “我不認為這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陳戌源説。(參與記者:張悅姍、董意行、郭強、陳地)

責任編輯:王劍冰 孫晨堯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464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