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攀岩渴望更高榮譽——專訪登山運動管理中心攀岩部部長厲國偉

新華網
2019-08-10 12:05
厲國偉認為,中國攀岩在短時間內取得現在這樣的成績,是可以令人滿意的。“只要給我們充足的時間,我們對拿奧運會金牌是充滿信心的。”

  新華社太原8月10日電(記者許雄 楊帆)二青會攀岩比賽日前在山西省太原市結束,在為期6天的比賽中,來自51個代表隊的329名運動員爭奪39枚金牌。

  中國攀岩歷經32年的風雨發展,有過高峰,也走進過低谷。現如今,一批批愛好攀岩的中國青少年已有能力在二青會、全運會甚至是世界級比賽上“飛檐走壁”、斬獲榮譽。而當攀岩成為奧運會比賽項目,讓國家體育總局登山運動管理中心攀岩部部長厲國偉對未來有了更多期待。

  起步較晚 曾有巔峰

  中國攀岩運動的發展,始于國家1987年派出一批人員赴日本學習攀岩技術。

  “發展到2010年左右,中國攀岩運動員,尤其是在速度攀岩領域是引領國際高水平的,曾6次打破世界紀錄。”厲國偉説,“2009年中國攀岩運動員鐘齊鑫、何翠蓮在世界運動會上包攬了速度攀登的兩塊金牌。”

  不過在經歷巔峰之後,中國攀岩的競技成績步入低谷。厲國偉認為,這主要是因為當時那一代運動員年齡逐漸增大,後續的年輕隊員又沒能接續上。

  隨著攀岩入奧,2016年中國成立了攀岩國家隊。2017年攀岩正式加入全運會大家庭,今年攀岩又首次亮相青運舞臺。“我國攀岩運動發展迎來了新契機,許多攀岩人開始摩拳擦掌。”厲國偉説。

  付出與收獲 中國攀岩“觸底反彈”

  2017年我國為攀岩運動進行了大規模的跨界跨項選材,從田徑、武術、體操等其他體育項目的4500名運動員中挑選出200多人,並建立起10支集訓隊。

  與此同時,還配套組建了復合型的攀岩教練團隊。“從體能、營養到專項都有專業教練,復合型的教練團隊在我國攀岩競技成績的提高中起到了關鍵作用。”厲國偉認為,正是這些原因,使這幾年成為中國攀岩運動32年的發展歷程中,發展最快的時期。

  除了國家投入,社會上的攀岩土壤也正在孕育新力量。近幾年各地岩壁建設如雨後春筍,很多商業設施中都出現了岩壁的身影,青少年對于攀岩的參與度也越來越高。

  “我第一次接觸攀岩是一次和媽媽去看電影,旁邊岩壁上正在攀爬的人吸引了我。”奪得二青會體校組女子乙組全能冠軍的重慶市九龍坡區青少年體育學校選手李婧瑜説。也是從那之後,她開始攀岩訓練,並在前年入選國家集訓隊。

  “就拿這次二青會攀岩比賽來説,51支隊伍中有25支是社會俱樂部,這充分反映了攀岩這種‘小眾’運動的社會基礎正在迅速擴大。”厲國偉説。

  中國攀岩在國際大賽上的表現也更加亮眼。2019年國際攀聯世界杯攀岩賽重慶九龍坡站的比賽中,19歲的中國小將宋懿齡創造了新的女子速度攀岩世界紀錄——7秒101,將該項世界紀錄提高了0.2秒。

  “岩壁芭蕾” 期待更高榮譽

  在二青會攀岩賽場上,選手實力十分接近。體校組女子甲組隨機速度決賽中,奪冠的寧夏回族自治區體育運動學校選手田沛陽用時僅比第二名少0.138秒。

  李婧瑜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選手之間咬得緊,説明大家平時的訓練也都在向高水平努力。李婧瑜今年曾赴國際攀聯世界杯攀岩賽重慶九龍坡站的比賽現場觀賽,宋懿齡創造世界紀錄的那一刻讓她激動萬分。“我知道我現在的水平和她有差距,但我相信經過艱苦努力和科學訓練,我能夠接近或者達到她的水平。”

  擁有更大夢想的不止李婧瑜一人。

  厲國偉介紹,這個月攀岩國家隊就要赴日本參加世界錦標賽。“這也是一個重要的奧運資格賽。”“我們對明年的東京奧運會充滿了期望。”厲國偉説,“但這也只是停留在對獎牌的期望上面。對于金牌,實事求是地講,我們現在可能還不具備這個實力。到2024年,我們對獎牌的渴望可能會更高。”

  厲國偉認為,中國攀岩在短時間內取得現在這樣的成績,是可以令人滿意的。“只要給我們充足的時間,我們對拿奧運會金牌是充滿信心的。”

責任編輯:張安琪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86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