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聯賽改革的亮點和痛點——籃球改革係列調研之二

新華網
2018-09-03 17:00
在過去的一年多裏,CBA公司和20家CBA俱樂部形成了合作共贏的局面,聯賽價值也不斷提高。

  新華社北京9月3日電 題:CBA聯賽改革的亮點和痛點——籃球改革係列調研之二

  新華社記者

  中國男子籃球職業聯賽(以下簡稱CBA)管辦分離改革已經實施了一年多,新華社記者在調研中發現,在過去的一年多裏,CBA公司和20家CBA俱樂部形成了合作共贏的局面,聯賽價值也不斷提高。同時,隨著CBA的快速發展,一些頑疾和新問題逐漸凸顯,CBA改革目前已經進入深水區。

  凝聚共識 收入提升

  2017-2018賽季,對CBA聯賽來説是值得紀念的一個賽季。這個賽季誕生了全新的總冠軍,同時全國累計收視人次超過10億,創下歷史新高,讚助商數量和經營收入同樣達到歷史最高。

  水漲船高,CBA聯賽價值的提升,也給各家俱樂部帶來了實惠。CBA公司商務總經理蔣健介紹説,剛結束的這個賽季平均分紅比上賽季提高了70%—80%。這個數字記者從多家俱樂部也得到了證實。

  收入的增加從根本上來説,源于改革的力度。CBA改革的核心是管辦分離,中國籃協在脫鉤國家體育總局籃管中心之後,在聯賽管理上充分放權,將聯賽管理和開發授權給新成立的CBA公司,而20家CBA俱樂部則都是CBA公司的股東,每家佔股5%,這在最大程度上統一了共識,明確了各方的責權利,尤其是以往幾乎沒有話語權的俱樂部,話語權增加的同時,也充分享受了改革紅利。

  多家俱樂部投資人和總經理都在接受採訪時強調,如今的聯盟是個利益共同體。CBA公司競賽總經理張雄説,利益相對統一後,俱樂部可能比以往更多地考慮自身之外的事情,也會站在聯賽的角度來考慮問題,更多俱樂部更加自律,這跟管辦分離之前有很大不同。

  內部統一了共識,有利于CBA聯賽在各方面改革上形成合力,也有利于CBA聯賽外部形象的塑造。

  張雄認為,市場化管理之後,公司運營、管理、決策的效率都更高了,尤其是在聯賽中出現爭議時,處理、反應的速度更快。上賽季增設CBA視頻回放中心,開始對社會公布關鍵場次爭議判罰的最後兩分鐘裁判報告,這些能增加聯賽透明度、維護聯賽公正性和權威性的舉措早有呼聲,但在以往體制下很難實現和解決,能在短時間內出臺無疑是改革帶來的成效。而從效果來看,無論是俱樂部還是廣大球迷,都認為這些舉措對提高聯賽質量、維護聯賽形象方面作用突出。

  虧損、虧損、虧損

  虧損,這是俱樂部投資人和總經理們談到最多的話題。雖然CBA公司分紅、市場開發、城市冠名等方面收入都有大幅提高,但總體上各家俱樂部仍然入不敷出。

  據了解,目前聯盟中支出過億的球隊很多。張雄説,2008年俱樂部平均投資是800萬元,2018年很多球隊簽一個外援的支出都超過這個數字,俱樂部收入和投入不成比例,已經讓聯賽有了財政安全的潛在風險。

  某CBA俱樂部投資人坦言,俱樂部一年投入8000萬元左右,除去讚助、門票、個別時候體育局的補貼,每年要虧4000萬元左右,如果再加上青年隊、女隊,一年要虧6000萬元左右。江蘇肯帝亞籃球俱樂部總經理史琳傑也直言,如果想在聯賽成績上往前衝一衝,基本都要投入一個億左右。

  記者進一步了解到,在高投入佔比中,球員薪水無一例外地成為俱樂部支出的大頭。福建潯興男籃俱樂部總經理伍伯蘭説,這些年俱樂部運營成本急速增加,其中球員工資漲得最快。她舉例説:“2006-2008年那個階段,簽一個月1萬美元的外援已經打得很不錯了,十年間外援薪水漲了20倍不止。現在7到8萬一個月的外援打得都不行,最便宜也要十幾萬。20到30萬一個月才能找到較好的外援。國內球員也水漲船高。”某CBA俱樂部投資人直言,一些球員的身價已經出現了虛高,“(有的)比歐洲球員都高,怎麼可能,競技水平根本沒到那個地步。”南京同曦籃球俱樂部董事長陳廣川則認為,現在有些球員的期望值可能比較高,但即便偏離價值、價碼虛高也還有人接受,説明這個市場還是不夠成熟,在後備人才培養上沒有成熟的供應鏈。

  在年輕球員培養上,各家俱樂部也普遍“畏高”,一方面是搞青訓成本高,同時年輕球員流失情況嚴重。年輕球員培養時投入很大,但是成長起來後留人困難,對民營俱樂部來説,培養時虧錢,培養出來了卻面臨沒人沒錢的窘境。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俱樂部高管直言,現在俱樂部搞青訓成本很高,一支十多人的青年隊能出2、3個人才就不錯了,但如果同等的投入,去買年輕球員就顯得“劃算”多了。他説:“但問題是,如果大家都只想著去挖人,那誰還來培養人?中國籃球發展的根基就毀了。”

  改革遭遇痛點 尚需全面深入

  根據媒體報道,在最新尚未公布的CBA改革方案中,包括工資結構、統一合同模式等多項改革都在其列。

  記者了解到,限薪或者建立工資帽制度是很多俱樂部的呼聲,伍伯蘭十分支持設置工資帽,她説:“我不是反對漲薪,而是漲得要適度合理。”陳廣川認為,關鍵還在于俱樂部的選擇性少,盲目性多,在人才流通上沒有很好的機制保障。史琳傑也説,不是不考慮球員利益,他們吃青春飯,想多賺一點可以理解,但大家是共同體,還是要均衡發展,目前球員工資漲得過快,很大程度還是無序競爭造成的,這種無序在青年球員流通領域尤為嚴重。

  前CBA球員、現江蘇籃管中心副主任、江蘇男籃總教練胡雪峰指出,目前基層教練員待遇太低,一個好隊員的成長會經過好幾個基層教練層層培養,但現在財政的錢沒法獎勵到基層教練,這極大挫傷了基層教練們的積極性,甚至會出現一些基層教練私下倒賣球員的現象,這長久以往對中國籃球的未來發展也是不利的,應當盡快建立起規范有序全面的球員流通體係。

  而在中國籃協主席、CBA公司董事長姚明看來,CBA的定位一個是為社會提供有影響力的生活文化産品,一個則是為中國籃球培養優秀的運動員,目前改革取得了一些成績,但管理難度越來越大,CBA公司還需要在頂層設計上進行改革。

  很多俱樂部則對CBA品牌價值和市場前景抱有更大希望。陳廣川就表示俱樂部想做籃球培訓、籃球周邊産業,“這可能是我們能通過籃球實現較高價值的東西”。四川金強藍鯨籃球俱樂部投資人周仕強也認為,真正的體育産業,不是簡簡單單的服裝、器材等等,而是競賽真正紅火起來,版權各方面規范,體育産業的體量是非常大的。

  姚明坦言,目前改革還有很多陣痛的地方,也有不少歷史遺留問題還沒能徹底解決,需要一步一個腳印地繼續往前走。(執筆記者:王恒志;參與採寫:王鏡宇、劉旸、李華梁、鄭直、夏亮)

責任編輯:李亞馨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372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