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WADA都在進步——專訪WADA主席裏迪

新華網
2019-07-18 10:05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主席克雷格·裏迪今年將結束第二個任期光榮退休。回顧在任6年,裏迪説他看到中國的長足發展,也為WADA的進步感到自豪。

  新華社北京7月17日電 題:中國與WADA都在進步——專訪WADA主席裏迪

  馬向菲 張旭

  世界反興奮劑機構(WADA)主席克雷格·裏迪今年將結束第二個任期光榮退休。回顧在任6年,裏迪説他看到中國的長足發展,也為WADA的進步感到自豪。

  裏迪受邀參加由中國反興奮劑中心于16日和17日主辦的國際反興奮劑工作專業研討會,這將是78歲的裏迪最後一次作為WADA主席拜訪中國。離任前的專訪中,他給予中國的反興奮劑工作極高評價。

  1987年中國反興奮劑工作啟程,第一年檢查數量僅160多例,而去年已超過19000例,數量與質量都屬于世界高水平。借助2008年奧運會契機,一套綜合性運動會反興奮劑工作流程初具雛形,在之後的多次大賽中不斷接受檢驗持續完善,最終形成完整係統,其中實施檢查時的多語種通知卡幾乎成為此後各國(地區)各種大型運動會標配,中國特色的反興奮劑教育準入制度也引起業內廣泛興趣。中國反興奮劑中心黨委書記、副主任陳志宇將此係統稱為“中國模式”。

  裏迪認為,中國的優勢在于“政府態度堅決,渴望贏得幹凈的金牌,珍視年輕人的身心健康”。在這一宗旨下,中國的反興奮劑工作“很多方面都成為范例,希望世界其他地方能夠學習。”

  裏迪41年前初次來到中國,從那之後便和中國結下了不解之緣。1999年WADA成立,他負責財政部門,2014年擔任主席後,他與中國的聯係更加緊密,對中國的體育狀況頗有了解。

  他説:“我不知道這世界上究竟有多少人能了解,中國全運會規模堪比夏季奧運會。如此規模的賽事裏,組織者的反興奮劑工作恰如其分,中國的反興奮劑制度與中國的賽事和運動員培養相得益彰。隨著舉辦的大型運動會越來越多,我相信中國會越做越好。”

  裏迪的任期將于今年年底結束,WADA已決定波蘭體育和旅遊部長維托爾德·班卡為主席候選人,選舉將于今年11月在波蘭舉行。

  回看過去6年,裏迪承認俄羅斯興奮劑醜聞讓WADA一度陷入危機,但他強調不能忽視WADA的進步。

  WADA是由政府與體育組織代表構成的“混合”機構,雖然所有代表都簽署協議支持《世界反興奮劑條例》,但由于幾百個簽約方在經濟水平、管理能力和方式以及對反興奮劑認知差異,WADA很發愁“合規”問題。

  裏迪表示,他任內最自豪的成果便是在解決“合規”問題上邁進了一大步,WADA出臺6個國際標準,在《條例》的框架下指導具體操作,使得各個簽約方不僅遵守共同宗旨,在操作上也能夠有所參考以取得預想的反興奮劑效果,“所以現在反興奮劑整體水平比之前強多了。”

  此外,WADA從以往的過于偏重檢查變為更加重視情報與調查,成立專門的情報與調查部,領頭人是原德國警方負責網絡犯罪的資深人員甘特·揚格。不久前由幾十個國家和地區警方聯合打擊走私類固醇等違禁藥物的行動中,WADA發揮自己的作用,提供了頗有價值的線索。“這是國際合作的完美范例,”他説。

  不過裏迪的任內遠非一帆風順,持續好幾年的俄羅斯興奮劑醜聞耗費WADA大量人力物力進行調查、分析數據以及檢測從莫斯科實驗室拿到的樣品。據裏迪估算,這幾年單用在俄羅斯興奮劑事件上的花費大約有700萬美元,而2017年底WADA公布的整體預算才不到3000萬美元。

  裏迪説,俄羅斯事件耗資很高,但“一個體育大國出現興奮劑違規,我們必須有所行動”,不過他希望今後不要再有類似事件發生,而且值得高興的是WADA的工作越來越得到各個政府支持,所以未來兩年內預算有望提高到4500萬美元。

  裏迪表示,他期望俄羅斯事件能在他的任內畫上句號,好讓他年僅34歲的繼任者“過得輕松些”。

責任編輯:丁峰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6081124768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