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産業高端訪談|趙軍:謀求健康商業模式,期待法律保護賽事版權

新華網
2019-01-11 09:32
科技的發展也值得關注,5G可能會全面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這也是我們為什麼在技術上一直想走在前面的原因。

  新華社北京1月10日電 新華體育記者2018年底在北京、江蘇、上海、福建做了中國體育産業深度調研,以下是記者在北京對體奧動力首席執行官趙軍的訪談實錄。

  新華社記者(以下簡稱“記”):談到體奧動力,都繞不開幾年前那份驚世駭俗的“80億”中超版權合同。您能否談下當時為什麼會花這麼高的價格購買版權?

  趙軍(以下簡稱“趙”):在過去的兩年裏,有關“80億”的問題我解答了很多次,這在當時確實引起了很大的關注。2015年是我們上一份合同的最後一年,也是中超開始起飛的一年——俱樂部投入加大,很多大牌外援加盟中超,上座率、關注度都爆增。當時央視、甘肅衛視等地方臺以及8個互聯網平臺都在播中超。所以我們做出的這個決定並不是沒有根據。

  在過去的15年裏,很多合作夥伴都離開了中超,只有體奧動力從甲A末年堅守到現在,中超對于體奧動力來説是一個不能丟的資産。2015年也是資本對于體育的追逐競爭最激烈的一年。對于中國最大的體育IP,方方面面都是摩拳擦掌、蓄勢待發,幾乎所有的巨頭都在暗戰中超版權,競爭是不可避免的。同時,我們也對中超未來的價值進行了評估,以當時的整體投入水平,如果按照發展規律來看,中超的價值在未來3到5年內會産生質的飛躍。

  “80億”是2015年體育産業最大的新聞。現在來看,確實對整個産業狠狠地推了一把,為中國體育産業頂出了進一步發展的空間。對于俱樂部來説,轉播權收入成了總營收的一個重要部分,也提升了大家的信心。

  記:現在是否有和中超公司重新修訂合同?

  趙:2018年我們和中超公司把合同延長到了10年,對于各方的長期可持續發展都十分有意義。

  記:近年來版權經營有哪些變化?

  趙:體奧動力的基因是版權公司,我們是中國最早運營版權業務的公司,累計引進了大大小小近千個賽事版權。早年間版權業務非常好賺錢,但從2015年開始,版權運營去中介化的趨勢越來越明顯,所以我們在繼續保持核心版權運營的同時,從2015年開始,就致力于發展另外一個核心競爭力——信號採集制作實力。我們前前後後投入了過億的資金,購設備、搭團隊、建中心,現在體奧動力100多人的團隊中,從事制作的人員佔了一半。

  2016年,也是“80億中超”的第一年,我們重新制定了賽事轉播手冊,全面採用制播分離的方式,並逐漸用自己的團隊取代了一些不符合標準的地方電視臺,2016年的中超信號制作水平有了明顯提升。今年,我們自己購買了兩臺4K轉播車,和新媒體播出平臺合作,開始做4K直播,預計4K制作的場次在明年會達到100場。我們可以非常自信地説,目前中超聯賽的信號制作管理以及信號水平在國際上也是拿得出手的。

  除了發展制作能力,我們從2016年還開始涉足體育營銷領域。目前我們有一支近30人的體育營銷團隊,這一兩年也做了很多經典案例。體育營銷業務目前是公司收入和利潤的重要保障。可以説,公司從2015年開始的業務轉型到今天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記:目前中超版權運營中遇到的最大問題和阻礙是什麼?

  趙:謀求和推動新的商業模式,會對傳統格局産生衝擊。賽事版權最終要通過播出平臺來實現價值,而播出平臺的收入只有兩條路,廣告和付費。傳統廣告的收入和版權費相比杯水車薪,如果只依靠廣告,平臺一定是大幅虧損。聯賽要繼續發展,不解決版權變現的商業模式問題,版權價值永遠得不到體現和兌現,所以推動付費收看勢在必行。作為中國體育産業市場化代表的中超聯賽也必須走這條路。目前中超聯賽免費觀看的出口很多。舉個例子,十幾個地方電視臺加在一起能支付的版權費用不到2000萬,但卻吸走了百分之六七十的流量,這對于支付了10億版權費的互聯網平臺是不公平的。

  賽事版權收入按理説應該是職業俱樂部收入最重要的一部分,而整個聯賽的精彩程度靠的是俱樂部的投入。聯賽好看了,球迷的整體數量增加了,才會産生更大的商業價值。我總是舉一個例子,全國如果有1000萬人願意付費看中超,每人300,就是30億的收入,這就是個好生意了。現在在影視付費方面,大平臺可以做到帶來七八千萬的付費會員,體育也是有這個潛力的,尤其是當90後成為消費主力的時候。所以中超聯賽對年輕球迷的吸引力也非常重要。

  作為版權運營方,我們會和平臺方一起努力推動付費模式的實現,我們不能只是喊“付費付費”,而是要想辦法不斷地提供更優質的內容和更好的體驗,尤其是在5G的背景下,互聯網一定是最好的付費場景。我們做4K也是為了能夠給受眾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務。

  除了剛才説的商業模式,規則意識淡漠、法制環境不完善也在影響行業發展。目前我們的著作權法不能有效保護賽事直播版權不受侵犯,就是説對賽事直播的盜播不認定侵權。我們打過幾個官司,都未勝訴。我們也通過其他行政訴訟手段進行過維權,但都未果。

  記:您覺得賽事IP行業未來的發展方向是什麼?

  趙:中超互聯網體育用戶的快速增長讓人看到希望。從俄羅斯世界杯起,優酷、咪咕的進入也對市場格局産生了深刻影響。另外科技的發展也值得關注,5G可能會全面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這也是我們為什麼在技術上一直想走在前面的原因。

  我們也非常關注NBA和歐洲五大足球聯賽等頭部資源版權方的運營情況。如果説未來三四年幾家大平臺的體育媒體業務還是做不出來,我們將會感到絕望,那恐怕我們這個市場環境就不可能做出來了。

  記:您如何看待體育産業裏高投入的現象?

  趙:資本的推動肯定是重要的,任何産業缺乏資金都是做不起來的。拿我們來説,兩輛4K的轉播車就6000多萬,但不投入怎麼能把信號做得更好呢?版權的價值怎麼提升呢?但我們對資本還是比較冷靜謹慎的,過去也沒有過多地依賴資本發展業務,未來我們也不會讓杠桿太重,還是要保持一個健康的運營結構。

  體育産業投資人都明白,幹體育短期很難有回報,這是個慢活。資本進來可以整合更多社會資源,在推動産業發展方面的作用肯定是正面的。但要想追求短期回報,就別幹體育了。

  

責任編輯:陳艷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7321123973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