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分析:選主席還是要改革 德國足協面臨艱難時刻

新華網
2019-04-04 08:13
在過去13年間,德國足協換了5任主席,政策延續性遭到破壞。

  新華社柏林4月3日電(記者劉旸)一塊價值6000歐元的手表,讓57歲的格林德爾離開了德國足協主席的位置。德國足協再次進入兩位副主席萊·庫奇和萊·勞巴爾共同臨時主政時期。

  歷史驚人地相似。2015年時任主席沃·尼爾斯巴赫因賄選醜聞辭職,當時臨時接手足協領導工作的也是庫奇和勞巴爾,而尼爾斯巴赫的接任者恰恰是彼時承諾收入透明的格林德爾。

  在過去13年間,德國足協換了5任主席,政策延續性遭到破壞。格林德爾是德國足協自1900年成立以來第二“短命”的主席。他辭職引發德國足球界對繼任人選的大猜想。

  2015年尼爾斯巴赫辭職時,格林德爾已是較為明確的候選人。對此次“真空期”後的繼任人選,足球界還沒有達成共識。臨時主政的庫奇和勞巴爾已明確表示,新主席不會從現有的主席團中選出。

  德國聯邦議院體育委員會主席達·弗賴塔格表示:“面向2024年在德國舉辦歐錦賽,我們需要的不是一位飽受批評的足協主席,這毋庸置疑。如果我們要做到國際水平,首先要符合國內要求。”

  獲得2014年世界杯冠軍的德國隊隊長菲·拉姆被認為是可能的候選人之一,但拉姆本人對此並未明確表態。德國足協前任新聞發言人哈·施騰格認為,拉姆的前任國家隊隊長克·梅策爾德也是符合條件的人選。與拉姆和梅策爾德在2006年世界杯並肩作戰的托·希策爾斯佩格也有足協工作經驗。

  就目前趨勢看,足協主席的位置在向具有足球專業背景的人士傾斜,他們必須在道德聲譽上幹凈純粹,在世界足壇有一定影響力,商業上有所成就,有魄力做決定解決難題。

  也有業內人士指出,足協當務之急不是選人,而是把目光聚焦在足協的結構性改革上來,從而應對未來的挑戰。

  德國足協副主席彼·弗裏穆特接受《萊茵郵報》採訪時表示:“不停討論主席繼任者令人生厭。還有比這更重要的事情,我們要重新審視足協結構性問題,從而獲得長遠發展。”德國足球傳奇巨星馬特烏斯也認為足協現有架構已經動搖,是時候做些基礎性改變,使其承擔更多責任。

  反腐敗組織“透明國際”德國體育工作組負責人西·申克認為,現階段討論足協基礎性改革比討論接班人重要。“當下展開繼任者人選大討論是完全錯誤的,足協人員構成要更加多元化。足協需要更多女性,要接受具有移民背景的人加入。討論接班人會轉移人們注意力,不利于解決真正問題。”

  關于足協內部職業人士和業余代表的結構性改革呼聲與日俱增。勞巴爾表示,職業和業余兩方代表現在都要求明確未來足協大會的主題方向。改革不僅是競技方面,還有足協在社會上面臨的挑戰,關係到足協社會地位和聲譽。

  此外,足協主席職位是繼續“志願性質”(無年薪)還是改為“全職性質”,也引發熱議。此前足協主席從協會每月可領取1.44萬歐元津貼和收入補償,格林德爾還可從協會下屬的媒體公司獲得每年7.8萬歐元薪水。

  與聘請職業經理人的德國足球聯賽協會(DFL)相比,有著700萬業余足球注冊人口的德國足協在頂層設計上顯得有些過時,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裏,主席職位的“志願性質”並沒有為足協工作帶來真正的公平。

  弗賴塔格認為,是否需要全職主席這樣的討論在國家層面進行了多次。如果是全職性質,至少收入狀況會比現在透明規范很多。

  在今年9月召開大會之前,德國足協面臨非常嚴峻的局面。在國內,要應對復雜的地方聯盟改革。國際上,格林德爾目前依然保留國際足聯和歐足聯職位,這非常考驗德國足協處理國際事務的能力。

  據德國《世界報》透露,格林德爾在歐足聯的位置也可能不穩。該報援引一位歐足聯高級官員的話説:“格林德爾是個好人,但我們沒有別的選擇。如果他因為道德問題而離開德國足協的話,他也不能繼續在歐足聯待下去了。”

  有業內人士預測,未來幾天裏,格林德爾或被勸離開歐足聯執委會。

 

責任編輯:丁峰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6081124325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