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繭成蝶 北京冰球做對了什麼?

新華網
2020-12-16 18:32
功虧一簣,是北京男子冰球歷史的主旋律,從20世紀50年代末期的全錦賽連續4次亞軍,到2018年、2019年兩獲季軍,北京男冰總是差一口氣。

  新華社北京12月16日電 題:破繭成蝶 北京冰球做對了什麼?

  新華社記者王浩宇、王鏡宇

  功虧一簣,是北京男子冰球歷史的主旋律,從20世紀50年代末期的全錦賽連續4次亞軍,到2018年、2019年兩獲季軍,北京男冰總是差一口氣。

  直到13日晚的2020全錦賽決賽,北京體育職業學院隊捧回了北京冰球史上首個全國冠軍,實現了突破。奪冠之路上,北京體育職業學院隊連克齊齊哈爾和哈爾濱兩大傳統豪強,打破了東北“雙雄”對這項賽事冠軍的壟斷。

  這次改寫歷史的奪冠,主教練王國成總結為“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小組賽階段,合練不到一個月的北京體育職業學院隊曾被哈爾濱隊7:1打爆,因此半決賽對陣此前從未贏過的齊齊哈爾時,北京並不被看好。然而最終5:1的結果,不僅讓行內人大跌眼鏡,也讓北京隊有了決賽和哈爾濱一掰手腕的底氣。決賽中兩隊在常規時間2:2戰平進入點球大戰,北京隊18歲的門將葛思雄如有神助,歷史就此被改寫。

  奪冠或許是北京的意外之喜,但為了爭冠,北京冰球這些年做了不少功課,這正是王國成所説的“情理之中”

  “競技體育,有必然性和偶然性。這次能夠戰勝齊齊哈爾隊,跟對方球隊換血、部分老隊員退役和教練組更替有一定關係。從另一方面,北京的球隊在全國錦標賽上的戰績提升,也有其必然因素。北京對冰球的投入力度比較大。除了三大球之外,冰球也作為北京的城市名片、冬季的一個主要項目在推動發展。近幾年北京冰球的進步還是能夠看到一些效果,包括在二青會的男子甲組、乙組比賽也取得了好成績。”北京市冬季運動管理中心主任王寧説。

  據王寧介紹,北京冰球的後備人才目前已傲視群雄,在北京市冰球協會注冊的運動員已有5000多人,大約是除了北京之外其他地方注冊運動員的總和。北京市冰球協會每年舉辦的青少年聯賽有800多場,參與青少年聯賽的人數有2000多人。

  2016年北京市冰球運動協會重新組建北京男子冰球專業隊,其中一項關鍵舉措,就是將隊員送到北美歷練,王寧説:“這麼做是為了提高運動員水平、增強他們的比賽強度和身體對抗能力,盡快縮小在這方面與歐美強手的差距,現在看來這一步是正確的。”

  一位資深業內人士也認為,北京在培養後備力量上,走了一步好棋。“ 能看出來,在後備人才的培養上,其實北京已經不輸給東北。特別是這些走出去到北美留學的孩子,他們在比賽中臨場的發揮能夠顯示出他們的這個特點和優勢。”

  在目前這支北京體育職業學院隊中,有英如鏑這樣的“海歸”球員,也有侯宇陽、王剛這樣新近涌現的本土新秀,職業比賽的經驗是他們水平提升的一個關鍵因素。

  這位資深人士説:“我個人覺得這次北京隊奪冠,核心的原因是職業化對專業化的勝利。從整體來講,北京這個‘北體職’有7個球員參加過職業聯賽,這個數量和哈爾濱是差不多的,所以大家在這個心理、技戰術的成熟度上是沒有差距的。反觀齊齊哈爾呢,這個人數少很多,勉強能算是三個人有職業比賽的經驗,所以從技戰術水平臨場發揮這些都看出來一定的這個差距,所以齊齊哈爾大比分輸給北京隊是有客觀原因的。”

  在精英培養模式外,北京市青少年俱樂部聯賽和市中小學生校際聯賽在推廣普及的過程中也造就了一些希望之星。比如葛思雄,他是北京市第二十中學的高三學生,決賽中他表現得並不怯場,和哈爾濱的國家隊門將夏盛戎相比並不遜色,尤其是常規比賽時間最後時刻犯規送點,隨後將功補過撲出對方點球,抗壓能力令人印象深刻。

  在這次奪冠的“北體職”隊員中,左天佑、黃鵬、張嘉祺、張鵬飛、張澤森等均出生于哈爾濱,最早是由張遠的浩泰希望隊培養出來的。這些入選過國家集訓隊的球員大多在“北體職”隊的一組和二組擔當重任,為球隊奪冠發揮了關鍵作用。

  在多軌培養模式並行之下,蟄伏多年的北京隊一舉奪冠,成為中國冰球的新勢力,這對中國冰球的整體發展是件好事。客觀而言,目前國內水平較高的球員數量有限,他們的排列組合很可能左右爭冠形勢的走向。從整體上看,中國冰球的競技實力仍然較低,而哈爾濱、齊齊哈爾依舊是中國冰球人才培養的重鎮。北京冰球的崛起,特別是青訓球員數量的增加,包括小年齡段的這個競爭水平在國內領先,毋庸置疑。不過,中國冰球的長久健康發展,還需要建立成熟、有序的競賽體係和人才流動體係,適時推出高水平的聯賽,為青少年球員的成長和涌現創造公平、健康的環境。

責任編輯:李旭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7321126869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