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速起步與逐漸轉型——籃球改革係列調研之一

新華網
2018-09-03 17:43
在剛剛落幕的雅加達亞運會上,中國籃球迎來了久違的喜慶時刻。在三人籃球收獲雙金之後,中國男、女籃也雙雙登頂。

  新華社北京9月3日電 題:迅速起步與逐漸轉型——籃球改革係列調研之一

  新華社記者

  在剛剛落幕的雅加達亞運會上,中國籃球迎來了久違的喜慶時刻。在三人籃球收獲雙金之後,中國男、女籃也雙雙登頂。對于首次以中國籃球協會主席身份出徵亞運會的姚明來説,這樣的開局堪稱完美。剛剛開啟一年多的中國籃球實體化改革任重道遠,亞運大捷的夢幻開局或許能為改革者們增添信心、提振士氣,讓他們更加從容地描繪中國籃球未來的藍圖。

  從中心到協會,中國籃協實體化改革迅速起步

  自2017年初姚明出任中國籃協主席以來,中國籃球在一年多的時間裏經歷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歷程。從國家體育總局籃球運動管理中心到中國籃協的協會實體化改革起步,面對挑戰,克服困難,穩步推進各項改革工作。

  2017年2月23日,姚明當選新一屆中國籃協主席。3月31日,國家體育總局辦公廳下發《關于籃球改革試點有關事項的通知》,宣布從4月1日起原來由國家體育總局籃球運動管理中心承擔的業務職責被移交給中國籃協,中國籃協成為中國籃球的業務管理機構。對于中國籃協的改革,各界寄予了殷切期望。同時,體育行業改革沒有太多經驗可以借鑒。因此,在實體化改革初期,中國籃協在組織、制度、財務等各個環節的基礎都比較薄弱,挑戰相當大。根據協會實體化改革的要求,中國籃協制定了改革方案和流程,明確了原則、目標及具體步驟,在國家體育總局的指導和支持下,順利完成了獨立賬戶設立、組織架構建設、社團法人證書變更、啟動資金撥付、人員身份轉換、薪酬體係設計等各項工作,中國籃協實體化的進程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裏迅速完成。

  目前,中國籃協已經承擔起中國籃球的管理職能,主席姚明和秘書長白喜林是協會主要領導者。中國籃協搬到了新的辦公地點,中國籃協與籃管中心“一套人馬、兩塊牌子”的格局徹底成為歷史。

  姚明和在籃協改革前擔任籃管中心副主任的白喜林都認為,在籃協與中心脫鉤的過程中,《關于籃球改革試點有關事項的通知》起到了關鍵性的助推作用。姚明説:“(人員)分流比較順利跟這張文有很大關係,文下來以後中心所有人都明白了將來事業就在這兒(中國籃協)。”白喜林説:“籃管中心順應國家和體育總局改革形勢,自己革自己的命。總局領導有方,籃球人對改革大勢是積極支持的。”

  最大的改變,就是鐵飯碗打破了

  目前,中國籃協下設綜合部、國家隊管理與外事部、青少年發展部等9個業務職能部門以及黨委、紀委、財務、法務和外事辦公室,總共36名工作人員。中國籃協還成立或換屆了10個專項委員會,以吸收更多社會力量和智慧,共同參與發展籃球事業。

  “最大的改變,就是鐵飯碗打破了,原來是旱澇保收,社團就是社會組織了。同時産生了不穩定的現狀,讓人有了壓力和危機感,也相應産生了要靠能力靠本事吃飯的競爭局面,激發了人的活力和潛能。要想不下崗,就要改變,要想發展就要創新,就要不斷努力奮鬥。”白喜林説。

  白喜林透露,籃球改革起步之後,在業務上也開始漸次轉型,在國家隊備戰比賽、聯賽改革、夯實青少年籃球基礎、全民健身等方面,也都有了一定的動作。“在加強青少年基礎上、人才培養梯隊建設上、全民健身上,要發揮社會功能,充分發揮籃球的社會效益和教育功能。”白喜林説。

  從外界反響來看,中國籃協實體化改革也贏得了不少掌聲。原籃管中心主任、曾力推中國籃球改革的李元偉説:“各界對籃球改革的反響不錯,改革進展平穩。”著名體育社會學家盧元鎮也認為,中國籃協在社團改革層面取得了一個不錯的起步。

  保持定力+頂層設計——籃球改革的未來之路

  業內專家建議,應在中國籃協改革平穩起步的基礎上,加大改革力度,加強頂層設計和整體規劃,繼續將籃球改革推向深入。

  姚明表示,改革是有時間的,可以分步進行,逐步達到目標,利用第一步改革的時間去為下一步改革做鋪墊。白喜林表示,改革需要國家關注,千萬不要因為國家隊成績不好,就對改革産生懷疑。競技體育要符合規律,不能違背規律拔苗助長,要有一個穩定的發展環境。“籃球改革需要自信和定力。籃球人的定力、民眾和社會對籃球的定力都要有。”白喜林説。

  李元偉表示,一年多以來,中國籃球改革的勢頭非常好。在完成協會脫鉤、人員轉換之後,姚明和中國籃協下一步需要考慮更多宏觀層面的問題,謀劃改革發展的整體規劃,進一步厘清中國籃協和CBA聯賽之間的關係、CBA聯賽同NBL聯賽和CBA發展聯盟之間的關係,捋順中國籃協和地方籃協、地方籃管中心之間的關係。與過去籃管中心時期相比,中國籃協的工作方式和姿態也要轉變。

  某地方籃協主席表示,應當頂層設計、形成上下合力。他説:“中國籃協脫鉤後,可以明顯感受到的就是決策流程的加快。但自上而下,地方籃協如果要脫鉤就要脫得徹底,不要搞‘偽脫鉤’。”(執筆記者:林德韌;參與採寫:王鏡宇、王恒志、李華梁、劉旸、姚友明、馬鍇、吳書光、張逸飛、夏亮)

責任編輯:李亞馨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373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