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産業高端訪談|米昕:蘇寧買國際米蘭非常明智

新華網
2019-01-11 10:43
體育牽頭,蘇寧體育要打造成重要的IP,然後要回歸到和零售挂鉤的業務,最後形成商業閉環。

  新華社北京1月10日電 新華體育記者2018年底在北京、江蘇、上海、福建做了中國體育産業深度調研,以下是記者在南京對蘇寧體育副總裁米昕做的訪談實錄。

  新華社記者(以下簡稱“記”):蘇寧近年來大舉進軍體育産業,涉及的門類也比較多,像俱樂部、體育版權等方面都有很多大動作。我們想了解,蘇寧為什麼要做體育?當時是出于什麼考慮做體育的?

  米昕(以下簡稱“米”):蘇寧為什麼要做體育,這涉及到整個蘇寧的轉型。從2000年起,這十多年來,蘇寧傳統零售連鎖家電的烙印和業務比較深入人心,大家都認為蘇寧是一個非常傳統的做連鎖家電的企業。但進入到移動端時代,對蘇寧的整體業務衝擊還是很大。作為傳統企業,我們在執行政策、稅收等方面都非常規范,作為上市公司也不允許連續虧損,所以在發展電商的時候,一直處于一種不平等的地位。雖然在線下我們依然是第一,但線下用戶的年齡層在逐漸上移,年輕人已經沒有這個消費習慣了,而我們最怕的就是消費習慣的改變。如果不擁抱互聯網,久而久之肯定會被淘汰出局。

  從根源上思考,互聯網的根實際上是用戶流量,或者説是用戶認知。所以包括我們在做文化和體育的時候,最開始的出發點都是為了和年輕人建立品牌認知,建立一個與年輕人可以産生共鳴和共振的品牌形象。所以我們並不是單純地做這個體育業務本身,而是圍繞著零售、圍繞著整個集團戰略轉型,增強我們品牌對用戶粘性的影響,整體來説是把它當作大的品牌投入。

  記:我們知道,打造品牌形象有很多方法和路徑,那為什麼會單單選中體育?

  米:其實蘇寧做了很多嘗試性業務,為什麼2016年開始聚焦做體育,因為我們覺得相比較影視劇等其他門類,體育首先是一個標準品。比如全世界的體育IP是有限的,而且內容質量相對穩定,質量可以把控。要做一個運營平臺,未來有産生盈利機會的可能。其次我們發現體育雖然用戶規模沒有影視文化那麼大,但用戶ARPU值(每用戶平均收入)非常高。然後我們開始研究體育産業,認為體育産業規模會更大,但體育的項目很零散,就需要頭部資源可以把整個産業鏈條串起來,于是我們做版權、做足球俱樂部,包括收購國米,初衷就是想要向先進的文化和生産力去學習,學習怎麼經營好一家俱樂部。

  記:所以收購國米的初衷也是學習,那麼現在您覺得我們最大的差距在哪裏?

  米:知道有這個差距,但問題是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個差距?我們現在更加堅信,買國際米蘭是非常明智的選擇,因為從中學到了太多東西。包括包廂看球的習慣、場館的商業經營、球場活動等等,那實際上代表了一種文化,一種健康的生活方式。這些都不是説靠簡單的大投入就可以實現的,足球也不是説花錢多就一定能運營好,我們要踏踏實實做長遠規劃。

  記:您提到了場館的商業經營,實際上我們知道,中國目前很少有俱樂部擁有自己的球場,專業球場也是屈指可數,可能這方面對于場館經營也是一個非常大的制約?

  米:我們雖然沒有那麼多專業足球場,但還是有很多場館的,不過這些場館很多都處于閒置浪費狀態,沒有商業經營,這是巨大的社會財富浪費,如果利用起來就是巨大的社會財富。其實也並不一定要俱樂部擁有場館,可以給經營權,也可以是租賃或者合營等形式。

  記:想問一下在蘇寧集團裏體育方面到底處在什麼樣的地位?您剛才説了零售,我的理解是體育對蘇寧業務有一個很好的引流,或者説和年輕人品牌有聯合度的作用。您仍然覺得體育本身對集團未來發展能起很大的作用?

  米:蘇寧的産業布局都是圍繞零售業務展開的。第一就是體育牽頭,蘇寧體育要打造成重要的IP,然後要回歸到和零售挂鉤的業務,最後形成商業閉環。還有就是體育給品牌帶來的影響力也是顯而易見的,比如我們收購國際米蘭後,在歐洲和一些品牌商合作的時候就發現,他們都知道蘇寧並且希望和我們做生意,這就是品牌的影響。

責任編輯:陳艷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973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