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上市公司2019年報觀察①:32家公司營收1766億元,現金流正在回暖、商譽有待出清

新華網
2020-06-30 18:41
通過大數據分析和科學計算,新華體育獨家發布《體育上市公司發展力排行榜》。

  新華網北京7月1日電(記者 丁峰)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令原本印滿賽事的2020體育日歷陷入停滯,也暫時抑制了日常體育用品消費。對于體育上市公司而言,相較當下遇到的種種經營困境,2019年可謂是幸福的回憶。

  在這一年裏,有些公司繼續疾攀高峰,有些公司在谷底徘徊;在這一年裏,有些公司開拓進取,收獲頗豐,有些公司投機取巧,終究竹籃打水;在這一年裏,有些公司波瀾不驚,安安穩穩待來年。

  過去的2019年,作為體育産業翹楚的中國體育上市公司究竟發生了些什麼?新華體育匯集梳理了A股、港股、美股以及在新三板挂牌的英雄互娛、恒大淘寶,一共32家公司的2019年財報。通過大數據分析和科學計算,新華體育獨家發布《體育上市公司發展力排行榜》,分別從營收、凈利潤、現金流凈額、研發投入、研發強度、凈資産收益率和市值排行等維度,勾勒行業和公司背後的發展“畫像”。 

  “百億俱樂部”豪取六成營收,凈利潤“一覽眾山小”

  2019年,在內外部經濟環境復雜多變,經濟結構深度調整的背景下,體育上市公司專注主業,業績整體穩中有增,32家上市、挂牌公司共實現營業收入1765.75億元,同比增長12.71%;實現凈利潤137.35億元,略有下滑0.69%;若統計剔除恒大淘寶和萬達體育,30家公司實現凈利潤177.94億元,同比增長11%。

  而同期,滬市主板公司實現營收增長9%,凈利潤增長9%;深市公司實現營收增長10.2%,凈利潤增長3.4%。

  在32家體育公司裏,有21家公司實現營收正增長,佔比65.63%;15家公司實現營收和凈利潤的雙增長。

  就體量而言,安踏體育、滔博、申洲國際、李寧、波司登等5家公司進入“百億俱樂部”,共計營收1163.43億元,營收佔比為65.89%,實現凈利潤154.44億元,凈利潤佔比為112.44%,明顯呈現“強者恒強”的馬太效應。

  其中,安踏體育(339.28億元)、滔博(336.9億元)、申洲國際(226.65億元)穩坐體育上市公司營收榜三強位置,李寧(138.7億元)、波司登(121.9億元)緊隨其後,特步國際、萬達體育、華米科技、西王食品、361度位列營收榜前十。

  就凈利潤排名來看,2-3名排序略有變化。安踏體育(53.44億元)繼續位居體育上市公司凈利潤榜首;申洲國際憑借50.95億元的凈利潤大幅甩開滔博,位列第二;滔博(23.03億元)則退居第三;李寧(14.99億元)和波司登(12.03億元)分別位列第四和第五;非凡中國2019年營業收入只有5.7億元,營收排名靠後,主業雖不振,但通過出售李寧公司股票而獲利8億元,最終以7.6億元的凈利潤飆升至第六;特步國際、華米科技、361度、比音勒芬分別位列七至十位。

  值得一提的是,“百億俱樂部”成員均在港股上市。如果將他們的營業收入和凈利潤放在A股比較,也是妥妥的優質藍籌。

  位列榜首的安踏體育,在滬深3700家公司裏營收和凈利潤兩項關鍵指標分別能排到第243和99名,與食品賽道龍頭企業海天味業、創新藥龍頭恒瑞醫藥不分伯仲。

  安踏孵化十年的FILA品牌在2019年貢獻營收147.7億元,同比增長73.9%,安踏主品牌營收為174.49億元,同比增長21.8%;兩者之間差距愈來愈小,FILA已經成為安踏體育的新增長引擎。

  運動鞋服企業優勢難撼,後來者勢頭正盛

  從産業結構來看,14家運動鞋服類企業仍是體育上市公司的主力軍,共計實現營收1396億元,營收佔比79.08%,實現凈利潤167.57億元,盈利佔比122%。

  安踏體育、申洲國際、滔博和李寧、波司登等五家運動鞋服類企業佔據體育上市公司多個榜單前五,這也充分説明國內運動鞋服行業壁壘加深且不斷強化,差異化競爭格局下當前高景氣度有望維持。

  特步國際、361度、比音勒芬和健盛集團保持營收與凈利潤雙增長。361度、比音勒芬和健盛集團凈利潤增速分別達到42.39%、39.13%、32.39%,超過行業龍頭安踏體育的30.25%。

  以戶外鞋服起家的探路者在2019年轉讓了易遊天下和綠野國旅的股權,放棄旅行服務業務“聚焦主業”,營收雖然負增長,但凈利潤達到1.13億元;主營業務為戶外用品和鞋服的牧高笛,營收和凈利潤雙雙負增長,但維持住盈利正值;只有三夫戶外和貴人鳥出現營收與凈利潤雙降並虧損,貴人鳥2019年巨虧10.18億元,因為連續三年虧損而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

  相較安踏體育等上市已久的傳統運動鞋服企業,春風動力和華米科技這兩家分別在2017年和2018年新鮮上市的“後來者”,業績增長突出。

  春風動力主營業務為動力運動裝備,全地形車和運動摩托車,去年營收增長27.4%,達32.4億元,凈利潤同比增長50.57%,為1.81億元。

  近幾年來,智能可穿戴與體育産業高度融合,消費者對于智能運動手表的購買熱情愈發高漲。在美國紐交所上市的華米科技通過自研芯片和生産智能運動手表,2019年創造營收58億元,同比增長58.12%,凈利潤5.75億元,增幅達69.15%。

  兩家自行車上市公司上海鳳凰和信隆健康,攜手從共享單車泡沫中走了出來。伴隨興起的國人騎行熱,上海鳳凰2019年營收和凈利潤分別為9.75億元、0.27億元,增速為28.02%、33.39%;信隆健康2019年營收為19.67億元,增長30.87%,凈利潤0.42億元,同比增長283.87%。

  商譽仍在減值,風險有待出清

  在2018年,體育上市公司中出現巨額虧損的情況,多數是因為有大量計提商譽減值,探路者甚至因此2017年度、2018年度連續兩年業績虧損。

  到了2019年,這種情況仍在延續。

  計提最大的當屬萬達體育,産生了2.5億歐元(約20億元人民幣)的商譽減值,主要來自2015年以總價約9億美元收購的世界鐵人集團。這直接導致了萬達體育凈利潤由盈轉虧,全年巨虧2.7億歐元(約21.2億元)。

  其次是西王食品,2016年耗資7.3億美元收購了加拿大運動保健品公司Kerr100%的股份,但因為去年運動營養板塊境外部分業績未及預期,營收減少2.02%,為57.27億元,于是商譽計提15億元。2018年西王食品凈利潤4.69億元,2019年則因為商譽資産減值,凈利潤大幅下滑-260.52%,虧損達7.52億元。

  貴人鳥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對控股子公司名鞋庫計提了0.76億元的商譽;三夫戶外2019年度財報凈利潤為負,稱主要受存貨跌價準備及計提商譽減值準備等影響。

  特步國際則在2019年財報中首次確認了商譽。這源于去年公司宣布啟動多品牌戰略:與美國Wolverine公司成立合資公司,在大中華區經營Saucony(索康尼)和Merrell(邁樂)品牌;同年8月,又完成了對瑞士運動品牌K-Swiss(蓋世威)和法國運動品牌Palladium(帕拉丁)的收購。也因此,特步國際的商譽增至8.3億元。

  而剛剛再次更名的當代文體,過去數年多次收並購,賬面上躺著33億元滾滾商譽“天雷”,卻硬扛著不願大幅計提。上交所6月10日發函質疑:新愛體育虧損6.64億元,漢為體育虧損6054.84萬元,為什麼不做資産減值?

  幾項關鍵數據可以解釋當代文體不願推動減持:業績出現雙降,營收17.82億元,同比減少33.21%,凈利潤1.05億元,同比減少40.96%;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凈虧損5.09億元,公司報告期主要依靠非經常損益盈利;截至6月12日,大股東們有共計2.32億股被質押。

  這表明,一些玩資本遊戲的體育公司,其高估值難以繼續維持,市場仍在為前幾年體育産業的“資本熱”買單。風險有待持續出清。

  雖然商譽減值會在短期內影響公司利潤,但當減值過後,才能反映公司真實價值。

  現金流整體回暖,但“亞健康”群體趨向固化

  公司的存在是要實現盈利,然而盈利又不僅僅是利潤表中披露的凈利潤,而是實實在在能夠在經營中産生現金流。

  新華體育統計,32家體育上市公司2019年經營現金流凈額合計為269.68億元,2018年為196.4億元,同比增長37.31%,經營現金流整體回暖。

  從規模上來看,安踏體育、滔博、申洲國際和李寧等四家上市公司經營現金流凈額超過30億元,屬于第一陣營。

  如果經營性凈現金流大于凈利潤,甚至超過凈利潤的增長速度,通常是競爭力強的體現,表明公司可以通過佔用上下遊的現金來進行經營。

  結合凈利潤增速來看,安踏體育、滔博、申洲國際、李寧、361度、春風動力、比音勒芬、信隆健康等8家上市公司,經營性現金流和凈利潤同步保持較高增長趨勢,説明公司主營業務發展良好,所披露的凈利潤質量可靠,屬于優質增長型。

  特步國際、星輝娛樂、健盛集團、金陵體育、上海鳳凰、探路者等6家公司凈利潤和經營現金流保持同步增長,屬于穩健增長型。

  營收端和凈利潤端表現出色的華米科技,卻在經營現金流上有失水準,2019年同比下滑-39.51%,減少了2.8億元,説明公司可能採取了比較激進的銷售賒銷行為,而這種情況通常匹配的是應收賬款或存貨大幅度的增長:2019年華米科技應收賬款增長220.64%,達1.89億元,存貨增長84.43%,為8.94億元。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波司登身上:2019年經營現金流12.33億元,同比減少18.29%。財報顯示,截至今年3月31日,波司登存貨為27.3億元,同比增長41.2%。其中,制成品存貨為22.6億元,同比增長約61.4%。此外,波司登存貨周轉天數上升至155天,較上年的129天增加28天。

  同時,2019體育上市公司現金流排行榜顯示,恒大淘寶、貴人鳥、中體産業、萊茵體育、智美體育和三夫戶外等6家公司現金流凈額為負值。反映相關公司處于“亞健康”狀態,自身造血能力出現了問題。

  恒大淘寶頭頂馬雲和許家印光環,國內資本市場名副其實的“足球第一股”,但2019年現金流凈額為-22.2億元,同比繼續下滑40.21%。雖然公司2019年門票和廣告業務帶動營收增長29.85%,達到7.83億元,但球員薪酬及轉會費用居高不下,使得凈利潤虧損-19.43億元,也累及現金流表現不佳。

  而在2020年上半年,包括中超球隊天津天海在內的14支職業聯賽球隊宣布解散退出足壇,拉響了“金元足球”的警報。

  受“遞國旗”和“拽停選手”等事件影響,智美體育付出了傷筋動骨的代價,失去了一手打造的“奔跑中國”馬拉松運營權,2019年營收銳減65.09%,現金流則驟減157.8%,為-0.56億元。

  2019年3月,高繼勝家族將萊茵體育控股權轉讓給成都體投集團後,公司戰略聚焦似乎全無,最直觀的反映就是營收跌幅高達八成,靠著最後時刻甩賣資産才扭虧為盈,而經營現金流從2018年的4.64億元重挫119%,為-0.88億元。

  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經濟的衝擊仍在持續。對于體育上市公司而言,穩定充沛的現金流直接關乎到公司生存和戰略目標的實現。經營虧損不一定會讓公司倒下,但現金流斷裂卻會導致業績優秀的企業轟然崩坍。擁有健康的現金流,才能為公司的持續發展提供不竭動力。

  制圖:崔書浩、王劍冰

責任編輯:吉戎昊 李旭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6081126178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