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之後見彩虹——專訪國家體育總局反興奮劑中心副主任陳志宇

新華網
2019-07-17 10:27
“我們其實做得很好,但是外人並不太知道。有時候可能是説的故事別人聽不懂或者不愛聽,又可能是文化、政治上的差異,別人會有一些天生的偏見。”

  新華社北京7月17日電題:風雨之後見彩虹——專訪國家體育總局反興奮劑中心副主任陳志宇

  新華社記者馬向菲

  中國反興奮劑工作自1987年啟程,從無到有、從弱到強、從被外界質疑到如今世界領先,風風雨雨30多年後的今天,國家體育總局反興奮劑中心黨委書記、副主任陳志宇認為,是時候向全世界講講中國的反興奮劑故事了。

  16日和17日兩天,中國反興奮劑中心在北京舉辦首屆國際反興奮劑工作專業研討會,邀請來自33個國家和地區的反興奮劑專家交流切磋,還請來了世界反興奮劑機構主席裏迪、國際檢查機構總幹事科恩以及《世界反興奮劑條例》起草委員會主席哈斯等業內“大咖”助陣。

  這屆研討會的主題很有特點,叫作“綜合性運動會反興奮劑工作”,主要內容是展示和分享中國在組織實施綜合性運動會過程中形成的體係、政策和運行模式。在這一領域,中國許多獨到的做法和創新贏得不少讚譽。

  陳志宇説,中國反興奮劑工作的由來和綜合性運動會有極大關係。1987年中國籌建北京興奮劑檢測實驗室,就是為準備第11屆北京亞運會。“回頭看,那時就是我們中國反興奮劑工作正式啟動的一個起點。”

  此後,中國承辦了越來越多的綜合性國際賽事,尤其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更成為中國反興奮劑工作發展的裏程碑。在那時,現有的中國模式反興奮劑工作初具雛形,留下了豐厚的奧運遺産。

  陳志宇説:“通過奧運會的契機形成一套機制和方法。我覺得這是最重要的遺産。”

  那時陳志宇擔任北京奧組委運動會服務部反興奮劑處處長一職,手下5員大將,要負責管理近1000人的檢查隊伍、41個檢查站並委托實驗室進行4770例檢測,檢測數量比上屆的雅典奧運會提高三成。最終,他們出色完成任務,在世界反興奮劑機構隨後的評估報告中獲得極高評價。主席裏迪也稱,北京奧運會留給他的回憶“最美好”。

  “都問我為什麼六個人能做,近一千人的檢查團隊怎麼管理怎麼運行、怎麼招募怎麼培訓的?我們在這個過程中形成了一整套反興奮劑不同崗位和職責相關人員的培訓、招募、演練和最終成為一名優秀反興奮劑工作人員的機制。那麼,這些優秀的做法、方式和人員,也是北京奧運會給我們留下的一個重要遺産。”陳志宇説。

  北京奧運會之後,中國又舉辦了多個綜合性運動會,不斷學習、探索、完善和發展這套反興奮劑工作模式,終于形成了“中國模式”。

  陳志宇説:“我們綜合性運動會的反興奮劑工作積累了很多經驗,把它現在叫作綜合性運動會反興奮劑工作的中國模式。綜合性運動會反興奮劑工作有很多政策規定,但每個國家具體做法不一樣。我們在自己國家承辦綜合性運動會的過程中(積累經驗),派出我們的專業人員參加其他國家舉辦的運動會,比如裏約奧運會、平昌冬奧會,發現好處和不足,經過總結整理形成一套模式。”

  不過,酒香也怕巷子深。陳志宇承認,雖然做了不少積極工作,但以往由于種種原因總無法把自己的聲音傳遞出去。這幾年,反興奮劑中心一直致力于自我推廣,2017年舉辦過食品殘留物中興奮劑檢測與分析國際研討會,去年又舉辦全球反興奮劑教育大會。

  他認為,中國政府一直堅決反對興奮劑,對反興奮劑的重視從國家體育總局的政策制定,到對中國反興奮劑中心的資源支持、對省市和國家隊的嚴格管理,都有體現。“我們其實做得很好,但是外人並不太知道。有時候可能是説的故事別人聽不懂或者不愛聽,又可能是文化、政治上的差異,別人會有一些天生的偏見。”

  陳志宇希望這次研討會能夠幫助傳播中國模式,對未來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范圍的綜合性運動會提供借鑒。“通過講我們中國的故事,讓別的國家更加了解中國是怎麼做反興奮劑工作的,讓別人了解我們。”

責任編輯:丁峰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6081124763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