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産業高端訪談|靳飛:全國場館運營能盈利的只是個位數

新華網
2019-01-11 09:29
很多業內人士判斷體育産業會有好的發展,但做下來發現掙錢很難。

  新華社北京1月10日電 新華體育記者2018年底在北京、江蘇、上海、福建做了中國體育産業深度調研,以下是記者在北京對華熙國際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靳飛的訪談實錄。

  新華社記者(以下簡稱“記”):據您了解,體育場館運營目前在國內處在怎樣的發展態勢?

  靳飛(以下簡稱“靳”):從場館運營的實際收益來看,目前能夠實現盈利的鳳毛麟角,在全國佔比應該是個位數。大中小型場館運營,實現正現金流的不算多。華熙集團有要求,我們每年要接多少場次活動,要帶動多少消費,現在要跳出場館看場館經營,不斷往上加新內容,否則運營就不會好。但想達到歐美發達國家體育産業的發展程度,路還很長。目前有很多好的做法,比如取消賽事審批等等。國家政策出臺積極,但市場反應有起有落。

  記:五棵松場館運營狀況如何?

  靳:華熙借助2008年北京奧運會契機發展起來,場館後來經過改造,硬件條件在國內是非常好的。2008-2009年,五棵松每年舉辦的活動不多,現在一年近百場大型活動,如果不計算折舊,是可以盈利的。場館周圍卓展、中鐵等寫字樓也是華熙的。擁有自主産權和經營權的場館的民營企業在全國並不多見。因為民營企業如果投資重資産,一般不會選擇投體育産業。五棵松場租收入佔比不到19%,其他靠無形資産開發,包括球場冠名,包廂售賣,餐飲廣告等。無形資産開發需要有賽事內容,沒有好內容,讚助商意願不強。我們買了NHL獨家版權,至少運營8年,每年賽事落地費用巨大、虧損多。但沒有頂級IP來,吸納不了足夠人流。

  記:您覺得場館運營的難點和痛點在哪裏?

  靳:政策本身是利好,但是執行起來和具體情況會有衝突。一線運營方,拿到政策容易,享受政策難。政策在細化和落實方面還不足。如果新政策和舊政策有衝突,或者A部門政策和B部門政策不一致,落地就難了。場館運營,表面上看是體育局的事情,實際上業務與發改委、稅務、工商等部門緊密相連。體育局在政府各職能部門中的協調能力有限,政策出臺,體育主管部門還需要根據具體情況進一步修訂提煉。比如,場館禁止售賣酒水,有的配套設施等並不利于場館運營;大型活動支出成本高,尤其是安保費用,其實適度安保就可以了。

  記:華熙場館運營是以體育為主,還是以其他産業做支撐?

  靳:華熙致力于打造新的生活方式,構建城市新形態,是“體育+”的概念,而不是“+體育”的概念,這樣的范本對其他城市也有借鑒意義。我們通過經典賽事活動聚集人氣,讓年輕人停留在場館附近的時間超過5個小時。聚會、吃飯、看球、夜宵等各種消費途徑都要有,將賽事和周圍的商圈、生活圈結合起來。

  記:體育産業在高投入的引領下,盈利仍然是少數,您覺得主要原因是什麼?

  靳:很多業內人士判斷體育産業會有好的發展,但做下來發現掙錢很難。核心原因是中國的體育産業是大政府、小市場,做賽事離不開當地體育局和當地政府的支持和保障,是大政府下的小市場。賽事平臺應由體育部門搭建,政府放開審批不意味著放棄管理。政府不做引導,民營企業肯定越做越乏力。在搭建賽事平臺方面需要做的內容很多,協會實體化也是朝著這一方向去努力。政府要和企業形成合力,聯手打造國家級賽事IP。賽事運營方面,商務開發遇到瓶頸、轉播權不能獲得收益、職業運動員薪水超出合理范疇、稅費負擔重、融資難等,都有可能成為發展的障礙。有的場館空有顏值,缺乏賽事支撐,明星也不願去做活動。五棵松比較特殊,很多藝人願意來這裏演出。場館運營,應該從設計建設時就要考慮這個問題,請專業的團隊來出主意。先有內容,再談産業。

  記:場館運營未來會出現哪些變化和新趨勢?

  靳:科技安防在未來場館運營中是最重要的。一次性投入,降低安保成本。場館的智能化服務也會增多,比如演出信息的多渠道智能化發布。2018年CBA五棵松上座率有所下降,馬布裏離開帶走了很多球迷。總體來説我們是幸運的,接下來會承擔2019年男籃世界杯以及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重要比賽。有些國營場館運營受體制約束,工資固定,但賽事活動都是8小時以外,工作人員缺乏動力。只有完善激勵機制,才能提升運營效率。場館運營,是體育産業的一面鏡子。從場館運營的總體業態就能看出體育産業的整體發展成色。

  

責任編輯:陳艷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73211239736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