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空舞者——秋千上盛開的民族體育之花

新華網
2019-09-12 07:18
屈膝、前蹬、回身,兩人配合十分默契,協調有力的動作,使兩位姑娘看起來宛若在空中漫步。

  新華社鄭州9月11日電 題:低空舞者——秋千上盛開的民族體育之花

  新華社記者翟濯

  像一道長虹,劃破天際。

  在第十一屆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秋千55公斤以上級雙人觸鈴賽場上,來自貴州代表團的成其艷、柳減正奮力蕩繩。屈膝、前蹬、回身,兩人配合十分默契,協調有力的動作,使兩位姑娘看起來宛若在空中漫步。

  蕩秋千還能比出個高低?實際上,民族運動會上的秋千項目競賽方法大有講究。秋千比賽分為高度和觸鈴兩項,成其艷和柳減參加的觸鈴比賽,是在10分鐘時間內,計算觸碰到7.2米高的鈴鐺次數作為成績。

  不同于高度比賽,觸鈴比賽考驗的是運動員們的耐力和意志。最終,憑借4次預擺,88次觸鈴的表現,成其艷和柳減拿到了該項目二等獎。從秋千上下來的柳減直接癱坐在了地上,“嗓子裏直冒火”。柳減因為氣候不適,來到鄭州後就患上了重感冒,不過為了不影響隊友備戰,她一直沒有告訴隊友。

  “如果我的身體狀態再好一點,我們應該可以拿到更好的成績。”比賽結束後,21歲的柳減顯得有些自責。但對這個進行秋千項目訓練僅兩年的彝族姑娘來説,這份成績已足夠讓身邊人為她感到驕傲。

  秋千是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上唯一一個只限女子參加的正式項目比賽。運動會上的秋千項目,遠非我們平時玩樂時那般自在愜意。“難度大、危險係數高、易受傷,這些特點使很多運動員在秋千訓練伊始就選擇了放棄,姑娘們能夠堅持下來實在不容易……”教練拓明福感慨地説。

  和柳減一樣來自貴州代表團的22歲布依族姑娘朱乖巧,卻在踏上秋千板的那一刻,就被這個古老而有趣的項目吸引了。“你看我們比賽的第一印象是什麼?我們蕩起秋千來像不像遊樂園裏的海盜船?我們是‘海盜船’上的低空舞者!”

  當然,想把秋千蕩出“花”來,僅憑一時的興趣是遠遠不夠的。作為貴州民族大學的在讀學生,柳減和朱乖巧等人只能一邊處理課業壓力,一邊利用課余時間進行訓練。

  備戰本屆運動會期間,柳減在一次訓練中因為手滑,直接從秋千上摔了下來,腳後跟裂了一個大口子。今年4月,朱乖巧因為訓練量太大,身體很不舒服,不過她選擇了咬牙堅持。“你看看這些掉了皮、磨出繭的手心,這還是小姑娘的手嗎?”每次姑娘們比賽完,拓明福都格外心疼。

  在之前進行的55公斤級秋千雙人觸鈴比賽中,朱乖巧和隊友的秋千繩不慎扭在一起,引發一片驚呼。兩人經過不斷調整,堅持完成了比賽,收獲了全場觀眾和各族運動員的掌聲。“其實是我的失誤,下來時覺得挺丟人的,沒想到大家都在為我鼓掌。”朱乖巧摸著頭,吐了個舌頭,顯得很不好意思。

  在那天接下來的比賽裏,已經比完自己項目的朱乖巧站在場邊為上場的每一位運動員吶喊助威。“別人給我加油,我也要給他們加油。各民族運動員一家親嘛!”

  一天的比賽在激烈而又友好的氛圍中結束了。“快來快來,給我們和教練一起拍張照吧。警察叔叔你也一起來,你們也辛苦一天啦!”跳下領獎臺的姑娘們笑著招手説。

  一張充滿笑臉的合影,定格了這個美麗的秋日午後。一陣晚風不知何時悄悄吹過,秋千的長繩微微擺動,倣佛在召喚著姑娘們下一次的勇敢徵程。

責任編輯:丁峰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6081124988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