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亞運會吉祥物設計者:“江南憶”創作的過程就像“十月懷胎”

新華網
2020-04-05 13:09
由“琮琮”“蓮蓮”“宸宸”組成的“江南憶”3日成為杭州亞運會吉祥物,代表這座數千年來以美聞名的城市在2022年向全世界發出盛情邀約。

  新華社杭州4月5日電 杭州亞運會吉祥物設計者:“江南憶”創作的過程就像“十月懷胎”

  新華社記者夏亮

  由“琮琮”“蓮蓮”“宸宸”組成的“江南憶”3日成為杭州亞運會吉祥物,代表這座數千年來以美聞名的城市在2022年向全世界發出盛情邀約。

  作為杭州亞運會吉祥物的共同設計者,張文和楊毅弘都來自中國美術學院。四季的西湖變換著顏色,古樸的拱宸橋上印刻著時光,還有訴説著5000年文明的良渚古城遺址……杭州美好的樣子,張文和楊毅弘都一一見過。在杭城的14年,他們從求學的少年成長為教書育人的老師;從甜蜜的戀人變為相濡以沫的夫妻,他們將自己的故事寫滿了杭州的大街小巷,將自己的人生和杭州緊緊相連在一起,而杭州亞運會吉祥物的誕生則傾注了他們對杭州所有的感情。

  “愉悅、快樂是我們對于杭州這座城市的整體印象,于是我們就一直以這種基調去思索杭州給我們留下的美好印象。”在亞運會吉祥物徵集啟動後,夫妻倆便躍躍欲試,希望能發揮自己的專長為杭州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去西湖邊散步,享受杭州四季的變幻;走過拱宸橋,見證千年歷史的傳承;去良渚博物院,感受中華文明的源遠流長。平日裏生活的畫面開始在夫妻倆腦海裏浮現,代表杭州印象的三個基本形象因此也有了雛形。

  在夫妻倆設計的初稿中,三個吉祥物的形象分別起名為“江江”“南南”和“憶憶”,連接成的“江南憶”勾起所有人對杭州的遐想——“江南憶,最憶是杭州”。張文説,醞釀、創作的過程和女兒阿喜出生的過程很相似。夫妻倆反復琢磨女兒阿喜的動作和表情,將這些作為靈感,轉化到吉祥物的表情、動態中去。“為人父母,讓我們重新有機會去梳理自己與小孩的關係,特別有意思。”楊毅弘説。

  在此後的幾個月裏,“江南憶”這組吉祥物經歷了一輪一輪的大修改和小修改。“修改對我們來説,真是一個‘痛並快樂著’的過程。”張文説,在專家團隊的指導下,夫妻倆不但要完成教學工作,還需要照顧不到3歲的女兒。

  “我們當時的日常是剛修改完設計方案,就趕去托兒班接阿喜,仔細核對好打印稿件後,再帶著孩子衝去亞組委對接修改細節。”張文説:“感覺就像接了大寶寶放學,又要送三個小寶寶去上學。時間雖然很緊湊,但是過程充滿了趣味和歡樂。”

  前後修改了五十多次後,夫妻倆終于迎來了“正確的那一下”:“打印出來時,感覺一下子就對了,所有的色彩拉回到清麗、雅致、婉約那種符合杭州特點的色彩特徵。”有著厚重歷史感的“琮琮”用舒展的臂膀展示著杭州海納百川的氣度和胸懷;“蓮蓮”像溫潤、靦腆的小寶貝,跑向眾人給予擁抱;“宸宸”奔跑著的狀態,象徵著杭州踏上快速發展新徵程。

  “阿喜是我們家的大寶,現在我們又有了三個‘活蹦亂跳’的小寶寶,我們把它們當成三個小孩來看待,希望它們代表杭州亞運會迎接每一位朋友。”張文説。

責任編輯:李旭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7321125816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