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産業高端訪談|程杭:體育賽事運營不賺錢,風險大

新華網
2019-01-11 10:54
體育賽事IP是要長期構建的,而一旦構建就很難被打破,有跨文化性。

  新華社北京1月10日電 新華體育記者2018年底在北京、江蘇、上海、福建做了中國體育産業深度調研,以下是記者在上海對虎撲體育董事長、動域資本合夥人程杭做的訪談實錄。

  新華社記者(以下簡稱“記”):46號文發布之後,體育産業迎來了一股投資熱潮,但近兩年投資明顯開始降溫。您怎麼看待這一變化?

  程杭(以下簡稱“程”):2014年確實是個轉折,對整個體育産業來説是強心針,現在回頭來看,還是好事。

  記:我們知道虎撲最早是做社區起家的,也一直在做轉型。您能跟我們介紹一下現在虎撲的主要方向麼?

  程:虎撲最開始是做社區,社區是互聯網媒體的主陣地,體育媒體社區現在仍然是我們的一個重要版塊。後來就開始做賽事運營,到了2015年賽事運營開始慢慢停了,因為風險比較大,不可控的因素比較多。原來賽事運營是最核心的領域,但做賽事賺不到錢,那就找能賺錢的方法。(運動鞋鑒定平臺)識貨去年做到21億,今年能達到40億以上。這幾塊業務的獨立性越來越強了,我感覺在細化領域做到極致就很好了。

  我們也在做很多投資方面的事。服務類算一個,這個比IP類更健康,不用説要重資買版權才能幹活。比如超級猩猩、OneFit這樣的健身項目,2015年投了1000多萬。這個比較符合市場邏輯,沒有大起大落,只要老百姓生活越來越好,關心健康鍛煉,這些服務項目就會好。

  再比如投了運動康復連鎖機構脊近完美,因為中國康復類是特別落後的,這裏面有巨大的商機。

  電子競技也投得比較多。年輕人喜歡這個,我們作為商業媒體肯定要做,至于算不算體育是後延的事情,商業上能成功的就要跟進。我們的社區裏,英雄聯盟總決賽期間,流量和NBA流量是持平的。

  對我們來説,只要還活著,就要不斷尋找下一個市場機會。

  記:您剛才説到電競,實際上現在社會對電競的態度也是很矛盾、很有爭議的。您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程:電競是不可逆轉的大趨勢,我們怎麼看也沒法改變它。我女兒每周都去踢球,但我同樣無法阻止女兒打遊戲。一定要把年齡段講清楚,每個年齡段是非常不同的愛好。我這個年齡傳統體育是主菜,電競是甜品。85年齡段傳統體育和電競的流量相當,NBA在他們眼中更高大上。但到了90後95後那裏傳統體育的地位岌岌可危,在他們眼中電競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從虎撲社區流量總體來看,籃球電競持平,足球除了世界杯期間都要下行,其他都被壓著。

  體育要勇敢地去解構。體育承載著多種社會職責,強身健體、娛樂、社交……以前在娛樂特別匱乏的時候,體育特別適合提供娛樂。現在供給極大豐富,強身健體、社交都有東西和你競爭,娛樂就更不用説了。體育承載了太多東西,就該把壓力減下來。你會看到一個晚上6點揮汗如雨的人,達成健康屬性,然後回家“吃雞”,完成娛樂屬性。娛樂屬性會被電競搶去,但同時年輕人強身健體的方式也越來越多,不用擔心。

  而且,電競從産業角度看,要相信企業家精神,企業家在政策和道德允許范圍內會找機會去賺錢。

  對我們來説,從商業角度看,籃球未必是首選。如果我做,那就是情懷。我們就做媒體、投資和電商。電商還沒起來,媒體就做電競內容、社區。投資就是戰隊,電競網吧。當然,電競還是會有政策風險。

  記:您也提到媒體社區,實際上對很多用戶而言,這部分仍然是虎撲的一個基礎,您怎麼看待社區的發展?

  程:社區是碎片化産業,但可以從中看到很多機會。以前從沒想過把NBA球迷和跑步愛好者結合起來,但當你發現籃球迷和跑步不是一幫人的時候,這就是機會。籃球和嘻哈的結合就是天生親近的。比如我們投女性瑜伽和街舞,運動舞蹈就要有音樂、電音,産生很多新的商業機會。這種行業的細分和重新整合是這個時代的一個主題。

  記:您剛才説虎撲這些年開始不再做賽事運營了,那麼想問下您如何看待體育賽事IP?

  程:其實我們在嘗試構建屬于自己的賽事IP。體育賽事IP是要長期構建的,而一旦構建就很難被打破,有跨文化性。那麼,怎麼超過這些統治近百年的IP?我們的答案是要通過技術手段。移動互聯網時代,隨時隨地都有大量的內容供給,産生內容的成本很低。2012、2013年做比賽,一年幹一兩場團隊就歇菜了。抖音、快手提供了大量體育內容的供給,誰能火,不是我們的事情,就交給市場。有了涌現的底層機制,就可以做大量內容,成本很低之後就開始構建我們自己的IP。我們現在做“路人王”,就要打造全國第一全民籃球賽事。只打1對1,運營成本極低,我出獎金,對業余球員還是有吸引力的。這個賽事第一年就盈利了,拿到8000萬到1個億的讚助,成本極低,獎金還可以提高。城市賽冠軍1萬塊獎金,一晚上二三十個人打,2小時結束,然後幾百段視頻放到抖音快手等等平臺上。月賽冠軍獎金12萬-15萬。這個我們可控,想怎麼玩就怎麼玩。這些直播,一般幾十萬人在線看,最好的有400萬人。我們分析,用戶有兩種人,一種是重度體育愛好者,但更多的、大量增長的是沒怎麼看過籃球比賽的“小白”用戶,從短視頻開始,直播就是漏鬥的下部。

  記:那您覺得體育産業什麼時候能迎來一個爆發期?

  程:從市場角度看,不去問體育産業是不是爆發這個問題。體育各細分行業是互相不關聯的,得不出結論才是正常的。有些細分産業到了(增長期),比如健身到了,體育服裝運動化就特別明顯。李寧這兩年重新崛起,最近幾款鞋非常漂亮。安踏已經做到服裝行業全國利潤總額第二。但沒法一概而論體育産業怎麼樣,規律也沒有相關性。

  記:那您覺得有什麼困難需要政府幫助的嗎?

  程:企業的困難,應該還是企業自主解決。否則要企業幹嘛。但如果遇到危機,確實需要靠政府。

責任編輯:陳艷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7321123973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