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造中國足球DNA——當“外來和尚”遇上中國足球

新華網
2019-06-12 15:26
想要念好中國足球未來發展的這本“真經”,“外來和尚”們有困惑、也有收獲。

  新華社北京6月12日電題: 如何打造中國足球DNA——當“外來和尚”遇上中國足球

  新華社記者

  近年來,隨著中國社會各界對青訓的重視不斷提高,過去只能在職業足球看到的洋教練們,開始越來越多地走進社區、校園和基層青訓中心。在這個過程中,中國足球汲取著洋教練們帶來的新理念和新方法,洋教練們也在適應著中國足球的體係和土壤。想要念好中國足球未來發展的這本“真經”,“外來和尚”們有困惑、也有收獲。

  快樂足球還是成績導向?

  歐足聯A級教練、英足總教練員講師查斯·凱拉已經連續4年為中國的基層教練員授課。查斯告訴記者,自己遇到最大的困惑就是中國教練員總是問他,“如何才能提高成績?”

  “青訓教練工作的最終目標並不是帶隊取得成績,而是培養出優秀的人和優秀的球員。青少年的培養是有階段性的,以成績為導向,很容易陷入誤區,錯誤的力量訓練,過早固定球員位置,還有就是年齡造假。”查斯説。

  查斯介紹,英國青訓強調“快樂足球”,以培養球員的興趣和各方面素質,讓小球員享受足球的樂趣。“有中國教練喜歡在場邊批評球員,這會打擊小孩的自信,很不好。”

  “我理解很多中國教練總是説自己有成績上的壓力,這是評價體係的問題。在英國,評價青訓教練員並不看重帶隊成績,而是看你培養的球員未來能否進入職業隊、國家隊。”查斯説。

  魯能足校副校長李學利介紹,學校以總教練、前葡萄牙足協技術總監西爾維拉·拉莫斯為首的技術團隊正在著手建立新的評價體係機制,通過引進大數據設備,對球員的身體、技術、心理成長進行測評。新機制下,教練員的業績評價,不再依賴成績,更重要的是關注球員的成長。

  “大數據設備的成本不菲,並非所有青訓機構都能做到。整體的改變,需要建立更完備的球探體係。這對中國足球來講並非一日之功。”李學利説。

  改變評價體係是否就會走向快樂足球,也有業內人士提出異議。“學了新理念後,我們也嘗試過在訓練中應用。但中國小孩有自己的特點,一直快樂足球小球員容易散漫,訓練質量會下降。關鍵還是找到適合中國小孩的辦法。”兩名曾接受查斯培訓的中方教練表示。

  基本功還是高對抗?

  來自西班牙的歐足聯A級教練羅德裏格回憶,他曾經和自己所在的長沙市騰躍足球俱樂部的中方教練發生過一次不小的爭執,原因是“到底需不需要在訓練課上練基本功”。

  “如果就只是為了練傳球、帶球這些基本功的話,你們沒有必要請我。”羅德裏格如是説,在西班牙,訓練課都是高強度的對抗和比賽。

  “教練員不要一上來就告訴球員怎麼傳球、怎麼射門。要讓小球員在訓練和對抗中多嘗試,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方式。沒有這個過程,小球員不會思考,會影響他們的創造力。”查斯解釋。

  太空翼足球教育總經理蔣沈雄在實踐中發現這並不簡單:“歐足聯職業級的教練,在他的世界裏,9歲球員的水平就應該有怎樣的水平。但中國很少有小孩能做到,大部分的訓練方式很難用上。”

  “技術能力是中國小球員的弱項之一,這是因為之前在6-12歲的黃金年齡培養做得還不夠好。”武漢足協青訓總監貝拉·加西亞説。

  “以前國內練基本功更多,缺乏對抗,強調訓練中的對抗是對的。但國情不一樣,足球強國的小孩從小接觸足球,在家裏就開始訓練基本功。中國的小孩普遍接觸足球較晚,在球感、球性上有缺陷,這需要靠額外的基本功練習來彌補。我們在學習高對抗訓練的同時,行之有效的基本功練習也要繼承下來。”李學利説。

  “都是相互適應,現在我們把基本功練習以家庭作業的方式布置給小球員,羅德裏格也認可了這個安排。”長沙市騰躍足球俱樂部總經理陳永清説。

  未來還需哪些改進?

  “翻譯太重要了,足球知識、語言能力,還有情商缺一不可。外教大量涌入後,中國足球翻譯人才還不夠。”多名業界人士表示。

  “洋教練進校園,現在基本是十個月,剛剛熟悉隊伍又要走了。他們的執教時間最好能提升到兩年以上,讓本土教練跟著學習。更重要的,要確保來的是有能力、又熱衷幫扶中國足球的外教。”中部省份一名曾率隊奪取全國性校園足球賽事冠軍的教練説。

  “中方教練員培訓後要將新理念帶回去實踐。他們會遇到問題,我很樂意幫助他們。但現在培訓結束我們就沒有聯係了,他們很容易就又回到自己以前的方法。教練員和講師需要建立更長久的聯係,這需要制度保障。”查斯説。

  前上海申鑫助教馬特·沃德建議:“各個國家都有自己的足球理念,中國也需要有自己的青訓理念。外教的作用是利用豐富的經驗把中國的足球理念更好地應用。”

  中國足協技術總監克裏斯·范普維爾德介紹,5月,中國足協正式推出了“中國足球DNA”,未來會通過全國路演的方式來傳遞中國足球理念,推進技術統一發展。“每個人都需要適應,我也要適應中國足球。”克裏斯説。

  “中國教練要有自己的擔當,外教不能解決所有事情。他們是來幫助我們的,我們需要學習、消化、融合、發展、創新。中國足球的事情,最終還是要中國人自己解決。”李學利表示。(執筆記者:肖世堯;參與記者:樹文、李麗、譚暢、周凱、周勉)

責任編輯:李旭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7321124613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