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産業高端訪談|徐彬:上海到2025年要成為全球著名體育城市

新華網
2019-01-11 09:45
建設全球著名體育城市有三個維度,一是體育賽事之都,二是體育資源配置中心,三是體育科技創新平臺,我們目前正在朝著這個目標邁進。

  新華社北京1月10日電 新華體育記者2018年底在北京、江蘇、上海、福建做了中國體育産業深度調研,以下是記者在上海對上海市體育局局長徐彬做的訪談實錄。

  新華社記者(以下簡稱“記”):上海既是我國經濟金融中心,也是體育重鎮。依托經濟支撐和口岸優勢,上海的體育産業發展情況如何?

  徐彬(以下簡稱“徐”):嚴格意義上説,上海的體育産業在上世紀90年代才起步,當時有了較完整的概念,也出現了一些引領的企業。黨的十八大之後,上海的體育産業進入快速發展階段,特別是國務院46號文發布之後,體育産業的發展環境顯著改善,社會資源參與體育發展非常踴躍。

  2014年至2017年,上海體育産業的總規模年均增長18.2%,是上海GDP增速的兩倍多,體育産業相關就業人口將近30萬人。從全國體育産業發展情況看,上海體育産業的總體規模不是很大,但結構肯定是最好的,因為上海體育産業中的服務業佔比達到了三分之二,説明體育産業的發展質量和穩定性很高。2017年上海市民人均體育消費2460元人民幣,佔人均消費支出的6.2%,説明上海市民的體育消費持續向好。

  上海市委市政府明確提出,到2025年基本建成全球著名體育城市的目標,這個目標是寫入市第十一次黨代會報告的。建設全球著名體育城市有三個維度,一是體育賽事之都,二是體育資源配置中心,三是體育科技創新平臺,我們目前正在朝著這個目標邁進。

  記:上海在推動體育産業發展中,有哪些做法和特點?

  徐:體育産業的市場化程度很高。作為體育主管部門,我們把具體的活動、賽事盡量都交給市場去運作,我們主要抓政策方面的設計、把控和引導,通過深化改革,既營造好的體育發展氛圍和環境,又深層次地釋放企業和個人參與體育運動和消費的活力與創造力。

  具體來説,一是抓政策。持續加強保障,創新機制加快政府職能轉變,著力提升體育産業功能,擴大體育産業供給,優化體育産業發展環境。我們制定了“體育産業30條”,這是把上海“文創産業50條”的成果充分吸收後,根據體育産業特點和我們了解的實際情況梳理之後出臺的。這一政策明確了體育産業分階段的發展目標,即2020年上海體育産業總規模2000億元左右,2025年達到4000億,成為世界體育産業的發達城市。

  二是抓機制,上海體育産業工作機制基本健全。2015年成立了上海市體育産業發展聯席會議,20多個部門成為成員單位,對協調推進相關體育産業起到了積極作用。2018年是上海體育改革的大年,上海體育局局屬事業單位的編制從4000個減到3100多個,減少的是競技體育領域,保留了競技訓練管理,並將文化教育、後勤保障從原有架構中剝離,集中資源做好競技體育的訓練和備戰。另一塊是體育場館管理,歷史上建一個體育場館就成立一家事業單位的模式不可持續,我們成立了上海市體育場館設施管理中心,主要做規劃、建體係、定標準,場館運營選擇市場化模式,交給有經驗有條件的企業或機構來運營。

  三是抓重點,明確重點領域的發展。我們在競賽表演業和休閒健身業兩大門類中要培養扶持一批骨幹企業。從賽事角度來説,上海有越來越多的國際國內重要賽事,比較大眾的如足籃排職業聯賽、網球大師賽、NBA中國賽等,比較小眾的如F1、斯諾克、馬術賽等。發展以電競為代表的互聯網+體育,上海已經出臺了《上海市電子競技運動員注冊管理辦法(試行)》,未來會加強第三方賽事平臺的打造。

  四是抓平臺,讓上海體育産業功能平臺逐步完善,包括體育資源的交易平臺、體育産業重大項目服務平臺等等。我們創辦了體育資源配置上海峰會,未來還將爭取把全國體育資源交易中心落戶上海。我們還在研究體育産業的投融資平臺,充分利用好上海的城市資源和輻射效應,鼓勵更多的商業賽事落戶上海。長三角有不少體育産業的投資基金,我們通過和一些大的基金建立聯係,引導資金理性、健康地支持體育企業的發展,鼓勵社會資本投資體育産業。

  五是抓融合,從辦體育向管體育方向轉變,從小體育向大體育方向轉變,從傳統體育向“體育+”方向轉變。特別是隨著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加快,體育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長三角的體育産業一體化發展基礎是比較好的。

  記:體育産業的發展,核心資源之一是場館,而上海作為一個直轄市,可謂寸土寸金。如何打通體育場館的資源配置,更好地服務民眾呢?

  徐:改革,向著更優化的目標去改革。市政府也有明確要求,前面我也提到一些,比如歷史上建一個體育場館就成立一家事業單位的模式不可持續。我們成立了上海市體育場館設施管理中心,主要做規劃、建體係、定標準,場館運營選擇市場化模式,交給有經驗有條件的企業或機構來運營。比如上海的久事體育基礎好,我們就把包括徐家匯體育公園、東方體育中心在內的一些體育場館通過委托運營協議交給久事運營。契約化管理、市場化運作,我們在委托運營中把底線和標準守好,一些具體的經營方式方法可以交給久事去創新嘗試,來提升場館利用的效率和效益,如促成體育場館對社會的公益性開放等。我們希望通過與久事的這次嘗試,形成一整套優化流程,做成范本,進而使大部分場館慢慢地開始採用這種模式,使得整個上海的體育基礎設施都實現標準化、智能化,更好地服務老百姓。

  我們去考察過北京的五棵松體育館,我覺得他們的整體運營做得非常不錯。五棵松被打造成了圍繞籃球主題形成的融合性商圈,企業、商家、俱樂部、球迷等都在這裏找到了自己的價值,實現了共贏。

  記:您認為上海體育産業的發展還面臨哪些問題?

  徐:其實問題不少,老問題解決了,還會有新問題,這是個動態的過程。比如説,上海體育企業中,中小企業多,大企業少,龍頭企業更少。耐克、阿迪的中國總部在上海,但主要還是圍繞著制造業的體育用品銷售。我們希望服務性企業做大做強,提升服務品質和品牌。

  再比如説,賽事這塊我們跟歐美發達體育城市相比也有短板。從上海的精品賽事來説,真正穩定盈利的並不多。我們盈利主要依靠的是讚助,其次是票房。而國外的精品賽事,有近一半的收入是出售媒體轉播權,但轉播權在中國很難賣出價格,原因大家也都清楚。因此,中國的競賽表演業生存環境還是比較難的。還有比如能源政策難以落地,現在很多體育公益性場館,水電燃氣還是按商業價格,中小型企業運營上有壓力,我們也希望通過努力,幫助他們紓解壓力。

  記:如果選一個最讓人期待的上海體育産業的具體發展點,您有推薦嗎?

  徐:有,其實有不少的。挑一個舉例的話,那就選城市運動中心吧。城市運動中心,City Sports Center,簡稱CSC,這跟市民健身中心的思路不同,它應該算運動健身中心的3.0版本。我們希望通過體育企業和大型園區的合作,圍繞某一地標場館,做成市民們可以帶上朋友和孩子周末去待一整天,可以各取所需、各得其樂的地方。CSC對周邊地區的吸引力會有提升,這個或許將來會成為上海的一個品牌。

責任編輯:陳艷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973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