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難,後路更難——專訪廣東男籃主帥杜鋒

新華網
2020-08-17 17:02
“很多人都忘了我們還是一支處于新老交替的球隊,”杜鋒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説。

  新華社北京8月17日電 題:前路難,後路更難

  ——專訪廣東男籃主帥杜鋒

  新華社記者王浩宇 李博聞

  廣東男籃十冠封王,主帥杜鋒和隊員們一路走來面對的最難纏的對手,就是四個字——“理所應當”。

  “很多人都忘了我們還是一支處于新老交替的球隊,”杜鋒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説,“大家就看到廣東一直在贏球,應該贏球,其實很多東西外界看不到,只有我們自己體會得到。”

  史無前例的常規賽29連勝、復賽後全勝、場均凈勝對手26.6分……數據層面的成績越好,球隊的壓力就越大。常規賽結束後的廣東,已被視為冠軍的不二人選,即便差點被北京擋在總決賽門外,外界還是一邊倒地認為廣東將輕取遼寧成就“十冠王”。

  然而,競技體育中從沒有“理所應當”,就像廣東在總決賽第二戰中經歷的一樣。“我們第一場大比分贏了遼寧後,第二場領先20多分的時候,大家可能已經在想放假的事情了,把比賽想得簡單了,整個的防守的強度也好,進攻的強度也好,都達不到贏球需要的一個狀態。大家始終感覺到怎麼打都無所謂,好像這個比賽就應該拿下了。”

  領先22分被逆轉,作為主帥賽後在更衣室發火容易,難的是如何給隊員解壓。杜鋒説:“比賽之後,我就是在訓練或生活當中主要跟大家聊一些非比賽,輕松的話題,然後摻雜一些比賽的東西,其實就是讓大家不要有這麼多壓力。我覺得作為這個球隊來説,高鋒線也好、人員輪轉也好,和對手比這些優勢我們還是有的。我希望大家能有自信心去把接下來比賽完成。”

  “年輕隊員真的沒有想到這種壓力,沒想到比賽會這麼焦灼,會讓自己都幾乎在一個崩潰的一個邊緣,在這個過程,我給年輕隊員開導和去減壓,從最終的結果看還是不錯的。”杜鋒説。

  “十冠王”來之不易,已在CBA頂峰的廣東,想再攀高峰更是難上加難。“我們是2015年後第一支衛冕成功的球隊,有人就説開啟新王朝什麼的,但其實我們現在是老的老、小的小,缺乏中生代的球員,尤其是內線薄弱,能打的都是老將。”

  易建聯的重傷,更是讓廣東對未來幾個賽季的規劃蒙上了一層陰影。就在奪冠的第二天晚上,廣東隊官方確認易建聯的傷勢為跟腱斷裂,熟悉籃球的人都知道,這種傷病會對球員的職業生涯影響很大。

  杜鋒認為,易建聯的受傷,就是因為他太拼,太有責任心。“訓練當中也好,生活當中也好,阿聯會所有的都投入一個百分百的狀態,打青島的比賽當中其實我們已經領先20多分了,他還是非常投入,然後每一個球都去拼,去扣籃,然後大腿肌肉就拉傷了。後來他就在一邊打一邊在恢復的過程當中,因為傷沒完全好,肯定會有兩腿肌肉發力不均等問題,可能就會導致疲勞和壓力,最後造成受傷。”

  “如果打北京第三場阿聯沒有帶傷上陣,比賽可能就是另一個結果了。阿聯復出對所有的球員就是心理上的一個最大的支持。不管他得多少分,或者是他去做什麼,他站在那裏就是給球隊最大的能量,希望他能早日康復歸隊。”杜鋒説。

  半決賽首戰,阿聯缺席廣東大逆轉北京,總決賽第三場末節,廣東在易建聯傷退後頂住了遼寧隊的反撲。這是否説明廣東隊,尤其是隊裏的年輕人,已經學會在老大哥不在的時候贏得比賽?

  杜鋒覺得下此結論過早,他説:“年輕隊員成長起來和承擔起來,我覺得非常非常難,不是説一場比賽或者是一個係列賽就可以讓他們有這樣一個進步,真的需要多幾次這種經歷才可能讓年輕球員有一個特別好的心態。”

  胡明軒、徐傑、王薪凱、杜潤旺,廣東的年輕人本賽季的成長有目共睹,杜鋒認為比賽之外,疫情期間的休賽期讓年輕人也得到了鍛煉和提高。

  “我當時跟所有的年輕隊員説,不管復賽與否,我們通過這段時間要把自身的不足的短板提升和彌補,所以當時我們的訓練量非常大。就是希望這段時間可以讓大家真正能靜下心來,每個人都能進步和提升,別浪費了時間。”

  “國內成功控制新冠疫情之後,CBA是第一個重啟的大型體育聯賽,讓我們的付出有了用武之地。感謝祖國,感謝像鐘南山院士這樣的抗疫英雄們,讓我們能夠健康安全地比賽。”杜鋒説。

責任編輯:張樵蘇 吉戎昊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377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