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邊境小鎮克林根塔爾的“跳雪情緣”

新華網
2019-12-16 13:17
在克林根塔爾音樂和冬季運動博物館裏,記者看到了最早拍攝于上世紀20年代“小鎮青年”的跳雪照片。

  新華社德國克林根塔爾12月15日電題:隨筆:邊境小鎮克林根塔爾的“跳雪情緣”

  新華社記者劉旸

  克林根塔爾鎮上一條不起眼的小溪——茨沃塔,從西向東,流著流著就成了邊境河,一邊是德國,一邊是捷克。在邊境公路的路燈上,貼著跳臺滑雪世界杯克林根塔爾站賽事的漫畫。

  賽事期間小鎮住宿緊俏,記者要每天算好時間,搭乘只有一節車廂的火車,從另外一個滑雪小鎮舍內克,穿過森林草地,趕往賽場。如果不慎多坐一站,就到了捷克。

  “跳雪小鎮”所在的德國薩克森州北部與波蘭接壤,南部與捷克相鄰。從福格蘭特競技場觀眾揮舞的旗幟來看,從波蘭驅車而來的觀眾不在少數。常住人口只有八千人的市鎮,卻有著可以容納一萬八千人的跳雪賽場。15日男子個人決賽時,看臺站滿了一大半。

  小鎮居民對跳雪不是好奇圍觀,而是源自血液和骨頭裏的熱愛。

  克林根塔爾有兩張地理名片,一是樂器制造,二是冰雪運動。在市鎮中心廣場宣傳欄裏,這兩項是最主要的內容。這裏匠人輩出,出了不少制作小提琴、手風琴和口琴的“音樂手工業者”。有樂器制造文化做積淀,越來越多的音樂比賽、演奏會和演唱會在這裏舉辦。同時,冰雪運動深入人心,跳臺滑雪、越野滑雪、北歐兩項等項目頗受歡迎。

  將音樂和冰雪結合最好的案例是福格蘭特競技場。HS140大跳臺是小鎮第一地標,以難度大著稱,本賽季第一次承辦女子大跳臺世界杯賽。每年夏季舉辦跳臺滑草世界大獎賽,冬季舉辦跳雪世界杯。北歐兩項世界杯,以及一些洲際和其他級別的冰雪賽事也落戶福格蘭特。沒有比賽時,這裏就成了露天音樂會的完美現場。

  歷時31個月建設,耗資1900萬歐元,福格蘭特競技場在2006年竣工後第一年就接待遊客7.5萬人次。遊客可以搭乘軌道升降車抵達裁判塔、現場解説和直播室以及運動員等候區參觀,現在還可以選擇“飛行艙”項目,逼真地體驗跳雪給人帶來的感官衝擊。

  小鎮不是從一開始就有如此高級別賽道。上世紀30年代,當地有人提出這一設想。1959年,跳臺建好,當時只有89.5米,此後經過十多次擴建,在1985年時達到107.5米,1986年承辦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跳雪世界杯賽。90年代初,該賽道廢棄。

  如今,除福格蘭特大跳臺外,小鎮還有很多為不同年齡段青少年設計的中小跳臺。記者在克林根塔爾政府辦公樓旁就看到一個為兒童設計的微縮版滑草跳臺。

  在小鎮居民看來,跳臺不是冰冷的建築,曾在上面飛越的人和故事組成了小鎮的運動靈魂。在距離德捷邊境線只有幾百米的一棟小樓裏,記者感受到小鎮在田園詩一般平靜的外表下,經歷過令人血脈僨張的沸騰年代。

  在克林根塔爾音樂和冬季運動博物館裏,記者看到了最早拍攝于上世紀20年代“小鎮青年”的跳雪照片。當時還沒有圍在落地滑行區的看臺,人們順著山坡,沿著賽道,站在兩邊欣賞得津津有味。

  小鎮“跳雪青年”裏最出名的是哈裏·格拉斯,1956年科蒂納丹佩佐冬奧會跳雪銅牌得主。格拉斯是地道的克林根塔爾人,當時摘得一枚奧運跳雪獎牌。博物館裏珍藏了他的“飛行照片”、海報和獎牌。

  奧運會奪牌後,他曾在這裏的賽道為大家表演。如今,為了紀念他對德國跳雪做出的突破性貢獻,福格蘭特競技場的吉祥物名字也叫哈裏。

責任編輯:丁峰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6081210397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