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敗訴,本土品牌穿“洋馬甲”之風已到“窮途末路”?

新華網
2020-12-31 09:25
專家認為,國産品牌走“傍洋品牌”的“歪路”已走到盡頭,尊重知識産權,掌握核心技術,依靠質量和服務打響中國品牌才是正道。

  新華社上海12月30日電 題:接連敗訴,本土品牌穿“洋馬甲”之風已到“窮途末路”?

  新華社記者蘭天鳴

  籃球明星邁克爾·喬丹訴喬丹體育股份有限公司姓名權糾紛案30日塵埃落定。上海二中院判決喬丹體育公司停止使用其企業名稱中的“喬丹”商號以及向喬丹本人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人民幣30萬元等……

  近期,一批涉嫌攀附國外品牌和商標的國內企業接連嘗到了敗訴滋味。專家認為,國産品牌走“傍洋品牌”的“歪路”已走到盡頭,尊重知識産權,掌握核心技術,依靠質量和服務打響中國品牌才是正道。

  “穿洋馬甲”國産品牌接連敗訴

  30日,邁克爾·喬丹發表聲明表示,該判決維護了自己的姓名權,並制止了喬丹體育的侵權行為:“中國消費者有權了解喬丹體育及其産品與我本人完全無關。沒有什麼事情比保護你自己的姓名不被濫用更重要的了。”

  近期,一批“穿洋馬甲”的國産品牌接連敗訴。今年4月,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對“New Balance”品牌授權方新百倫貿易(中國)有限公司訴“NEW·BARLUN”品牌擁有方紐巴倫(中國)有限公司的不正當競爭案做出一審判決:紐巴倫公司除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公開聲明消除影響外,還需賠償經濟損失1000萬元及維權合理開支80萬元。

  全國審判業務專家、上海知識産權法院專職審委會委員陳惠珍認為,過去一些品牌在初創時期,通過“傍洋品牌”“一傍成名”,走的是“魚目混珠”、誤導消費者認知、節省營銷成本的捷徑,傍的是國外知名品牌深耕多年的口碑和美譽度,“但這條路已然越來越不好走”。

  她認為,當前在知産侵權案件審判中,法院不僅大幅提高判賠金額和維權合理支出的賠償金額,對于惡意侵權、重復侵權的,還會適用懲罰性賠償。程序上,財産保全、行為保全等制度越來越完善,也更有利于權利人充分維權。

  “這既體現了我國保護知識産權動真格、求實效的決心,也彰顯了法律和社會維護權利人合法權益的價值取向。”她説。

  “借牌打牌”面臨窮途末路

  國産品牌“傍洋品牌”現象由來已久,但其代價越來越高。喬丹體育多年來侵權官司纏身,耗時費力,企業美譽度受到影響,還影響了其上市的計劃和進度。

  2013年,阿迪達斯將阿迪王告上法庭,認為“阿迪王”侵犯了阿迪達斯的注冊商標專用權,構成了不正當競爭。最終,“阿迪王”中文商標和三角標標識被無償轉讓給阿迪達斯。

  如今,消費者對“傍大款”的國産品牌也未必買賬。21歲的上海市民孫小姐告訴記者:“大家到網上查查就知道是不是‘假洋鬼子’了,與其搞成‘半土不洋’,還不如飛躍、回力等老牌子或設計師品牌更讓年輕人喜歡。”

  “隨著國際交往日益密切,中國知産保護力度日益加強,公司獲取侵權信息的手段也在增多,‘傍洋品牌’面臨著更大的法律和商譽風險。”上海交通大學文創學院副院長薛可認為,“傍洋品牌發展得越大,‘風險炸彈’就埋得越深,‘炸’的時候負面影響也越廣。”

  上海市律協知産委主任劉峰認為,“借牌打牌”現在面臨窮途末路,“近期國外品牌在國內的知産侵權訴訟中頻頻勝訴,給國外知名品牌維權注入了‘強心劑’”。

  他表示,維權對于被侵權者是雙贏:打擊侵權的同時提高了曝光率和知名度,更獲得了巨額賠償,這都鼓勵和刺激著被侵權者拿起法律武器維權。

  中國品牌需迎“成人禮”

  當前,不少國産運動品牌通過自強發展,已經“長大成人”。

  據財報顯示,打“國潮”牌的李寧公司2019年收入達138.70億元人民幣,較2018年上升32.0%,毛利上升34.7%至68.05億元。

  世界知名運動品牌斐樂2009年與安踏牽手成功。2019年安踏體育收益為339.27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40.8%,經營溢利達86.94億元。其中斐樂品牌收益達147.7億元,實現經營溢利40.22億元。

  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産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趙佔領認為,一些通過走“傍洋品牌”道路成長起來的企業,在知識産權保護日趨完善的當下,應當積極謀求轉型,在創品牌上狠下功夫。

  “在品牌中彰顯文化自信、産品自信、營銷自信,在品牌研發、設計、生産中形成自己獨特的氣派和風格,才能真正生産出具有高附加值的産品。”薛可説。

  “有的敗訴企業已有完備的工業生産線,具備了較強的工業生産能力和管理水平,比一些重起爐灶的企業有更好的條件。關鍵是要轉變思路,下定決心才有可能領先一步。”劉峰説。

  薛可建議,相關企業可採取“移花接木”和“借船出海”兩條路,將早期獲得的經驗、資源等積累,循序漸進地嫁接到新創品牌中,“一方面可以通過創造子品牌,打造新品牌;另一方面可充分運用資本運作,收購國外知名品牌,採取借船出海的方式,最終實現品牌的升級轉型”。

  “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知識産權”,劉峰認為,當前中國已有一批擁有自主知識産權的産品走向世界。國産品牌也要及早注重自身商標的知識産權保護,對他地可能發生的侵權行為要主動監控和檢索,制定全方位的保護策略。

責任編輯:李旭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7321126930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