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産業高端訪談|顧曄:體育産業人才一將難求

新華網
2019-01-11 10:02
深深感到,既懂産業又懂體育的人才是一將難求。這方面的人才真的比較難找,培養也非一日之功。

  新華社北京1月10日電 新華體育記者2018年底在北京、江蘇、上海、福建做了中國體育産業深度調研,以下是記者在南京對江蘇省體育産業集團董事長顧曄做的訪談實錄。

  新華社記者(以下簡稱“記”):江蘇省體育産業集團作為國有企業,是如何推進體育産業的?

  顧曄(以下簡稱“顧”):江蘇省體育産業集團是2015年4月21日挂牌成立的省政府直屬國有企業,注冊資本金3.5億,目標是打造立足江蘇、輻射華東、面向全國的省級體育産業龍頭企業。在實際運作中我們堅持市場導向、市場引領,突出社會化、市場化功能,按照現代企業制度要求,通過全新運作模式,建立符合市場競爭需要的法人實體和市場競爭主體。同時我們還承擔著體育公共服務的職能,目前南京奧體中心隸屬産業集團管理,五臺山體育中心也即將劃轉集團。

  從運營三年半的實踐成果來看,距離我們規劃的目標還有很大的差距,包括經濟目標、社會目標、服務功能,都還有差距。我們有6個子公司,包括奧體、蘇體實業、體育競賽公司、裝備制造業企業、酒店管理和江蘇省體育産業投資基金(3.5個億)。基金運作兩年看,資金投向並不看好,不是沒有項目,而是我們的投資要慎之又慎,目前在上海、北京、深圳等地投了一些,一個多億。我們覺得相對成熟的、具有自主IP的項目很少。從經濟總量看,今年估計能實現近3個億的營業收入。從體育公共服務看,我們在全民健身、公益性和半公益性的職能發揮等方面也有不足。此外在人才儲備、隊伍管理方面也有短板。

  記:您如何看待目前體育産業的發展情況?您在體育産業拼殺多年,最大的感受是什麼?

  顧:總體感覺:累,難。但理性冷靜地分析,全國都帶有普遍性。我們都知道體育産業是朝陽産業、健康産業,但目前更多還是一個基礎産業。首先這和經濟社會發展水平有很大關聯,我們一般都喜歡和歐美比,但並沒有很大的可比性,美國的人均體育消費和我們大概是50:1的概念,棒球、籃球、橄欖球、冰球等幾個項目每年創造的增加值就達3000億美元,超過美國的汽車工業,其市場化、職業化程度非常高。此外歐洲很多國家,體育産業增加值佔比一般都達到2.5%以上。其次,體育産業發展和老百姓體育消費意識也有很大的關係。體育是不是必需品?目前看還不一定是。把它變成老百姓的自主行為,增強體育消費意識,擴大體育消費潛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美國這麼發達,30個NBA俱樂部還有5-6個是虧損的。現實是比較骨感的。我經常問我同事,你每年用于體育消費多少錢?體育消費意識有了,基礎就起來了,再隨著全民健身意識的提高和全民健身活動的廣泛開展,可能會更好一點。

  記:您覺得現在體育産業發展面臨的比較大的困難是什麼?

  顧:上面説的經濟社會發展水平、老百姓體育消費意識都是,還有就是版權,或者説是賽事IP。現在一般的賽事你要轉播,是要給錢給人家做直播的,這和國外有很大的不同。另外一個非常大的問題是專業化人才,我從2007年開始從事這方面的工作,深深感到,既懂産業又懂體育的人才是一將難求。這方面的人才真的比較難找,培養也非一日之功。

  記:我們知道大型場館運營是一個大的難題,您剛才也提到産業集團有奧體和五臺山兩個大的場館,在這方面運營的思路是怎樣的?如何兼顧公共服務和效益?大型場館到底能不能賺錢,如何賺錢?

  顧:目前我們從事的産業,其實基本還屬于傳統服務業,包括場館運營、基地管理、裝備制造。怎麼從傳統服務業向現代服務業轉型,從場館運營來説,南京奧體中心、五臺山體育中心都在啟動智慧場館建設。要注意的一點是,場館是有公益性的,要有公共服務職能,不能完全按照經濟賬來算。如果嚴格按照財務核算來説,奧體中心23億的固定資産投入,每年3%的折舊,那永遠不可能盈利。目前我們都沒計提,這樣看奧體、五臺山都還算有些效益,奧體中心一年營收1.2億,利潤2000多萬,五臺山也差不多。但我説了,我們的目標不僅僅是賺錢,我們提出了一條,就是奧體要有體育氛圍,要有專業味,要多做圍繞體育本體産業的業態。現在的1.2億裏面,租金大概5000多萬。我們希望用三年時間,讓以場館賽事服務、體育培訓為主體的體育服務業達到收入佔比的一半。目前看難度很大,但慢慢地我們要以消費為主體,保證大型場館的體育味、專業特色。另外就是我們希望把奧體、五臺山作為主陣地,把場館運營的管理輸出去,這樣慢慢地可以做到無窮大。目前我們在揚州南部體育公園的PPP業務也開業了。另外就是體育綜合體的打造,我們想在奧體搞一個綜合體,五臺山有條件的話也要搞,這些綜合體起來了,對未來就是很好的發展增長點。

  記:賽事運營目前也是體育産業的一個熱點,但目前看起來,賽事運營能賺錢的不多,您如何看待賽事運營這個板塊?在江蘇體育産業集團裏,賽事運營也是一個比較重頭的板塊,目前的發展狀況如何?

  顧:做賽事想賺錢是很難的,我覺得競賽現在已經進入紅海市場。就以馬拉松為例,原來和地方政府建立關係,政府給點錢,再加上報名費、廣告,還能有點利潤,但現在好一些的馬拉松競標很難,市場競爭很厲害,好的IP花費高,差一些的我們報一兩百萬,人家幾十萬甚至零報價。不過總體上我們還是樂觀的,預估三五年裏都會趨于理性。

  三年多以來,我們把環太湖國際公路自行車賽作為重點,投入比較大。但這個賽事具有強烈的地域特色,環太湖長江三角洲,最後致力于打造一個泛太湖的概念。今年是第九年,和浙江也合作了七年。這個IP現在有些知名度了,但要説賺錢現在還沒做到。第一年虧了900萬,去年(2017年)虧了400多萬,好在讚助慢慢起來了,影響力也在提升,今年(2018年)虧200多萬,估計明年(2019年)能持平。好的IP是需要不斷投入的。另外就是我們的競賽公司成立三年來做了30多場馬拉松等賽事活動,這個公司兩年多前只有4個人,現在110多人,已具備同時承辦運營三場國際大賽的能力。但我覺得關鍵還是在于要建立成熟的團隊,因為不可能無限制招人,要有核心競爭力,要建立一個標準化賽事運營體係,然後很多具體執行方面的東西都可以外包出去。

  記:46號文出來以後,體育投資一度非常熱,但現在有漸冷的趨勢。您是如何看待這一現象的?我們知道産業集團下面有一個投資基金,能具體説一説嗎?

  顧:46號文出來後,大家對五萬億大蛋糕都很看好,但現在回頭看,已經逐漸趨于理性。2015、2016年體育産業投資井噴,大概2015年有150筆,2016年有149筆投資。但成功的不多,玩法不對,缺乏載體,沒有自主知識産權。我有個朋友,當時也跟風成立了一個體育公司,玩了三年,什麼都沒有做成。到了2017年投資回歸理性,大家看到不是那麼好玩的,對體育産業的投資就謹慎了很多。現狀就是對我們未來體育産業布局投資,要考慮清楚,要有核心資源,要有支撐載體,不能腦子一熱就投。

  我們的投資基金,也是找了專業的團隊來做,專業人做專業事。現在儲備了50多個項目,但真下決心還是很難的,投了幾個,運營還可以。我們還打算做一個江蘇省體育産業資源交易平臺,把運動員轉會、無形資産開發、場館冠名等等都放在上面。實際上這個東西不少地方也在做,但關鍵在于你這個平臺有沒有強大的虹吸效應,平臺設立以後如果沒有人來交易、沒有好的交易産品,也形同虛設。對我們來説,交易平臺要做,但目前可能還不具備條件,還在摸底調研階段。

  記:在您的規劃中,産業集團未來發展的趨勢是什麼?

  顧:未來我們主要注重兩點吧,一個是輕資産,一個是資源和團隊。對我們來説,重資産類的一定要慎重,比如裝備制造,我們的總體水平檔次還是偏低的,創新不足,未來還是有風險的。再比如體育小鎮,地産我們肯定是不做的,去年也看了20多個地方,但投入太大,回報率慢,沒有8-10年根本沒戲。其實要説具體的經營數字,3個億也好,8個億也好,在省屬企業裏我們的規模都是偏小的,我們未來要考慮的是如何在同行業、同領域內把我們自身擁有的優勢板塊、優勢産業做強、做精、做優,做成業內先行者和龍頭産業。要實現産業集團的跨越發展,還有一點很重要,就是一定要樹立體育産業和資本市場跨界融合發展的思路,比如我們現在做投資,為什麼謹慎?因為盤子小,一個有風險可能就完了。未來三到五年,我們希望能有一個主板公司,三到五個場館群,建立一個高標準的賽事運營團隊。

責任編輯:陳艷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7321123973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