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輪滑轉項的速滑選手郭丹:能參加冬奧會,一切都值了!

新華社
2018-02-25 08:03
郭丹説,輪滑並非奧運項目,在國內這個群體並沒有受到很多重視,“但通過我的轉項,可以讓更多人看到輪滑運動員也可以站在奧運賽場上。”

  新華社平昌2月24日電 “能參加冬奧會,一切都值了!”——記從輪滑轉項的速滑選手郭丹

  新華社記者王君寶 劉陽 王鏡宇

  在速度滑冰的場地以短道速滑的方式比賽,新加入冬奧會的大道速滑集體出發項目,不僅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也讓中國選手郭丹有了更多思考。

  24日晚,女子速滑集體出發決賽,前三個衝刺點,郭丹都保持在大部隊中遊,最後一圈衝刺,她在彎道稍有趔趄,之後奮起直追,但最終總排名第十。

  “之前的半決賽拼得有點猛,導致體力不行,最後衝刺節奏沒有找好,速度起來後已經沒有位置了。”郭丹説。

  在這個新奧運項目的決賽中,16名運動員同時出發,共滑行16圈,除終點線外,另在第4、8、12圈設置衝刺點,每個衝刺點的前三名依次獲得5分、3分和1分的積分,衝過終點的前三名則獲得60分、40分和20分的積分,最終所有積分總和決定比賽成績。如果積分相同或者沒有積分,則將由到達終點的順序決定名次。

  賽前郭丹想要衝擊前三,所以她放棄了前三個衝刺點的比拼,一直跟滑。“肯定有一些遺憾,但是能站在奧運舞臺上,便已經圓夢了,我很滿意,因為意義大過結果。”郭丹説。

  2015年以前,郭丹還是一名水平排在世界前三的輪滑選手,拿到過輪滑世錦賽、世界杯的冠軍。2014年底在比賽中受傷後,她萌生了轉項速滑的想法。

  “那時候剛好北京申辦冬奧會成功,我覺得這是很好的契機,可以鼓勵更多輪滑運動員去嘗試滑冰。”但作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郭丹轉項後碰壁連連,在她看來“一切都很難。”

  作為一名成功的輪滑選手,轉項意味著放棄一切、從零開始,郭丹首先需要為自己做好心理建設。“一方面,我當時就算拿到更多的輪滑世界冠軍,對我來説是一樣的;可另一方面,我轉項時已25歲,而且從來沒有接觸過滑冰。”當時,很多人不看好郭丹的選擇。

  2017年是輪滑項目的大年,正在國外練習滑冰的郭丹看到電視上的輪滑比賽,心裏又糾結了,“很想參加那些比賽。”但她很快放棄了這個念頭。接觸滑冰的時間太短,還沒有建立起很好的冰感,郭丹不敢在這個時候放松自己的冰上訓練。

  “最後能參加冬奧會,一切都值了。”憑借在速滑世界杯分站賽前三名的成績,郭丹直接獲得了冬奧會參賽資格。

  24日晚的女子速滑集體出發決賽,郭丹耐心滑行。“每個運動員都有自己的技術特點,所以有人直接突圍衝出去,拿前三個衝刺點的積分,有人等待最後的衝刺,希望站在領獎臺。”這場決賽,郭丹希望能衝擊前三,但是沒拿到,她也覺得很值,因為“做了一件對的事”。

  郭丹説,輪滑並非奧運項目,在國內這個群體並沒有受到奧運項目運動員那樣的重視,“但通過我的轉項,可以讓更多人看到輪滑運動員也可以站在奧運賽場,這不僅可以推廣輪滑,也可以為冰雪項目儲備更多人才,所以輪滑運動員兼項是雙豐收的事。”

  “這兩個項目技術特點有相似之處,世界性的輪滑比賽周期很長,運動員需要比場地、公路、馬拉松三項,所以體能都很好,轉項後針對技術再加強一些,會有很快的進步。”郭丹説。

  但她也坦言“輪轉冰”是個“新鮮事”,需要更多人的參與和研究。集體出發決賽中,她看到身邊許多選手也都是輪滑項目出身,這給了她更大的推廣“輪兼冰”的決心。

  “我要考慮自己四年後要不要堅持下去,即便不行,我也會繼續推廣輪滑和滑冰的兼項,這對準備2022年冬奧會是一個好的路徑。”最近,郭丹已經開始讓身邊的輪滑小運動員盡早上冰適應,而她的輪滑隊友也在嘗試轉項。當然,郭丹會告訴那些決定轉項的人她所走過的彎路。

責任編輯:陳艷妮
010020020260000000000000011113061122449283