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傷、死亡與希望……艱難的2020,他們如此度過

中國新聞網
2020-11-22 07:13
北京時間20日,NBA金州勇士隊官方宣布,在去年夏天的NBA總決賽中遭遇十字韌帶撕裂的克萊-湯普森,在接近回到賽場的時候,又遭遇了跟腱撕裂。

  北京時間20日,NBA金州勇士隊官方宣布,在去年夏天的NBA總決賽中遭遇十字韌帶撕裂的克萊-湯普森,在接近回到賽場的時候,又遭遇了跟腱撕裂。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上賽季的NBA一度停擺,最終集中空場比賽才完成了整個賽季。而下個賽季的NBA比賽,將在北京時間12月23日揭幕。不少勇士球迷期望著,“水花兄弟”能夠復出,帶領勇士重現曾經的輝煌。

  距離湯普森在去年6月中旬第一次受傷,已經過去了一年零五個月。那一次的十字韌帶撕裂,對于職業球員已經是近乎毀滅性的傷病,誰也沒有想到,這樣的痛苦,他要再遭遇一次。

  湯普森這次受傷,並不是在強度很高的正式比賽中,而是一次簡單的有球訓練。但在訓練中,“砰”的一聲,是肉體撕裂的聲音。湯普森在球館角落裏坐了一會兒,沮喪地冰敷了傷處,但離開的時候,他已經無法自己走出球館了。

  左膝十字韌帶撕裂,賽季報銷。在經過復健、接近復出的時候,右腳跟腱撕裂,很可能再次賽季報銷。理性地説,那個抬手就能用三分“殺人”的湯普森,可能再也回不到曾經的狀態了。

  再次受傷之後,湯普森本人還並未就此發聲。相比于聯盟其他巨星,他並不是非常熱衷于社交媒體的人,推特主頁甚至可以用“長草”來形容。除了為品牌宣傳之外,倒數第二條是紀念已逝的“黑豹”扮演者博斯曼。

  今年8月,博斯曼的突然逝世震驚了國外的文體界,湯普森也不例外。當時他説:2020年,可太難了。兩個多月之後,他再一次親身體會到了2020的艱難。

  在去世之前,博斯曼已經被癌症折磨了很久,但鮮有人知。哪怕去世之前幾個月,被人拍到暴瘦,很多影迷也只是認為他在為新角色做準備。在那些獨自面對病痛的日子裏,他有多難熬呢?

  沒人知道,但人們看到了他去兒童醫院看望生重病的孩子,特地跑到亞特蘭大滿足一個得了腦癌的小男孩的心願。今年4月,他捐出了價值420萬美元的醫療物資,資助美國黑人社區醫院的醫生抵抗新冠疫情。

  在博斯曼去世後,人們感嘆人生無常,也讚美患病後他敬業的態度和投身慈善的姿態。

  2020年,對于很多人來説都是艱難的一年,在體育界,同樣陰雲滿布。年初桃田賢鬥遭遇車禍,面部多處撕裂;易建聯跟腱斷裂,要長時間遠離賽場。而因為直升機意外,科比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沒有給人一點點做心理準備的時間。

  就像歌裏唱的那樣,是等太陽升起,還是意外先來臨。

  不過,同樣在2020年,也有人歷盡艱難回到了賽場。東京當地時間8月29日,池江璃花子時隔近600天重返泳池比賽。在東京都特別遊泳大賽50米自由泳比賽中,她以26.32秒的成績獲得小組第1。

  賽後,看見成績的她難以抑制情緒,在場邊痛哭。

  其實對于常在世界大賽摘金奪銀的池江來説,這樣的成績並不算突出,但對于一個曾罹患白血病的女孩來説,能夠重回賽場便是巨大的勝利。

  2019年2月,當時只有18歲的池江璃花子在個人社交媒體宣布,自己被診斷出白血病,將中斷比賽接受治療。

  和疾病的對抗要比池江想象中更殘酷。由于服用抗癌藥物,池江經常感到惡心和疼痛,她受不了一點點噪音,不想看電視,也不想吃東西。

  “最累的時候我想死,還不如死了好。”她説。

  好在,一如她在賽場的表現,池江“遊”得比病魔更快。

  其實,艱難又何止只在2020。每一刻,這個世界上可能都會有人遭遇不幸。作為旁觀者,當然沒有立場去勸慰説那只是生命長河中的一點小浪花,畢竟在浪花上顛簸的人,他的痛苦一定是刻骨銘心的。

  但我們看到,在命運裏那些不幸的衝擊下,總有人能保持著挺拔的姿態,即使最終沒能逆天改命,他們無愧于自己的人生。

  從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在新聞裏面,人們已經習慣聽到病痛和死亡。無數人的生活被疫情影響,而更加艱難。這樣的現實我們靠一己之力很難改變,能夠改變的唯有自己的態度。

  堅強、冷靜、不服輸,這當然不容易。但假如你從今天開始如此嘗試,或許會發現,這比自己想象中要簡單那麼一點點。而如果不去嘗試,就永遠發現不了這一點點。

  祝福像湯普森一樣的人們,能夠早日擺脫困境。(王昊)

責任編輯:張樵蘇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5701126770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