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離馬拉松“破2”還有多遠?

新華網
2018-09-18 00:20
與馬拉松項目本身的厚重歷史和它推進我們全民健身的時代意義相比,也許“破2”也只是時光洪流中濺起的一朵浪花。

  新華社西安9月17日電題:人類離馬拉松“破2”還有多遠?

  新華社記者姚友明、韋驊

  16日,裏約奧運會冠軍、34歲的肯尼亞馬拉松名將基普喬蓋在柏林馬拉松賽上以2小時01分39秒創造新的馬拉松世界紀錄,首次將人類跑完42.195公裏的用時縮短到2小時02分以內。在“破2”的徵途上,人類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在與生理極限的較量中,人類已經突破了兩項具有標志意義的速度極限。1954年5月6日,英國人班尼斯特以3分59秒的成績成為史上一英裏跑項目首個突破4分鐘大關的人。1968年,人類首次突破百米跑10秒“天塹”。但是,馬拉松“破2”尚未實現。

  與前兩項裏程碑意義的紀錄相比,馬拉松想要“破2”難度更大。首先,在頂尖水平上,哪怕是一丁點的提升都異常艱難。馬拉松要“破2”,意味著現在全程用時需要壓縮超過99秒,意味著平均每公裏要加快約2.37秒,對已經是世界數一數二的運動員來説,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更易于理解的方式或許是這樣:試想由一名機器人跑者按照設定去完成“破2”,那麼“他”在柏林馬拉松賽上將領先基普喬蓋近600米率先撞線,這一優勢相當于一騎絕塵,基普喬蓋甚至連機器人的大體輪廓都看不到。

  另外,有國際體育品牌曾在去年為“破2”舉行過挑戰賽,以失敗告終。那場挑戰賽充分考慮到了天氣、場地、補給等多方面因素,在一段時間內選擇了一個相對最優的天氣,場地則選擇了在5月份氣溫、濕度和風速都相對適宜的F1蒙扎賽道,來自世界各地的多位職業選手輪換充當2小時配速的“兔子”,為三位挑戰者領跑,每一圈都會有一個摩托騎手為挑戰者遞上定制的碳水化合物能量補給飲料,整個過程中跑者幾乎無需減速。

  即便做到了天時地利人和,基普喬蓋當時也只是跑出了2小時0分25秒的成績,而且因為在隨行補給和不斷替換配速員等方面違反了國際田聯的規定,那次的挑戰成績無法成為世界紀錄。

  作為完成七大洲極限馬拉松的世界第一人,陳盆濱曾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表示,如果能夠最大限度重現那次“破2”挑戰,並給挑戰者更多補給,人類短期肯定會創造兩小時以內的成績,但在真正有起伏的城市賽道,人類想見證“破2”,還需要等待一段相對漫長的時間。

  奇跡倒也未必不會出現。比如在1968年以前,醫學界普遍認為10米/秒是人類生理上難以逾越的天然界限,甚至有人認為,一旦突破了這一極限,人會“血管爆裂,心臟爆碎”。看看“閃電”博爾特如今保持的百米世界紀錄9秒58,再看看仍然在不斷提升成績的“亞洲飛人”蘇炳添,田徑迷有理由對馬拉松“破2”懷揣期待。

  不過,與馬拉松項目本身的厚重歷史和它推進我們全民健身的時代意義相比,也許“破2”也只是時光洪流中濺起的一朵浪花。

責任編輯:龔媛媛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444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