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謙説馬

新華網
2019-11-22 11:12
常看德雲社相聲的觀眾對這個名字早已不陌生,用郭德綱的話來説,這裏每一匹馬都“包含于謙老師的骨血”。

  新華社北京11月22日電題:于謙説馬

  新華社記者肖亞卓 樹文

  相聲演員于謙愛馬,這是圈裏早已公開的秘密。

  在北京市郊區的大興禮賢鎮,有一座佔地60余畝的天地精華寵物樂園,常看德雲社相聲的觀眾對這個名字早已不陌生,用郭德綱的話來説,這裏每一匹馬都“包含于謙老師的骨血”。

  老搭檔的評價,並無任何誇張之處。于謙對馬,絕對是真愛。

  “一開始從朋友那裏接觸到了小矮馬,立馬就喜歡上了,當時一下買了17個。”于謙説,“別人問我騎馬不騎,我説不騎。我説我就是喜歡馬,哪有馬我就高興,我最大的樂趣就是看它吃飯吃草。你看它高興,你就高興,看它愜意,我就愜意。”

  在于謙的動物園裏,現在養的矮馬品種叫法拉貝拉,是一種原産于阿根廷的矮馬。這種馬由于身材較小,所以特別適合給兒童學騎馬使用。于是,于謙在他的動物園裏辦起了青少年馬術培訓。

  在此前的一次採訪時,于謙曾描述了他的童年生活——養鳥、喂鴿子、釣魚,喂馬,在廣闊天地中與大自然親密無間。而在他看來,現在城市裏的青少年缺的就是這種與自然接觸的機會。

  “現在孩子需要這種接觸自然,接觸動物的機會,小矮馬就特別適合做兒童教育。更重要的是,在這個過程裏,孩子因為要照顧馬,給馬洗、擦、刷,關心它冷了嗎,餓了嗎,責任感就會慢慢培養出來。”

  于謙説,責任心是很多兒童在他的馬場裏學到的最寶貴的品質。

  但于謙與馬的緣分,卻不僅限于養小矮馬這麼簡單。

  2016年,還是從朋友那裏介紹,于謙開始涉足速度賽馬領域。在一次觀看賽馬比賽時,于謙一眼相中了一匹青色雄馬,當即買下,並取名“大謙世界”。

  不到一個月後的一場賽馬比賽中,“大謙世界”一騎絕塵奪得頭馬。

  “這一下,就入坑了。”

  “入坑”後的于謙想著,自己老一個人玩也沒意思,“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還能一起買馬,共擔風險”。于是,他開始“忽悠”身邊的朋友們一起加入。2017年,“大謙世界明星馬主團”宣告成立,成員包括于謙、馬未都、吳京、劉威等10位馬主。

  “組織起來就開始買馬,一下就買了仨。”

  在這三匹馬中,成績最好的當屬“大謙雄風”,這匹馬的特點是後程爆發力強,總會在最後時刻上演逆襲戲碼。在2018年拿下多項國內比賽的冠軍,並被行業媒體評為“2018年中國最有價值的10匹純血馬”之一。

  馬主團成立沒多久,成員吳京的電影《戰狼2》上映,大夥又商量著要是電影票房過30億,就再買一匹馬以示慶祝。“沒成想這部電影火得一塌糊涂,沒幾天就破了30億。得,于是再買一匹,就有了‘大謙戰狼’。”

  與此同時,“大謙世界明星馬主團”又入夥一位成員,這次入夥的是原黑豹樂隊鍵盤手、主唱欒樹。

  “本來我們説10個人就不再加了,後來看到欒樹,本來也是好朋友,而且人也是馬圈的資深人士(欒樹曾在1997年隨北京隊獲得第八屆全運會馬術場地障礙團體賽的冠軍),這一來能給我們帶來很大的專業力量,于是,我們就破例把欒樹也加了進來。”

  有了新成員,這不得好好慶祝?怎麼慶祝?還是買馬唄,于是有了“大謙十一郎”。在本月初武漢舉行的全國速度賽馬錦標賽上,“十一郎”還一舉拿下3歲馬2000米賽的冠軍。

  買馬買多了之後,愛琢磨的于謙又開始有了自己的想法。

  “越玩越感覺不平衡。速度馬從國外進馬,淘汰率很高。只要花錢,國外好馬有的是。但這就不是在玩馬,玩的是錢,玩馬和玩錢是兩個不同的性質。”

  于是,于謙開始和他的朋友們一起看國産的純血馬,從一開始單純的買馬,開始轉向繁殖並調教自己的年青馬。

  “國外的馬很貴,有很大一部分是調教的費用。但我們進過來後,沒有足夠專業的人和技術去調教馬匹,相當于進口了‘大學生水平’的馬,但是我們只有‘小學生’的調教水平,馬的水平也很快就會下來。然後只能再去國外再買馬,成了惡性循環。”

  正是看到了國內馬術産業的這一痛點,于謙、欒樹等人和業內專家一合計,辦了2019年首屆中國年青馬西塢大獎賽。目的就是通過競賽為中國馬術搭建一個提升年青馬調教水平、降低馬術用馬成本、交流馬匹調教經驗的平臺。

  于謙説,自己最大的優點就是善于找專業的人士學習。“小時候養鳥,我就天天泡在鳥市,跟著全北京排得上號的養鳥人,打聽門道。”

  養馬,于謙也是認真的。一開始只是“玩玩”,卻越“玩”越專業。

  但即便玩到這個份上,于謙依然強調,“冠不冠軍什麼的真不重要,我就是喜歡馬,看他吃草我都能在那看一下午”。

責任編輯:丁峰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6081210364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