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産業高端訪談|楊揚:前面只有方向,但沒路

新華網
2019-01-11 09:43
所以我給自己的目標是,後面的幾年,要聯係相關部門、整合相關資源,著手建立一條人才培養的上升渠道和體係。

  新華社北京1月10日電 新華體育記者2018年底在北京、江蘇、上海、福建做了中國體育産業深度調研,以下是記者在上海對飛揚冰上運動中心創辦人楊揚作的訪談實錄。

  新華社記者(以下簡稱“記”):您創辦的飛揚冰上運動中心自2013年投入使用至今,剛好經歷了一個5年周期。這個“北冰南展”創業項目是如何起步的?

  楊揚(以下簡稱“楊”):萬事開頭難,老話真是太貼切了。在2013年剛開業的一段時間內,冰場經營相當困難,沒有人流是最大的問題。專業場館不同于商場裏的場館,商場有自帶流量,而來體育場館的目的性很強,是來鍛煉和體驗該項運動的。南方市民對滑冰的興趣還是培養初期,所以沒人來才是正常的,雖然這讓我很難受。

  從經營來説,宣傳推廣成本非常高,我們一開始也很難投入那麼大。另外,因為此前沒有人嘗試過專業冰場商業化運作,我們沒有參照物,只能按照當時現有的商業冰場運作模式去開放,但後來發現不對了。我們飛揚中心的場館由于是政府投資建設的,所以在當初招投標合同裏就將公眾開放定位為公益開放,並規定了價格,是40至60元,學生票和晚安票(晚上7點以後)只有20元,還免費提供冰鞋。而商業冰場的門票是90至120元。加上我們沒有人流量,最終一年下來,從門票收入來看,我們的門票收入和商業冰場差距很大。商業冰場的門票收入在前兩年大約佔比60%到70%,我們這塊收入不到成本的10%。因此前兩年,我們的經營狀況很艱難。

  飛揚冰上運動中心裏參加訓練的孩童

  記:那當時您怎麼來解決這一困難呢?

  楊:只能調整經營策略!既然這個場館的地理特點就是人流量小,我們怎麼努力也不會有太大變化,那就要從我們的經營策略上做調整,不把散客收入作為主要收入來源,我們甚至通過大眾點評等渠道給出更優惠的價格,吸引人來玩。另外一方面,我們提出了三個專業的目標——“專業管理、專業培訓、專業服務”,要將飛揚打造成專業的冰場運營團隊和專業的冰上運動培訓機構。因此我們聘請了花樣滑冰的陳曉飛教練,即當年帶張丹、張昊打奧運會的教練來飛揚執教,也邀請韓國國家隊教練來為我們短道教練做培訓,等等。

  同時,既然客流沒法和商業冰場比,無法參照他們的運營模式,那就徹底把運作模式區分開來,我們利用場館有看臺的優勢,積極承辦和主辦各類冰上賽事,通過賽事來推廣這項運動,以及提升飛揚的影響力。這也符合我創辦飛揚的初衷,讓更多人參與冰上運動,在這裏發現人才,為他們提供專業支持,搭建實現夢想的舞臺。

  與此同時,我們也想辦法讓冰上運動進校園。先從場館周邊做起,我利用個人的名氣召集了周邊19家學校的負責人來聽我介紹冰上運動進校園的構想,但最終只有一所小學接受了我們的課程。還記得頭幾堂課的艱難,由于經驗不足,教的又是一二年級的小孩子,一開始的培訓還是有些混亂的。後面我們下決心嚴格規范流程,從進入冰場的動線,到穿冰鞋,再到熱身運動,再到上冰,退場,教練和老師都摳細節,注重流程管理,很快培訓就有模有樣了,一個學期下來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培訓方案,也編輯成冊了教學大綱和面對小朋友的冰上教學課程書籍。就這樣,第二年就有很多學校慕名而來了。流程規范、服務專業、安全保障,這些應該是我們打開局面的關鍵。

  記:現在飛揚冰上中心的運營情況如何?

  楊:現在可以説相當忙碌。飛揚中心目前有11所公立學校、近10所私立學校來上滑冰課。周一到周五白天的時間基本都用上了。周一到周五的晚上和周末時段一般是留給專業培訓課程學生和社會化俱樂部訓練,以及一些賽事活動等。比如説,我們現在有23支6-14歲的冰球隊。今年全國U係列青少年冰球比賽中,U8組我們擊敗了傳統強隊北京隊,這讓我們非常受鼓舞。我們還承接了為上海隊選拔和培養冰上運動人才的任務,這兩年已經為國家短道速滑隊輸送了9名隊員,這個是讓人很自豪的,畢竟是在上海這樣一個沒有冰雪傳統的南方城市。相信未來,飛揚會走出更多熱愛冰雪運動的孩子,更多實力一流的冰上運動員。

  記:如果從體育産業發展的角度,您從冬奧冠軍轉身為飛揚冰場創辦人,有什麼體會呢?

  楊:我覺得,體育産業和體育事業不能一分為二。目前體育産業在發展初期、體育事業在轉型期,比如協會改革等。前者是體育發展的原動力,後者是體育發展的基石,因此任重道遠。我們現在做的是冰上運動培訓工作,算是體育産業最末端的事。這個“末端”不是指水平低,而是指資源短缺、處處受制于人。最大的問題首先是場館。我們飛揚中心有樓上樓下兩塊冰場,面積還是很大的,還有五千個座位。由于空間大,耗能高,冰場的運營成本就非常高。五年下來,即便我們現在教學和訓練已經呈基本飽和狀態,也就是處于微利的狀態,而前三年半一直是投入大于産出的。目前我國90%以上的場館都是國家投入的,沒有市場化運行機制,運營管理不夠專業,配套服務又不到位。場館閒置以及每年需國家財政補貼的現象非常普遍。加之消費人群和消費習慣的培養需要時間,所以要運營一個大型場館,沒有10年及以上的合約企業都不會簽。另外,在培訓行業,國家各項目的協會剛剛成立,在項目發展規劃上、行業標準設計上等都還是初期,以至于我想為我們退役的運動員在轉為教練員前做個教練培訓,都找不到相關機構,更不要談認證。所以各俱樂部在給教練定級,通常都是通過他們的運動水平和教學年限來定,對外介紹教練時基本也都是介紹他們的運動成績。我很幸運的是,自己也是專業出身,憑著自己的專業背景在教練招聘環節上可以招到最合適的教練。這些教練通過幾年的教學成績,已經證明了飛揚當初的選擇。但從整個行業來説,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記:您對冰雪培訓這塊體育産業很看好嗎?

  楊:冰上培訓如果從體育産業角度來看是不容易的。前面我也講過,它受制于很多層面,場地資源、成本、教練員等都是最終決定一家俱樂部能不能生存的重要因素。按我自己的經驗,如果這幾年我只做培訓其實是活不下去的,要將場館綜合利用,比如做賽事、活動等。另外,通過細節化管理,如平衡把握人才培養和普及的比例,形成合力,最終才有機會將負擔很重的場館盤活,同時實現人才培養和大眾普及工作。

  記:中國的體育培訓主體還是青少年,您看好體育培訓的未來嗎?

  楊:通過5年時間的摸爬滾打,我覺得體育培訓前景是不錯的。這5年,我看到很多家長的熱情非常高。隨著社會的發展,家長們越來越有運動對孩子成長有幫助、有影響這種意識。現階段“80後”“85後”的家長,都願意讓孩子培養掌握一個體育項目技能。但現實情況是,體育場地實在太少了,尤其是大城市,能夠就近找到運動場所、專業老師太難了。一旦距離遠了,家長接送不方便,就難以堅持。5年時間的培訓,堅持下來的孩子,很多能達到專業的水平了,可這些孩子馬上要上初中了,學業就要重了,有些選擇了減少體育投入,把這項運動變成了業余愛好,但也有一些孩子不願放棄,今年夏天就有幾名短道學員家長來找我,孩子初一了,不願放棄,但又沒有方向……所以現在又出現了另外一個問題,社會化體育培訓的未來在哪裏?

  所以我給自己的目標是,後面的幾年,要聯係相關部門、整合相關資源,著手建立一條人才培養的上升渠道和體係。這裏面需要體育部門、教育部門、國家項目協會等的聯動,甚至還有一些項目要走職業化的路。我覺得自己好像一直在往前衝,前面只有方向,但沒路,希望自己走好吧。

責任編輯:陳艷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973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