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堂選手李娜往事:長大,竟是一瞬間的事情

新華網
2019-08-16 17:31
真誠、善良,感恩,已經退役五年的李娜,依然是中國網球最亮眼的名片。

  新華網體育北京8月16日電(記者 李旭)進入2019年,退役後鮮少露面的李娜又變得忙碌起來,元老賽、名人堂、紀錄片……一切倣佛又回到了那個充滿聚光燈的時代。

  但對于已是兩個孩子母親的李娜而言,這樣的忙碌不會成為常態,“孩子陸續開始上幼兒園,我才應邀出現在溫網和澳網的元老賽上。”

  退役後回歸家庭的李娜,和所有母親一樣,把陪伴孩子放在第一位。在這裏,家庭和一雙兒女才是她生活的重點。

  成長 一瞬間長大

  曾經那個懟天、懟地、懟記者的李娜,如今出現在大眾面前,爽朗的笑容成了她的招牌表情。即便遇到記者拋出的“刁難”問題,她也是幽默應對,那份讓中國記者談“娜”生變的劍拔弩張早已一去不返。

  從火爐武漢走出的李娜天生就有著湖北姑娘的麻辣性格,和傳統中國運動員形象不同,“容易黑臉,經常嗆記者”成為那些年中國記者對于李娜的評價。

  在外教阿根廷人卡洛斯看來,李娜在球場的起伏、和媒體的對抗,往往源自于她心理不為人知的敏感與自我保護。而這,或許與她的成長經歷有著莫大的關係。

  作為李娜走上網球運動的領路人,父親在李娜心中有著無可替代的分量。這位娜姐心中的大英雄,可以為了督促女兒堅持訓練,每天淩晨4點起床陪跑。“這不是一天、兩天,而是堅持了一兩年。”李娜在個人紀錄片《娜就是我》中回憶父親陪伴時説。

  對于大多數人而言,成長往往是一天天慢慢經歷的,李娜曾經也那麼認為,但改變總是那麼突如其來。14歲的她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從北京去往深圳參加比賽途中,在武漢站經停的短短3分鐘,會成為她與父親的最後一次見面。

  在此之前,母親從未將父親的病情告訴李娜。“我一直瞞著李娜爸爸的病情,可能給她留下了終身遺憾吧,”媽媽李艷萍回憶當時的場景仍會潸然淚下,“很多時候我能體會到李娜對我的那份怨恨,沒有考慮她的感受。”

  “通過爸爸的事情,我好像一天就成熟了,就長大了,因為不敢把自己脆弱的一面表露在大家面前。”李娜至今都不願意再提及那段經歷,因為父親去世對于她來説,整個世界都變了顏色,“感覺都是灰色的”。

  父親的離開,讓李娜一瞬間長大,也突然意識到所有的事情都得靠自己了。就這樣,養家的重擔一瞬間落在了這個15歲的小姑娘肩上。“如果不是因為這件事,我後邊也許不會那麼努力,想要去做好這件事(打網球)。”

  當李娜不僅僅完成了父親讓她拿全國冠軍的願望,更是接二連三拿下世界冠軍時,母親感慨道,如果你爸爸在就好了,看到你拿這麼多冠軍他該多欣慰。

  李娜也只是回答:你不要那麼想,爸爸在,我就出不了成績了。

  7月20日,李娜發表感言。當日,國際網球名人堂入選儀式在位于美國羅德島的名人堂總部舉行。中國選手李娜、法國選手皮爾斯和俄羅斯選手卡費爾尼科夫正式進入國際網球名人堂。 新華社記者王迎攝

  現狀 家庭是生活重心

  雖然已經退役5年,但李娜職業網球生涯創造的諸多第一仍時刻被銘記:亞洲第一個進入大滿貫單打決賽的選手(2011年澳網)、亞洲第一個奪取大滿貫單打冠軍的選手(2011年法網)、亞洲第一個兩奪大滿貫單打冠軍的選手(2011年法網和2014年澳網)、亞洲第一個排名衝至世界第二的選手(2014年2月)、亞洲第一個加入國際網球名人堂的選手(2019年7月)……

  但如今,這所有的榮譽都不及陪伴孩子成長帶給她的喜悅。作為母親,李娜喜歡在微博上曬孩子的禮物,分享“娜式”育兒經驗,記錄孩子生活點滴。用她自己的話形容,這比奪冠更讓她“幸福感爆棚”。

  在2014年的退役儀式上,李娜説:我希望能多花一點時間和家人在一起,以前打球的時候這些事都是很奢侈的,現在我想盡力去彌補我的家人。

  如今,“家庭永遠是第一位的”已經成為她的口頭禪,哪怕是去參加元老賽,李娜都要看看孩子們是不是在放假期間,“如果孩子在上課,以後參加(元老賽)的機會也不大。”

  提及家庭,丈夫姜山是繞不開的話題。這個陪伴李娜經歷過人生低谷與輝煌的另一半,常常成為她火爆脾氣的發泄對象,而姜山的包容和理解,也讓棱角分明的李娜變得柔和起來。

  如今,已經相伴走過十多年歲月、並育有一兒一女的兩人,還會在紀錄片中當著多年好友的面共舞一曲。雖然“連求婚都是拿別人的花”的姜山談不上什麼浪漫,但“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無疑是他對李娜感情最好的注腳。

  這麼多年走來,沒有姜山的鼓勵,李娜或許不會在04年選擇復出,我們也將見不到那個改變中國網壇的“娜姐”;沒有姜山的包容,我們很難想象脾氣火爆、內心敏感的李娜,又該如何去和全世界“和解”;沒有姜山無條件的支持,我們又怎會見識到如今這個幽默、率真、個性,“堅持做自己”的李娜?

  “很感謝姜山,很感謝父母,我一旦決定做某件事情之後,他們都會全力支持。讓我感覺自己在奮鬥這條路上,家庭這方面會很輕松,不會有任何負擔。”

  而姜山所做的一切,也讓李娜在個人紀錄片《娜就是我》中深情表白:“姜山對于我來説,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很慶幸,從職業開始到現在,我們一直擁有共同的回憶。”

  7月18日,李娜(左)在曼哈頓的薩頓東網球俱樂部與學習網球的青少年交流。 當日,即將進入國際網球名人堂的中國名將李娜來到位于紐約曼哈頓的薩頓東網球俱樂部,與幾十名美國青少年網球愛好者親密互動。 新華社記者王迎攝

  夢想 要辦網球學校

  7月份,李娜成為中國乃至亞洲第一個入選國際網球名人堂的選手。談及這一殊榮,李娜坦言:“你必須要對網球這個項目作出貢獻,推廣這項運動,才有機會被提名。”

  而這,正是李娜一直在做的事情。名人堂就曾在一份聲明中稱:接納兩屆大滿貫女單冠軍、曾經世界排名第二的李娜,不僅僅是因為她的戰績,還有她對這項運動的熱愛和在培養、激勵年輕人方面發揮的巨大作用。

  除了回歸家庭、生兒育女,推廣網球運動佔去了李娜退役後的很大一部分精力。“退役這幾年我主要從事青少年培養這一塊。我的夢想是開網校,但不是為了培養冠軍,而是為了培養那些99%成不了冠軍、走不上職業道路的小朋友。”

  開辦網球學校是李娜在退役之初就為自己定下的夢想。“很多人認為,運動員退役後唯一的選擇就是當教練,而我想,既然都是挑戰,何不挑戰一下商人?”

  理想是豐滿的,但面對現實生活中的種種挑戰,堅持寧缺毋濫的李娜目前還沒有正式開辦起自己的網校。“説實話,籌備的困難比我想象中多太多了。”

  在李娜的概念裏,自己辦網校是為了給孩子們提供一個學習加運動的場所,讓他們有一個快樂的訓練環境,可以享受這個項目帶來的樂趣。

  但這種辦學理念,對于大多數試圖通過辦網校“培養冠軍”從而帶來豐厚回饋的投資者而言太不現實了。“以目前的情況看,網校起碼是要先虧10年的,可能對于很多投資方來説,10年太長了。”李娜在與騰訊體育記者聊到網校時無奈地表示。

  “我可能是一個不太會去妥協的人。如果真的碰觸到了我的底線去開這個網校的話,我可能選擇不開了。”對于網校的設想,李娜堅持著自己的初心。

  因為網球改變了人生的李娜,如今過上了自己曾經夢想的生活,回歸家庭、歲月靜好。而推廣網球,創辦學校,是她想對這個社會做出的回饋。

  對于自己所做的這一起,李娜平靜的表示,“我不是什麼英雄,也不是什麼楷模,我只是一名普通的中國網球運動員,一直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

  真誠、善良,感恩,已經退役五年的李娜,依然是中國網球最亮眼的名片。

責任編輯:王夢 張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7321124885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