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馬拉松②|馬拉松影像這門生意:向著“朝陽”奔跑

新華網體育
2018-11-12 15:36
你可能沒跑過馬拉松,但你一定見過跑馬拉松的人。

  編者按:越來越火的馬拉松,已催生出産業鏈條,為中國跑步愛好者提供專業服務的同時,也顯影出當前中國社會的一些新動向。在第二屆馬拉松攝影大賽評選之際,新華網體育(微信號:xinhuanetsports)將馬拉松攝影這個環節取出,從宏觀、中觀、微觀三個層面進行觀察。本組報道由新華網體育王夢帶來。

  11月11日,中國移動·2018樂山國際半程馬拉松賽在四川樂山大渡河畔鳴槍開跑。

  周末,在你剛剛睡醒、朦朧中抓起手機的時候,熱衷于跑馬拉松的朋友已經出現在你朋友圈中——“今天準備PB!”,配上一張裝備齊整,雙手豎起大拇指的照片。

  影像把你們拉得很近:你可能沒跑過馬拉松,但你一定見過跑馬拉松的人。

  馬拉松影像如今像跑道上的補給一樣,已經滲透在每一場馬拉松中。他們服務于馬拉松賽事組委會、賽事讚助商,更是服務于賽道上的每一位跑者,漸漸成了這個産業鏈上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

  11月11日,2018西安城墻秋季半程馬拉松賽的參賽選手在比賽中。新華社記者張博文攝

  需求無處不在

  大眾賽事正在興起。根據中國田徑協會發布的《2017中國馬拉松年度報告》,2017年全國共舉辦了1102場馬拉松比賽,這些比賽的衡量標準是參賽人數達到800人以上。報告還顯示,以上賽事的參與人次達到了498萬。

  與傳統體育競技賽事中,聚光燈打在極個別的專業選手身上不同的是,馬拉松更像是一場集體的遊戲和狂歡,每個參與者都是一個小宇宙,具有真情實感,他們參與、表達、分享。

  在一個500人的跑團群裏,新華網體育發起了一項有關馬拉松照片分享意願的調查。

  回收的228份數據中,“參與/跑完一場馬拉松後,有在社交媒體中分享自己照片意願”的佔比達91%。這些被跑友分享出來的照片60%來自體育影像服務機構,其他的為自拍、朋友幫忙拍攝。在傳播心理學對“曬”文化的研究中,象徵著“積極、健康”的運動照片,輕而易舉地在眾多題材中獲勝。

  而另一方面,隨著馬拉松賽事的不斷升級,照片下載、影像宣傳也成了很多賽事組委會的“標配”。

  基于跑者對馬拉松影像的需求,組委會通過下載賽事照片等形式服務選手、宣傳城市,讚助商則以此來拉攏用戶。而所有促成這些需求被滿足的就是相關影像服務機構。

  11月10日,首屆龍岩冠豸山國際半程馬拉松賽連城開跑,參加親子跑的選手在比賽中。 新華社記者彭張青攝

  市場的“培育者”

  馬拉松影像屬于體育影像服務的一部分。據馬拉松賽事IP韻動中國組委會相關負責人介紹,目前國內涉及馬拉松影像服務業務的機構很多,但和各大組委會合作較多的有三家,分別是“馬拉松照片”、“跑步維生素”和“愛雲動”。他們發展的模式各不相同,但都是市場的“培育者”。

  “跑步維生素”和“馬拉松照片”誕生于2000年左右。那時還沒有微信,微博也還剛剛興起。據“跑步維生素”CEO李洋介紹,“跑步維生素”最開始拍攝的大部分照片發布在BBS論壇,當時沒有一個機構可以把照片分發給每位選手。他們第一場合作的賽事是TNF100,選擇了收費的模式,“但效果並不是很好,還引起了罵聲一片。”用李洋的話説,“全行業都在奚落我們。”他們後來轉型做免費照片供給,隨後用幾年的時間探索出了一條在影像中植入廣告,即“B端廣告收費,C端下載”的模式。

  與此相反,“馬拉松照片”仍堅持走付費的路徑。通過定制高端證書照、紀念照、相框照等,直接服務C端跑友。這在互聯網邏輯為主流的當下不太被人理解。如今走過了8年,據創始人李會強介紹,“馬拉松照片”已累計生産過億張照片,記錄了2010年至2018年間的杭馬、重馬、廈馬等多場大型馬拉松賽事。

  11月4日,2018杭州馬拉松賽在黃龍體育中心鳴槍開跑,參賽選手經過杭州西湖景區的西泠橋。新華社記者黃宗治攝

  如果説,李洋、李會強都是基于愛好和機緣的嘗試,那麼到了2014年,“愛雲動”創始人葉一火的入局則彰顯了新經濟的力量和邏輯。

  2014年10月,國務院46號文件《關于加快發展體育産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幹意見》正式出臺。在政策利好的驅動下,體育産業成為社會資本的新寵。熱愛跑步的連續創業者葉一火看準了這個新賽道,于2014年決定進軍體育産業,2015年確定從體育影像服務切入。3年時間過去,靠著免費、高質量的馬拉松照片的輸出,“愛雲動”在國內馬拉松影像服務市場佔有了一席之地。

  對于從無到有的市場,在葉一火看來,行業目前存在兩個方向,一種是售賣的方式,類似在美國已有36年歷史的馬拉松服務公司MarathonFoto;二是從互聯網經濟走出新的模式,再結合傳統模式,這是目前國內很多家都在努力嘗試的,也包括一些賽事運營公司。

  1月7日,2018廈門馬拉松賽在廈門開跑。 新華社記者魏培全攝

  影像服務的“馬拉松”

  雖然入局者很多,盈利模式多樣,但整體收支並不平衡,如同馬拉松本身一樣,馬拉松影像服務成了一項存在具有必然性,但發展過程是考驗耐力的事情。

  目前馬拉松影像服務的收入來源大體分為三塊:組委會、讚助商、參賽選手。根據不同的模式,收入的側重有所不同。“無論是付費服務還是免費服務,我覺得這些問題都不需要爭論。中國市場足夠大,用心做好服務,大家都會有發展的機會和空間。”李會強説。

  以營銷平臺為方向的“跑步維生素”,比較看重馬拉松照片廣泛的傳播量以及精準的觸達率,以便更好地服務讚助商。“馬拉松照片”則想的是怎麼把照片這種衍生品做到極致,讓更多的參賽選手買單。“愛雲動”對三部分的營收模式都有涉及,但突圍的方向是以大眾選手為中心。

  行業達成共識的是,以馬拉松及路跑活動為代表的大眾體育賽事會更多、更完善,而賽事影像服務是賽事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因此在賽事攝影這場“馬拉松”中,參與者都“跑”得很堅定。

  11月11日,2018青島海上馬拉松鳴槍開跑,參賽選手在青島膠州灣大橋上奔跑。 新華社記者李紫恒攝

  “無影像,不體育。體育運動很重要的一個特質就是,運動本身即影響力,正向的影響力。”葉一火在接受新華網體育採訪時説,“賽事影像服務是賽事必要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目前行業參與者都在不斷提升服務品質。”

  在信中利資本合夥人王旭東看來,體育産業進入到消費升級的時代,為打造賽事IP許多配套服務都需要同步發展。這種趨勢從很多歐美的大型賽事IP,例如NBA、歐冠等就能看得出來。“我們(信中利)有投資體育影像服務類企業,大判斷是隨著進一步消費升級,中國會逐漸産生自己的體育IP,馬拉松的頭部賽事也算是一種,而具有擴大傳播和影響力的影像服務,必然與體育IP共生發展。”

  大步向前的中國馬拉松行業正迎來繁榮期,每個細分賽道上不斷有“參賽選手”加入。影像服務作為細分賽道中的一員,也在尋找著各自的“配速”與馬拉松一起奔跑。他們相信,隨著賽事的發展以及賽事IP的打造,“國內選手付費的意願會起來的”,而馬拉松攝影也將真正成長為一個朝陽産業。

責任編輯:龔媛媛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700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