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中國足球的“世紀之問”,他是這麼答的——專訪上海足協主席朱廣滬

新華網
2019-05-08 16:51
對于“中國有十三億人,為什麼找不出11個能踢好球的人”這一“世紀之問”,朱廣滬認為,看似是因為基層足球人口的不足,其實更深層次的原因是教練和管理體係的欠缺。

  新華社上海5月8日電 題:關于中國足球的“世紀之問”,他是這麼答的

  ——專訪上海足協主席朱廣滬

  新華社記者朱翃 狄春 郭敬丹

  6日,在上海市足協主席朱廣滬率隊完成歐洲足球訪問考察工作回滬後,記者前往上海市足協辦公室,對朱廣滬進行了專訪。雖然長途飛行讓這位與共和國同齡的老人略有些疲勞,但一聊起足球,聊起他在考察了德國足協及多家俱樂部之後的感受,朱廣滬痛快地打開了話匣子,越談越來精神。

  “這次去談了不少合作,一是跟德國足協、多特蒙德(足球)俱樂部和歐塞爾(足球)俱樂部簽署了一些關于教練員、管理人員培訓的戰略合作協議,二是通過實地評估與會談,在青少年球員培養、足球文化交流活動等方面形成了具體的合作方案,三是考察了德國、法國的足球青訓,了解了一些先進的理念和方法,回來研究怎麼和我們的體係結合起來。”朱廣滬向記者介紹説。

  當過球員、執教過俱樂部以及國家隊,雖然朱廣滬的足球經驗和閱歷相當豐富,但“科班出身”的他仍覺得自己轉型為上海市足協主席近兩年來,還是在“一邊學習、一邊探索”。在他看來,雖然自《中國足球改革發展總體方案》公布以來,中國足球在改革之路上穩步前進,但由于傳統基礎薄弱、教練人才緊缺等問題的限制,與國外足球強國的差距還是比較大的。“借鑒歐洲足球強國的發展經驗,結合我國的實際情況,踏實做好服務、避免走彎路。”朱廣滬説,“特別是在教練員體係和管理體係方面,我們基礎比較薄弱,要多看、多學習別人的長處。”

  對于“中國有十三億人,為什麼找不出11個能踢好球的人”這一“世紀之問”,朱廣滬認為,看似是因為基層足球人口的不足,其實更深層次的原因是教練和管理體係的欠缺,這也是他上任上海市足協主席後著手解決的重點問題之一。

  “好幾次在跟國外同行交流時,我發現都有一個共識,其實中國有足球天賦的孩子不少,但在球探、教練、管理體係方面的支撐,我們是不足的。現階段,教練員、管理人員的質量與數量是我們要抓的工作。所以這次去歐洲,我們談了一些教練員、管理人員的交流合作方案,回來後就抓緊落實,比如把上海優秀的青年教練送到歐洲俱樂部去當助教,邀請國際優秀的教練團隊和管理團隊來滬授課交流等等。”

  在教練員如何平衡小球員的踢球、學習和生活方面,朱廣滬回憶説德國青訓的“三不脫離”讓他印象深刻。多特蒙德俱樂部作為有百年歷史的德甲老牌勁旅,它的青訓學校只有40個床位,只給外州來求學的孩子;本地孩子都是住家的,外州孩子也鼓勵到本地人家裏寄宿,就是為了讓孩子們不脫離家庭、不脫離學校、不脫離社會。“在青少年階段,家庭、學校對孩子的成長是非常重要的,要和父母良好溝通,要認真學習文化知識,要接觸社會。”朱廣滬説,“歐洲俱樂部很看重學員的學習成績,如果學習不達標就停訓。學校還鼓勵孩子們去接觸一些別的運動,網球、遊泳等等,把孩子的綜合運動能力培養起來。這都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聊到國際合作時,朱廣滬還提到了武磊。“武磊的留洋,也是一個國際合作,既給本土球員樹立了一個榜樣,也讓歐洲足壇看到中國球員的能力。武磊能在歐洲這麼快立足,離不開與奧斯卡、胡爾克等國際級球員一起訓練、比賽所帶來的幫助;我這次去歐洲,不少歐洲教練跟我説,他們對武磊訓練和場上的表現也很肯定,有的還跟我提出了球員合作交流的意向。這就提升了國際合作,從‘請進來’到‘走出去’,我們希望有更多中國球員能到歐洲五大聯賽去磨煉自己。”

  “中國足球青訓的欠缺,不是孩子本身的欠缺,而是我們體係上的欠缺,是我們足協、從業者要盡快補上的短板。”朱廣滬堅定地説,“外國同行都在足球訓練中要求‘立德樹人’,我們有沒有把它貫徹到自己的足球培訓中?對培養小球員的團隊合作能力、責任感和抗挫折力有沒有足夠重視?足球教學是不是比較呆板和經驗主義,限制了小球員場上的創造力?除了身體和腳下的技能,有沒有培養孩子場上分析、判斷的能力?除了足球水平,有沒有把孩子的文化學習放在同樣重要的位置上去重視?”

  一連串的發問,朱廣滬招牌性地捋了捋自己的頭發,感慨道:“我們上海足協任務很重啊!上海是中國足球的重鎮,這幾年發展勢頭也不錯,特別在青訓這塊,以(徐)根寶基地、幸運星(足球)俱樂部等為代表,都有了不錯的成績。但要想把足球做大、做強、做實,我們足協要繼續做好服務,以服務為宗旨,鞏固優勢,查漏補缺。”

  朱廣滬認為,足球的發展首先是普及,在普及的基礎上提高。而一個城市的足球氛圍要提升,不僅要組織本地的賽事,還要跟別的城市、地區乃至國家多交流。

  朱廣滬説:“足球是軟實力的代表,同時也是慢産業。任何急功近利的做法只會讓足球改革在低層次中循環。足球的管理和培育工作,壓力和困難都不小,要扛得下、熬得住。”

責任編輯:黃浩 王頔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7681124467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