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羅的青訓教練,在中國草根俱樂部執教

新華網
2019-04-01 16:27
如同一位隱士,C羅13歲時的青訓教練潛身于南寧巷陌之間,一年多來,一直默默帶一群孩子訓練踢球。

  新華社南寧4月1日題:C羅的青訓教練,在中國草根俱樂部執教

  新華社記者馬邦傑 韋驊 盧羨婷

  如同一位隱士,C羅13歲時的青訓教練潛身于南寧巷陌之間,一年多來,一直默默帶一群孩子訓練踢球。

  中國杯賽期間,記者聽説他在一家名為南寧宏旭的草根俱樂部執教,他曾是C羅當年在葡萄牙體育俱樂部時的青訓教練。葡萄牙體育以前被稱作“裏斯本競技”,大名鼎鼎。記者不禁納悶:那裏的青訓教練怎麼會來南寧一家草根俱樂部執教?

  記者在一個雨後的清晨慕名前去探訪,在手機導航的指引下,開車進入南寧市老市區興寧區的一個雜亂的汽車配件修理區內,絲毫看不到任何足球的痕跡。轉了一遭,四處尋找,未果。

  “聽説那是一家空中俱樂部,球場建在樓頂,大家注意觀察四周樓頂是否有球場。”一位同事提醒。

  記者擴大搜索范圍,駛出汽配區,在旁邊的一座樓頂看到了立起的鐵網。

  樓還未完工,樓道裏的門窗都未安裝,磚石裸露。沿著樓梯爬到四樓樓頂,出門左邊建有一套房子,墻上寫著“宏旭足球俱樂部”,那是俱樂部的辦公室,右邊是一座40米長20米寬的籠式球場。

  場內,一位身穿紅色球衣、腹部微凸的外國教練正在帶著10個孩子練習傳球。

  他就是記者要找的人——何塞·阿爾貝托。3月23日,記者趕到這天,是他57歲的生日。

  建球場,只能向空中發展

  阿爾貝托2002年拿到的歐足聯B級證書上寫著他的全名:何塞·阿爾貝托·傑拉爾多·羅薩。1998年,他作為葡萄牙體育俱樂部青訓助理教練和體能教練,與時年13歲的C羅在青訓營內共同度過了一年的時光。

  “這塊球場能和你們葡萄牙的球場相比嗎?”記者指著他腳下的人工草皮球場問他。

  聽到這個問題,阿爾貝托臉上露出了驚異的表情:“根本沒法比!根本沒法比!”

  據宏旭俱樂部老板楊樂介紹,這塊場地是去年6月份修成的。從2016年8月份開始,他就到處為俱樂部找場地。他打開手機衛星地圖,研究各目標區域的樓頂,找來找去,選中了他家附近的一個樓頂。

  “地面場地成本太高,我們只能往空中發展。”楊樂説,“如果在地面造球場,每平方米月租金要20元。如果把球場建到樓頂,每平方米也就7、8元。我們草根俱樂部不賺錢,全靠自己投資,一定要節約開支。”

  此外,楊樂把球場建在樓頂,也是為了球場能長久存在下去。

  “如果把球場建在市區內的地面,有被徵用的危險。這裏地價昂貴,隨時有可能被房地産商開發。”宏旭俱樂部的一位教練説,“此前,南寧邕江沿岸有些私人修建的小球場,很多都被拆掉建成江邊綠化帶了,我們把球場建在樓頂,相對還是比較安全的。”

  去年3月5日,經人介紹,阿爾貝托來到了宏旭俱樂部。此前,他在葡萄牙、匈牙利、意大利、羅馬尼亞、波蘭、安哥拉和中國上海、深圳、廣州等地執教過。宏旭的這塊空中球場是他用過的最特殊的一塊球場。雖然球場條件簡陋,但在市中心,靠近居民區,方便孩子來踢球訓練。他找不到更好的球場了,只能委身于此。

  “其實,我們周圍有一些球場,都在學校裏面,建得很好,有跑道,帶衛生間,但不對外開放。我們很羨慕,只有站在外面流口水的份。”宏旭俱樂部的一位教練説,“距離我們俱樂部不到一公裏的地方就有個學校,今天是周六,那裏關著門,球場閒著。”

  楊樂不久前去香港考察足球場地。“香港的人口密度比我們南寧高多了,我很好奇那裏是如何使用足球場地的。我發現,他們是通過公益組織進行運營,場地免費對公眾開放。那都是非常好的草場。我們沒看到有球場建在樓頂上。”

  楊樂説,他們曾向有關部門提議開放公共球場設施,至今仍無下文。

  “中國足球普遍缺乏球場,我們有這樣一塊球場,雖然建在樓頂,已經很滿足了。”楊樂説。

    校園足球有被割裂的危險

  宏旭俱樂部目前有100多個孩子踢球。23日上午,來參加阿爾貝托訓練的是上三年級的10個孩子。他訓練從來準時開始,每次90分鐘,不容打斷。

  “阿爾貝托給我們帶來了很多足球理念方面的衝擊。”一位俱樂部教練説,“他對細節要求非常嚴格。比如,他要求孩子先用腳底而不是腳弓停球,隨著球感的嫻熟,再慢慢過渡到用腳弓停球。”

  看著孩子在場內練習傳球停球技術,站在場外的楊樂神情憂鬱地説:“這些孩子還能快樂地踢三年球。”

  宏旭俱樂部有18名中方教練,經常會到附近的一些小學輔導學生踢球。他們發現,繁重的學業,讓孩子們很難有時間踢球。

  “我們這裏感覺很明顯,12歲、也就是小學六年級踢球的孩子明顯減少。”楊樂説,“我們和家長交流過這個問題。他們認為,到了小學六年級,孩子就該以學業為重了,要認真準備中考了。”

  宏旭俱樂部的一位中方教練告訴記者,有一次他到附近一所學校教孩子踢球,一個小女生偷偷從3D打印課外培訓課堂上跑出來踢球,結果被媽媽發現,強行把她從球場拉走。

  “孩子是流著眼淚被拉走的。她想踢球,但媽媽想讓她學習。”這位教練説。

  宏旭俱樂部希望能招一些初中的孩子來踢球,初一的招到幾個,初二、初三的一個沒有。

  “我們的校園足球,到了初中階段就被割裂了,而初中正是校園足球的關鍵階段。”一位俱樂部教練説。

  中國沒有C羅

  上午11點半,阿爾貝托訓練準時結束。他邁著自信的步伐,從球場走回辦公室。

  宏旭俱樂部是家草根俱樂部,條件簡陋,老板楊樂為了留住阿爾貝托,竭力滿足對方的一切合理要求。在俱樂部,阿爾貝托看上去更像老板。

  “他剛到我們南寧時,很不適應。他沒想到我們這裏足球條件如此糟糕,連塊像樣的場地都沒有。”楊樂説,“我們知道他有真本事,想盡一切辦法留住他。他是去年3月5日來的,到現在一年有余了。他已經完全適應我們這裏的生活了。”

  阿爾貝托決定留在南寧,是因為這裏有他施展才能、解決問題的條件。

  “中國足球存在一些問題。”他説,“這裏的足球沒有體係,這樣中國足球是不可能真正打進世界杯的。卡塔爾早在2008年就啟動了足球青訓計劃,今年在亞洲杯上奪冠了,請問中國有類似的係統計劃嗎?”

  在幾天前結束的中國杯足球賽中,國足集訓隊主帥卡納瓦羅提醒中國足球不要執迷于“名帥速效論”,裏皮的經歷表明:大牌教練也帶不動國足。中國足球需要從草根足球開始認真搭建一個體係。

  在中國杯賽場上帶隊以1:0擊敗中國隊的泰國主教練約戴雅德泰表示,泰國足球日漸強大的主要原因在于健康的草根足球。他説:“草根足球做好了,會涌現出更多的球員和教練,國家隊會有更多的選擇。”

  沒有草根足球,就不可能有健康的足球文化,也不可能出現C羅這樣的球員。

  阿爾貝托曾在廣州、深圳、上海等地執教,遊歷甚廣。記者問他在中國有沒有看到具有C羅潛質的球員?他搖了搖頭:“沒有!”阿爾貝托認為,C羅是一種發達足球文化的産物,他在中國沒有看到適宜的足球文化,也就看不到任何産生C羅的跡象。

  C羅1998年到葡萄牙體育青訓營受訓時,僅13歲。阿爾貝托説,那時的C羅就知道足球對于他和家庭的重要性,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他父母離異,媽媽是個廚娘,父親幹清潔工作,家境很差。”阿爾貝托説,“他立志通過足球改變人生。他每天都瘋狂訓練,日復一日像機器一樣。他煙酒不沾,即使晚上外出,也必定在12點之前回到宿舍。”

  阿爾貝托計劃繼續在中國工作三年,為宏旭俱樂部留下一套係統的草根俱樂部青訓方案,培養一批教練,改變落後的訓練模式。

  但是,他改變不了中國草根俱樂部缺乏球場、孩子缺少時間踢球的現實。

責任編輯:丁峰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7321124312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